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玄幻小说 > 九转神帝 > 第九百四十八章 鬼囚后手

第九百四十八章 鬼囚后手

作品:九转神帝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囚山老鬼

    天澜海域。

    道宗问道山。

    正在讲道的鬼囚,忽然抬眼望向某个方向。

    在目光极尽之处,有一只鬼手,正在与一株撑天青树大战不休!

    “青帝吗……”

    鬼囚低声喃喃一句。

    道场之中,以追空、赤明为的众道宗弟子,都是将目光投了过去。

    哪怕相隔几千万里,仍然能够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压迫力!

    也就是因为鬼囚在此,天澜海域其他宗门势力的修士,早已是匍匐在地,瑟瑟抖了。

    天澜海域,最强的存在,也不过命宫之境,那些都是沉睡之中的老一辈了。

    哪怕是他们,在青帝的帝威之下,也得跪伏!

    “大师兄,那是什么?”赤明瓮声瓮气的问道。

    “大帝之威。”鬼囚没有隐瞒。

    “大帝之威?”

    众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师兄,帝路不是早已断绝,怎么会有大帝之威出现?”奎山道子金木奎老老实实的问道。

    萧绝等人也是相当好奇。

    就连屠八指、卧蚕神王、绝天毒王都是非常的好奇。

    鬼囚却是笑了笑道:“帝路绝,说的是黑暗岁月之后的末法时代。”

    “如今,末法时代已经结束二十年,帝路重启,最辉煌的时代,已经来临。”

    “我道宗应运而生,当为天地第一宗。”

    “而你们,都会是道宗第一批弟子,能否抓住那缕机会,得看你们自己的运道。”

    众人都被鬼囚这番话震的一愣一愣的。

    “我道宗应运而生,当为天地第一宗……”

    不少弟子,都是将注意力放在这句话上,竟是有些热血沸腾!

    而屠八指、绝天毒王、卧蚕神王,却是抓住了关键所在。

    帝路重启!

    也就是说,末法时代彻底过去了?

    “前辈,那股大帝之威,来自何处?”卧蚕神王轻声问道,虽然是丁烈亲封的道宗供奉,但卧蚕神王对于鬼囚,却非常的尊重。

    卧蚕神王知道,这位道宗大弟子鬼囚,很恐怖!

    这话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混乱之地。”鬼囚这般说道。

    “八百万年前的青帝,出自混乱之地青霞门。”

    “本体是一株青树,生于青霞门道场。”

    鬼囚娓娓道来。

    “大师兄见过青帝?”聂小凡好奇的道。

    顿时引来一阵笑声。

    “小凡师兄你是不是傻,大师兄怎么可能见过青帝,那可是八百万年前啊。”

    聂小凡不由脸色一红,所幸皮肤黝黑,看不出来。

    “我见他的时候,他才刚刚得道。”鬼囚却是笑着道。

    一时间,众人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聂小凡不敢置信的抬头,望着鬼囚,目光中,带着崇拜之色。

    屠八指等人,倒是将信将疑。

    毕竟这事太过匪夷所思了。

    “今天的讲道就到这里吧,大家自己回去专心修炼,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鬼囚却是没给众人多问的机会,直接消失在道场之中。

    留下一众惊叹的道宗弟子。

    “大师兄在吹牛吧……”金木奎小声的道。

    在旁边的萧绝却是摇了摇头,肃然道:“你看大师兄说过谎吗?”

    “八百万年前啊……”金木奎还是不信。

    ………

    鬼囚在离开道场之后,立马是回到自己的洞府,开始着手布置。

    “刚刚那一剑,是师尊以嗜血斩出来的。”

    鬼囚心中低语。

    “血老果然是神机妙算。”

    “必须引动北海的大阵,暂时将北海屏蔽掉,免得泄露了天机。”

    鬼囚手中不断结出法印。

    随着鬼囚的不断结印,北海四极八方,共八座雕像,活了过来。

    八座雕像,皆有十万丈高,当是擎天巨人!

    而事实上,这八座雕像,的确是巨人族的一种。

    可以说是巨人族中的皇族存在。

    泰坦巨神族!

    一种极其古老的血脉种族!

    早已就消失亿万年。

    但是今日,在北海四极八方,却出现了八尊泰坦巨神族。

    这八尊泰坦巨神族,每人的背后,都有一座万丈神碑!

    八荒神碑!

    远古真器!

    属于鬼囚的底牌之一!

    “镇。”

    鬼囚一字令下,八大泰坦巨神族,手持八荒神碑,镇压八方四极!

    轰!

    无形之间,整个北海,好似生了某种变化。

    但有好似什么也没有生。

    八荒神碑。

    八尊泰坦巨神族。

    皆消失不见。

    风平浪静。

    好似什么都没有生过。

    做完这些,鬼囚才松了口气,睁开双眼来,低声自语道:“当年你一手推动黑暗岁月的降临,药神未能阻止的了。”

    “而今你若是还要乱来,可别怪我的春秋饮血了。”

    鬼囚这无厘头的自言自语,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

    远在混乱之地的童知命,却是赫然停手,眼神中带着一抹惊疑之色。

    “春秋饮血?”

    “木剑鬼帝?”童知命抬头望天,神情阴晴不定。

    童知命本准备趁胜追击,一举拿下丁烈,没想到突然有着一道声音在耳边划过。

    那股淡淡的杀意,让童知命竟然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这不人不鬼的东西,难不成还没死……”

    童知命暗暗骂了一句后,又冷眼望着丁烈,沉声道:“将青霞祖石归还,我饶你一命。”

    遭到童知命偷袭的丁烈,此刻口鼻溢血,有些神志不清。

    丁烈紧握嗜血,抬眼望着童知命,咧嘴一笑,眼中带着一抹讥讽之色。

    “我的命。”

    “你可没资格掌控……”

    下一刻,一道道诡异的血色纹路,覆盖丁烈全身。

    紧接着,无尽的混沌之气,从丁烈体内冒出,将丁烈整个人淹没!

    童知命眼皮一抖,“你是什么怪物?”

    丁烈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童知命有种后背凉的错觉。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怪物?”

    丁烈嗤笑一声,抖了抖手中的嗜血,混沌之气弥漫出一缕,瞬间将大地侵蚀一大片,回归混沌虚无!

    “我可不是怪物。”

    丁烈双目猩红,宛如两轮血月。

    “你这青帝的轮回之身,才是怪物呢。”

    丁烈长啸一声,轻轻拔剑。

    “戾天六式第五式。”

    “挟天剑!”

    不闻剑意。

    不见剑气。

    不现剑光。一道横贯万里的虚空裂缝,却是陡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