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一戟平三国》晋阳游学 第一百七十七章 袭营

《一戟平三国》晋阳游学 第一百七十七章 袭营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这伙赤眉军比想象的还要古怪多了。”

    吕布真的很奇怪,自古小规模的农民起义都是以反抗暴政开始的,但这赤眉军似乎对官府没什么兴趣,几千人走百多里的山路去上艾县,只是为了抢些粮食,而老巢被攻破了,一个领头的都没出现。

    “公子,有古怪。”

    柳宗突然爬上木瞭望台一脸焦急的对吕布说,这几天柳宗都没有说话,所有的事都是吕布在拿主意。

    “什么有古怪。”吕布却没有看出什么不对,远处战团虽然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但结果是注定的。

    “公子不是山谷那边的战斗,是营寨后面。”柳宗连忙指着相反的方向说。

    “后面有什么事?走去看看。”

    柳宗的话吕布还是很信任的,他说有事情,那肯定是有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来找自己,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事。

    “走,我也去看看。”张辽也跟着下了瞭望台,山谷外的战斗没什么意思,他又不能出战,越看只会越憋得慌。

    走上营寨后面的瞭望台,上面还有一个军官和两个留守的老兵,吕家的护卫也有一个在上面。

    “公子!”

    吕家的部曲见吕布上了了连忙行礼。

    “不必多礼,有什么情况?”吕布摆了摆手,问家里的部曲。

    “公子,您看那边。”部曲指着远处空荡荡的山地。

    “那边?什么都没有啊,乱糟糟的都是杂草。”吕布看了眼部曲指的位置,坑坑洼洼的山地有什么可看的,远山的树叶子都黄了,也没什么风景。

    “公子您看那些杂草,那些东西昨天还没有的。”柳宗接过部曲的话补充道。

    “昨天还没有的?”

    吕布看着那百步之外的杂草丛,似乎是有些不对,这营寨旁边一根杂草都没有,怎么百步外会有这么多?那里地势坑坑洼洼,根本不像会长那么多草的。

    那名留守的屯长也是一脸焦虑,营地人手太少,只有一百老兵和百十名辎重兵,再有的就是吕布这几十名外来的骑兵,守营寨都不够根本不敢派人出去查看,营寨里的床弩都在正门口,一时半会也移不过来。

    “宝雕弓!”

    吕布一伸手,高顺击就将宝雕弓递给吕布,顺手接过了吕布的方天画戟。

    “公子,这些杂草在百步之外,一般的弓弩射程都到不了啊。”

    屯长见吕布要用弓弩探探情况,连忙提醒道,这距离有些太远了,一般的床弩都够不着,弓箭的箭矢更加射不到了。

    “屯长放心,我家公子天生神力,这宝雕弓乃是三石强弓,百步之外可穿铁甲。”

    柳宗笑着给屯长解释,自家公子在弓弩上的造诣那可是无人能比的。

    “三石强弓?”张辽和屯长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吕布手上的宝雕弓,这等强弓竟然有人能拿着使用。

    吕布不理会旁人的惊讶,搭弓上箭,瞄准远处最大的一团杂草。

    “嗖。”的一声,箭矢飞出,转眼间就射中那团草。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从草丛里传出,接着草丛里蹦出了一个黑脸壮汉,眼窝里还插着一支箭,箭矢威力太大,箭尖都穿透了颅骨,那家伙眼窝里,鼻腔里,嘴里不停地流淌着鲜血,摇摇晃晃的走了,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人是?赤眉军!”屯长一见那壮汉赤红色的眉毛马上反应了过来。

    “戒备,戒备!有人袭营。”屯长马上对着下面的士兵大喊着。

    营寨的大门被缓缓的关上了,寨门口哨塔上的士兵都拉开了弓弩,都是老兵,只需要一声令下就知道该做什么。

    那些杂草已经被抛飞在了空中,一个个染着赤眉的家伙就从杂草后冒了出来。

    “杀!”

    “杀!”

    拿着短刀、长枪、长戈的赤眉军潮水一般的冲向营寨。

    吕布粗略的看了一下,至少有一千人,这些家伙竟然早就躲在了营寨后面,利用杂草做掩护,躲在山坡的坑洼处,想慢慢靠近营寨,这要是被他们摸到百步以内发动袭击,营寨门都来不及关上。

    那名被吕布射中的壮汉很快就死了,倒在地上不动弹了,也没有人关注他,剩下的赤眉军都一窝蜂的向营寨这跑来。

    第一次杀人吕布还是有点触动的,吕布这两年也算是刻意见了不少血腥的场面,家里宰羊杀牛他都要跑去看。

    到了晋阳更是看过不止一次菜市口砍头,人头滚落,鲜血飚飞,那叫一个残忍,后世里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可着时代不同,砍完头都会有人欢呼。吕布看了几次欢呼的人群,确定这些人只是凑热闹,没有人搞什么人血馒头之类的东西。

    可是看和自己做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吕布明白了为什么张司马会看着那些新兵去战斗而无动于衷,想要快速取得胜利,只需要骑兵一轮冲锋,老兵再冲下就能解决匪寇。

    新兵也都是没有搏杀经验的,想要把他们练出来,就要让他们自己去战斗,习惯战争的残酷,习惯取走人的性命,战争有时候需要的就是杀戮机器。

    “公子,您要不下去休息下吧。”柳宗看出了吕布的不适应,自己公子心地很好,还从来没杀过人。

    “不用。”吕布拒绝了柳宗的建议,再次开弓,一箭就射中了一个正在组织匪寇冲锋的领头喽啰的脑袋,这家伙反应都没有,直接栽倒在地。

    有了第一次杀人,这第二次杀人就没那么多感觉了。

    “嘿嘿,我也来一箭。”

    张辽从自家部曲手里接过弓弩,笑着说,他开不了三石强弓,但现在匪寇已经到了百步以内,已经到了他的一石半弓的射成内。

    张辽一箭射出,射中了一名冲在最前面匪徒的胸口。

    “还是比不上你啊,这箭本来是想射脑袋的。”张辽很不满,又拉开弓箭准备射击。

    “放响箭。”

    屯长一见匪寇人多势众,对着身旁的一个士兵喊道。

    响箭吕布研究过,只是在箭矢上绑上一个竹节做的哨子,箭矢垂直飞上空中,气流会让哨子发出尖锐的声音,由于箭矢飞得很高,声音好几里外都能听见。

    尖锐的哨音在山谷间回荡。

    正在组织进攻的张司马和两位千将听到响箭声脸色都大变,他们知道营地肯定是出事了。

    大军在外辎重粮草不能缺少,虽然士卒身上带了一些军粮,但营地要是没了,军心可就保不住了。

    “全军出击,快速结束战斗。”张司马大喊一声,带着骑兵队就开始冲锋。

    两侧的两位千将也带着老兵冲杀了下来。

    那些围着匪寇还在绞杀的新兵一见将军都带兵杀了下来,感紧让开,在这么狭窄的山道里,五百骑兵的冲击是可怕的,一轮冲击就把抱成一团防御的匪寇给冲得七零八落。

    两侧的伏兵冲入匪寇群里,被冲散的匪寇再也没有能力反击,没多久就被绞杀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