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黑锅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黑锅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温大哥,您就拿个主意吧,大家都听你的。”

    既然情报都说出来了,所有人也都有些按耐不住了,如果军功能传到洛阳,依照家族的势力,那就能一步登天,直接去洛阳谋个官职。

    “今日张司马的命令,军中的士兵大半都出去了,除了我们就只剩下一百老兵和一群辎重兵,匪寇正午左右才来,我们就在大军出发两个时辰后出营,那些看守的兵卒根本拦不住我们,只要得了军功,刺史那里也不会说什么的。”

    温满思考了一下,这才对着众人说。

    违抗军令那可是重罪,但一想到那些军功,这些大族子弟心里又是不舍,最终全部点头同意了。

    “温大哥,张辽和吕布那边怎么办,用派人通知他们吗?”

    突然有人开口说出了都快被遗忘的两个名字。

    “管他们做什么,两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今天在温大哥据理力争的时候竟然先溜走了。”

    “就是,两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叫他们干什么,就让他们看着咱们拿军功吧。”

    提到张辽和吕布,在场不少人都是一脸不屑,看不上张辽和吕布。

    “这两人还是要叫上的,咱们出营的事就让他们去做,只是今天是不能告诉他们的,明天叫上他们,这善离军营的黑锅就让他们背。”

    温满哈哈笑着说出了一条毒计,本来他是准备让张辽和吕布在战场上当炮灰的,但现在看来,战场上只有军功,自然是不可能让他们去的,那张辽和吕布就只能用来背黑锅了。

    “哈哈,温大哥好计谋。”

    问题解决了,黑锅也有人背了,整个帐篷里变得欢快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军营里就有序的行动起来,一队队兵卒在将领的带领下开始离开军营。

    张辽这家伙起得很早,听守卫的部曲说张辽天还没亮就起床了,此时的张辽正一脸羡慕的坐在木围栏上看着那一队队出营的兵卒。

    直到最后一队兵卒离开,张辽才一脸遗憾的从木栅栏跳下来,看着还在洗漱的吕布抱怨道。

    “你怎么还有精神洗漱?大军都出发了,咱们真就在这干看着。”

    本来以为会有意外发生的张辽现在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一晚上安静的出奇,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叫以静制动,你急什么,反正军令是让我们待在营地,你还敢抗命不遵不成。”

    吕布漱了漱口,不急不忙的说着。

    张辽还想说什么,突然有人骑马跑了过来。

    “两位公子,温公子有请。”

    “那家伙又要干什么,大军都出发了还不消停。”

    张辽话还没说出来,那人已经骑着马离开了。

    “吕布你说那家伙又要搞什么鬼,不会邀请我们去观看大军的战斗吧。”

    张辽拿着长枪,挥舞了几下,看着营地的栅栏,一副要翻出去的样子。

    “你认为他会那么有闲情?不知道又鼓捣着什么坏水呢,小心点。”

    吕布拿过方天画戟,骑着赤兔就准备和张辽去会会这些人。

    这戏温满一行人没有待在帐篷里,反而都全身披挂,一副准备出战的样子。

    “是张辽和吕布来了呀,来得正好,我们正准备出发呢!”

    温满一脸笑容的看着骑着马过来的张辽和吕布。

    “出发?去哪里?张司马不是命令我们在这里留守营盘么?”

    吕布看着温满和他那些已经武装完毕的护卫,一行二百人都已经武装完毕。

    “此乃我辈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怎么能留在营盘里白白浪费机会?”

    一个高年级的学生一脸不屑的说,似乎根本不把张司马放在眼里。

    “你们这是准备违反军令。”

    吕布声音有些古怪,这些世家子弟也太大胆了,军中违反军令是什么后果他们不会不知道,竟然还敢这么干。

    “什么军令,那是那张坪嫉妒我辈身份,故意为难我等。”

    又一个高年级学生开口说。

    听着这些人的话,吕布算是明白了,这些人已经商量好了,连借口估计都找好了,只是不知道叫自己和张辽来做什么。

    “那我就祝各位马到功成。”吕布拱了拱手,“我和张辽就不参与了,我们两人家世比不得各位,这军令还是不敢违反的。”

    吕布看着有些意动的张辽,拉着张辽的马缰绳就准备回去,如果真是和温满说的是建功立业的难得机会,这些人肯定不会叫他和张辽,昨天商量的时候都没叫他们,现在却邀请,这摆明了有问题。

    自己和张辽家世比不上这些大族子弟,违抗军令这到时候回晋阳追究下来可是大事,自己两人还是离远些比较好。

    “胆小鬼。”

    “废物。”

    吕布还没转身就听见了那群高年级的学生的叫骂声。

    “你们说什么,老子有什么不……”

    眼看着张辽话就要出口了,吕布一画戟拍在张辽背上,打得张辽一阵背气,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看看你,话都说不清楚还在这逞能,回去养病吧。”

    吕布拉着马缰绳就准备走。

    “你们别慌着走啊,放心,这违抗军令的事都算在我身上,与各位无关。”

    温满笑着说着,完全一副大哥一力承担的意思。

    吕布没什么反应,还是准备离开,温满话说得好听,出了事他不认自己又能怎么办?违反军令那有一人承担的。

    “吕布,要不我们就一起去吧。”张辽小声的对吕布说着,反正温满都把责任扛下来了,他们跟着出去应该也没事。

    看着还是要走的吕布,温满脸上也有些愠色,“吕布,我可是大家选出来的领队,你这是要公然背信弃义么?”

    温满没有问张辽,他看得出张辽很想去,但一直被吕布拉着,不知道为什么,这张辽竟然很听吕布的话。

    一众高年级学生一个个恶狠狠的盯着吕布和张辽这两个“背信弃义”的家伙。

    吕布笑着回头看着那群人,软的不行就准备来硬的,看来确实是有阴谋。

    “背信弃义?这从何说起?那天你们说话的时候我们可曾应过一声,还是发过什么誓言?”

    吕布摇着头看着那些高年级的学生。

    “你们想干什么我不管,也管不了,但我不想参与,拜拜。”

    拍了拍赤兔,就离开了。

    张辽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了,刚才温满的话他也听出了连哄带骗最后威逼的意味,他也不笨,虽然不知道温满在谋划什么,但对自己肯定是没什么好处的。

    “张辽,我看你也是热血男儿,怎么样,是跟我们一起上阵杀敌,还是和吕布那胆小鬼一样躲在营地当缩头乌龟?”

    温满看出了张辽很想上战场,想用激将法激张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