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第七十章 李医师

第七十章 李医师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李医师,您在五原都知道这件事了?”吕布有些意外的问。

    “公子大义,救助流亡的云中百姓,这事已经传遍整个五原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李医师笑着告诉吕布,如今他已经是五原郡的名人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北地的名人。

    “医师过誉了,这哪里算什么大义,只是小子不忍看到那些人流离失所,略微进了一些绵力罢了。”吕布没想到自己的一时之举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响。

    “公子谦虚了,你这可是救了上千条人命啊,如今朝纲败坏,官员贪腐,连自己子民的死活都不管,只知道暴征横敛,奢靡享乐,好在有公子这等慈悲之人,云中遭灾之人才有了一条活路。”

    李医师毫不顾忌的说着,说道朝廷和官员的时候脸上怒色渐起,看来他是对朝廷不满很久了。

    这也难怪,河套之地土地肥沃,朝廷却只知道向这边征税,无视一直骚扰、掠夺河套地区的胡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北地之人哪个对朝廷能有好脸色呢。

    “先生谬赞了,吕布也是北地之人,同乡受了灾,吕布也是心感悲痛,只是吕布年幼无法为乡里除害,好在吕家还有些家私,家父母也是慈悲为怀,吕布这才能借父母余荫救助乡里。”

    吕布摇着头对医师说,他确实很心痛,看着胡人越境抢掠他却没办法阻止,救助那些灾民也全靠父母支持,要不是吕家家大业大,哪里来的钱粮给他挥霍?

    医师也点了头对吕良作了个揖,确实,要不是吕良首肯,吕布这么一个孩子哪来的本事救济那么多灾民,吕布没有成年,吕家还是吕良说了算。

    吕良笑着还礼说,“这都是布儿的主意,我吕家薄有家资,这些都是靠着北地才攒下来的,自然是要回报乡里的。”

    李医师和吕良聊了一会,吕布这才开口,“李医师,今日请您过来就是为了那些灾民,他们这段时间颠沛流离,很多人都已经染上了疾病,现在天气寒冷,疾病传播速度很慢,但一旦开春,天气渐暖,恐怕会横生疫病,爆发瘟疫,还请医师出手,为这些灾民治疗。”

    李医师并不意外,在早上见到吕家仆役的时候他就猜到了一些,来到吕家之后见吕家几位主人都没事,那肯定就是为了那些新收到灾民了。

    “公子放心,这都是我应尽的事。”李医师笑着点头,现在还未开春,确实是防治疫病的好时机,要是等到春暖花开,这么多人想防治疫病可就不容易了。

    “我们这就去吧,早一刻到也好早一刻为那些可怜的灾民治疗。”李医师直接起身,虽然一路奔波,但他现在一点疲倦的感觉都没有,在他眼里那些可怜的被病痛折磨的灾民才是最重要的。

    吕良本来还想先让医师吃过午饭再去给灾民治疗,可见到医师这幅急切的模样,也没开口挽留。

    吕良送吕布和医师来到门口,仆役早就把赤兔和医师的马匹牵了出来,还有吕布专门嘱咐仆役买的一大车药材,这些都是常见药材。

    吕良没有去的意思,他已经把灾民营地的事都交给儿子了,儿子处理得也非常好,剩下的事他就不用管了。

    吕布和医师骑着马,仆役们驾着马车就向灾民营地走去。

    此时正是中午,营地里的粥棚正在熬粥,不少灾民已经拿着碗留着口水看着锅里的粥了,现在他们才明白,原来吕家真的让他们一天吃三顿。

    三顿啊,他们从来没有这么吃过,也没有这么想过,就算没遭灾,也只有在丰年农忙的时候才吃三顿,一般时候都是吃两顿,现在逃难竟然还能吃到三顿,简直是想都不敢想,开始还有不少人抱有怀疑,现在是真的相信了。

    来到营地的医师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灾民营地,没有想象中的脏乱,没有流离失所带来的满脸行尸走肉般的麻木,没有全家抱在一团痛哭流涕的悲伤。

    营地最显眼的就是地上的石灰,远远的就能看到,被踩实了的石灰呈现灰色,和营地外白皑皑的雪完全不同。

    灾民们也让医师大吃一惊,这些人根本不像灾民,脸上干干净净的,不少人看来连头发都洗干净了,身上穿着崭新的衣服,脸上都是笑容,整个营地里根本没有哭喊声,哪怕是小孩子,也是欢快的在帐篷外玩闹着,这些人哪里像是灾民,看他们的样子比普通的村民还要过得安逸。

    “真是人间仙境。”医师满脸笑容的点着头,这真的是仙境,不然怎么可能让这么多灾民过得如此好呢?

    “公子的慈悲老夫这才算真的见到了,恐怕就是古之圣人也不过如此。”医师也算是半个文人,圣人的文章也读了不少,但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让这么多灾民过上这种生活。

    “医师过奖了,这都是我该做的,但医疗方面的事就只能靠先生了。”吕布对着医师作了个揖。

    “公子放心,老夫一定竭尽全力。”医师连忙还礼,看到这营地的景象更加坚定了他要治好所有灾民的决心。

    吕布和医师下马,高顺早就迎了出来,一大早上他终于把这些云中的乡亲们的疑问都清楚了,其中怎么成为吕家佃户这件事他早上最少解释了一百多遍。灾民们得到新衣服,很自觉的跑去澡堂排队洗澡,穿新衣服自然是要洗干净身子的。

    “公子。”高顺走上前对着吕布行礼。

    “嗯,这位是五原的李医师,可是五原最好的医师,是专门来为灾民们治病的,病人你都统计好了吗?”吕布指着一旁的医师对高顺介绍着。

    早在昨天,吕布就让高顺统计营地里的病人,不管是什么病,风寒、风湿或者其他疑难杂症,只要病了就统计下来,等着医师来了一起帮他们看病。

    “原来是医师。”高顺连忙对着医师行礼,然后对吕布说,“公子,病人我都统计过了。”

    高顺指着一个大帐篷说,“病人现在都集中在那个帐篷里。”

    医师对着吕布点了点头,就拿着他的小医箱向着那顶帐篷走去,他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些可怜的灾民需要他。

    “走吧,我们也过去。”吕布也跟了上去。

    等到吕布和医师走进帐篷的时候,这才知道有多少病人,整整近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