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一戟平三国》晋阳游学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古怪

《一戟平三国》晋阳游学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古怪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张辽听了一遍发现张司马对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安排,有些急不可耐的就想开口问问。

    吕布拉住了张辽,张辽急,但是有人比他更急。

    一众将官都出营各自去准备了,帐篷里只剩下张司马和一些亲兵再有就是官学的这一众学生。

    “张司马,我们还是跟着您出战?”温满笑着问张司马。

    “你们留在这营寨之中,这里刚好可以看到战场,你们到时候在营寨里观战就好。”

    “可是……”温满还想说什么。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思考军务了。”张司马不再看温满,直接挥手就让他们退出去。

    “这……”张辽也想说两句,可是被吕布拉着就离开了营帐。

    “这军中哪有我们说话的份?张司马说了不让去那就是下了军令,谁都不许去,你说什么也没用。”

    吕布小声的对张辽说着。

    “我们真就在这看着,咱们大老远的跑到这来就为了这可不是为了看看。”

    张辽很不满,好男儿就该上阵杀敌,哪有在后面当看客的。

    “本来就是让我们来看看的,出发的时候我不是就告诉过你吗?”

    吕布拉着张辽往自己的营地走,张司马的命令吕布并不奇怪,一群没上过战场,也没经过正规训练的学生,带着一群五大三粗的护卫,在晋阳成里打打架还行,真要上战场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事,要是战争激烈了,这些人不适应临阵脱逃,那可是会影响军心的。

    温满那些人没有出来,还在营帐里,似乎要和张司马理论,身为学生们的领队大哥,这请战的事是他的职责。

    回到营地的张辽饭也不吃了,拉着吕布说。

    “要不咱们今晚就溜出去吧,咱们带着部曲晚上就去把那群匪寇给剿了。”

    越想越气的张辽,拿着长枪就要带着部曲溜出去建功立业。

    “你脑子没坏吧,半夜溜出军营,你去问问那些把守的兵卒让不让?你一个人还好漏出去,部曲马匹怎么办?”

    吕布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张辽。

    “那怎么办,真就当个看客。”

    张辽一脸憋屈。

    “也不是没有机会,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群赤眉军的情报不像是真的。”

    吕布捏着下巴告诉张辽。

    “有什么可奇怪的?刚才张司马你都说了嘛,冀州军已经在那边堵住了赤眉军,如今咱们堵住这边,他们还能插上翅膀逃走不成?”

    张辽却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赤眉军已经是锅里的肉了,想吃随时揭开锅盖捞一勺子就能吃。

    “你仔细想想,那些真的是上次出现的赤眉军吗?”

    吕布把一碗饭递到张辽手里,米饭上还浇了肉汤,吃起来绝对不错。

    张辽下意识的扒了几口饭,“不是赤眉军还能是什么?”

    “高顺你认为呢?”吕布突然问一直待在一旁的高顺,这家伙几口就吃完了,此时正端着一个空碗在添饭。

    “是有些奇怪,那些赤眉军如果老巢就在井陉县能为何要大老远跑到上艾县去劫掠,而且只抢粮食,并不攻略县城,要是想要粮食,井陉县可是产粮大县,即使今年普遍收成不好,但水源充足的井陉县依旧是丰收的,要劫掠也该是井陉县。”

    添完饭的高顺做到吕布身旁说着自己的看法。

    “你看看,高顺都看出来了,你这几天太急躁了,脑子里都是上阵冲杀的念头,一点都不动脑筋。”

    吕布赞赏的看着高顺,木头人有木头的优点,看事情不急不燥,能冷静分析。

    “你的意思是那些赤眉军是假的?”

    张辽饭也不吃了,一脸古怪的看着吕布和高顺,听了高顺的话他也反应了过来,确实有些不合理,贼人怎么可能舍近求远的大费周章呢?

    “假的说不上,不过目前情报全来自冀州那边,咱们知道的实在少的可怜,只能先看看明天是什么情况,所以你也不要以为明天只是看客,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我们还是做好准备。”

    吕布心里有些不安,总感觉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嘿嘿,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看来明天有我们出场的机会了,今天我得多吃点,明天才好有力气。”

    张辽嘿嘿笑着,心情好了三两口就把剩下那半碗饭给吃了,又屁颠屁颠的跑去添饭。

    “希望我的感觉是错的。”

    吕布摇了摇头,他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如果那群赤眉军是假的,那真的赤眉军又在哪呢?

    “高顺,明天大军离营后让大家做好战斗和撤离的准备。”

    吕布对着身旁的高顺吩咐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公子是担心明天大军会败?”高顺疑惑的看着吕布,这两千大军一半都是精兵,又占据绝对的地里,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输吧。

    “败我倒是不担心,就这里的地形,哪怕来数万大军也是挡得住的,可见的敌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看不见的敌人。”

    吕布摇着头说,他是个军事小白,但就今天张司马的排兵布阵还是很合兵法的,借助地形,对付区区匪寇根本不是问题。

    “什么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有我的长枪在,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能把他刺于马下。”

    端着巨大的饭盆,张辽边吃边含糊的说着。

    吕布摇了摇头,他的刚才的话算是白说了。

    “温大哥,这张司马也太过分了,竟然不让我们出战,只让我们当看客。”

    “是啊,温大哥,我还等着这次能建功立业风风光光的回去呢!”

    一群人在温满那华丽的帐篷里喝着酒,一个个一脸气愤。

    “什么我们只是观摩的,我看就是他怕我们得了功劳。”

    “就是,伏击一群败寇有什么危险的,这功劳简直就是白给的。”

    “温大哥不知道你收到消息了没有,这戏剿灭匪寇是朝廷下的命令,只是没有公开,是密令,这才能让并州和冀州两州联手,这剿匪的功劳可是能直达天听的。”

    突然有人说出了一个劲爆的消息,身为晋阳大族,总有些专门的消息渠道。

    在场的人除了几个人脸上有震惊之色,其他的都没有反应,似乎都知道了这事一样。

    “这事我也听家里的长辈提过,只是消息不知道真假,但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我辈的机会。”

    温满笑着看着在场的人说着,这些事他也知道,只是一直没说破,也是为了这事他今天才不惜顶撞张司马也要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