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第三十七 邀请

第三十七 邀请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布儿你怎么弄成这样了,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到草地上打滚。”看着儿子一身的草星子和尘土,黄氏在儿子头上点了一下,上好的蜀锦外袍只穿了一天就变得邹巴巴脏兮兮的,俊俏威武的儿子一天就变成这样,身为母亲她大为不满。

    “母亲,孩儿这身泥土可是换来了一匹宝马呢。”吕布笑着指了指身上的尘土草渍还有马毛,今个和小马驹折腾了半天,身上肯定干净不了。

    “你就被责怪布儿了,今天他可没胡闹,反而是遇上了天大的好事。”吕良笑着帮儿子解释着。

    听完丈夫的介绍,黄氏也笑着摸着儿子的脸说,“我家布儿肯定可不是一般人,那样的宝马才能配上我家布儿。”

    黄氏自豪的看着儿子,自己儿子能有这样一匹宝马她也是非常高兴的。

    “好了,快去洗洗吧,福伯已经帮你把热水送进去了,饭食已经做好了,要快点知道了嘛。。”

    “知道了,母亲。”吕布也感觉身上脏兮兮的不舒服,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去洗漱了。

    进洗浴间的时候刚好碰到送热水出来的福伯。

    “谢谢福伯。”吕布笑着对福伯道谢。

    “少主人,您这是干什么呀,这都是老奴该做的。”福伯连忙躬身对这吕布行礼。

    深入人心的主仆观念,吕布是没办法改变的,只能笑着走进洗浴间,身上脏兮兮的实在难受。

    等到吕布再出现在客厅的时候,父母已经在新做的饭桌旁等着了。

    “父亲、母亲干嘛等着我啊,你们先吃就好了。”吕布知道自己洗澡很慢,这一洗就是一炷香的时间,这下又让父母等了好一会。

    洗完澡的吕布又变成了那个俊俏的少年,一身干净的青色麻布衣服穿在身上很是合体。

    “没关系的,布儿过来坐。”黄氏看见干净俊俏的儿子,很是高兴,连忙招呼着儿子坐过来。

    做到母亲身边,看着满桌的饭菜,吕布食指大动,今天都没正常的吃过饭,中午没吃着,后来也只吃了块馕饼,这会哪里还等得急。

    拿起筷子,对着父母说了一声,就端起饭碗吃了起来。看着吃得开心的儿子,黄氏笑着帮儿子夹着菜。

    一晃就是几个月,吕布经过书馆的学习,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汉隶的读写,虽然书法没办法称得上多么优美,但已经得到了先生的认可,现在写出来的字已经能让先生微笑的点头了。刚刚启蒙的学童,先生并没有很高的要求。字也学完了,现在不会碰见不认识的繁体字了。

    到了下半年,学生开始减少,农忙一开始就有不少学生回家去帮忙了。

    今日的课业已经完成了,先生已经回后堂去休息了,吕布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吕兄,今日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兄弟去大河边游玩一圈?现在天气燥热,河边纳凉饮酒乃是为一件快事。”李肃笑着来到吕布身边。

    李肃这家伙这几个月总是缠着吕布,不是邀请出去玩,就是跑过来问东问西套近乎。

    吕布不喜欢这家伙,倒不是吕布多讨厌李肃,而是这家伙总是鬼鬼祟祟的像是有什么目地一样。

    大河当然就是指的黄河,这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看着李肃的笑容,吕布摇了摇头,“李兄,今日家中有事,实在是没陪你去游河啊。”

    李肃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邀请吕布了,每次都是邀请吕布去山上或者大河边游玩,可是无一例外都被吕布拒绝了。

    吕布不喜欢李肃这个人,这几个月的观察,他发现这李肃真的是个阴险小人,配上他那尖耳猴腮的长相真的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李肃这个人非常善于伪装,在先生面前永远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在同学面前有事一副热心兄长的模样,但是暗地里却总在玩着阴谋诡计,似乎总是在唯恐天下不乱的挑起同学们间的矛盾。

    自从上次挑起同学里的矛盾之后,吕布也大概的了解了一下,李肃是九原县城里的人,九原县城里其实没多少学生,这书馆里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城外,而最大的两部分就是来自两个村庄。

    一个叫上溪村,一个叫下溪村,而分开这两个村子的就是一条溪水,因为这条溪水,这两个村庄的土地非常肥沃,人口也相当的多,也是因为这条溪水,这两个村庄关系一直都很差。

    农业为主的社会,水源就是田地的生命,谁都想独占那条小溪,每年需要灌溉的时节,两个村庄都会发生轻微的械斗,县令已经多次找双方乡老进行协商,可是收效甚微。

    学生斗殴的前几日刚好两个村子就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械斗,听说还伤了两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李肃简单的一个计谋就让这些同学间的矛盾爆发出来。

    而李肃则什么事都没有,这几个月,那两帮同学还不停地拉拢着李肃,都想让李肃这个聪明的大哥变成自己这边的“头领”。

    李肃哪边都没加入,一直左右逢源的在两帮人间穿梭着,到是得了少好处。

    吕布是真的没时间,小马驹整天在家里闹腾着,父母都拿它没办法,除了自己,小马驹谁都不认。

    “哎呀,吕兄家中有事那为兄就不强求了,今日可是有不少同窗要去河边,好像还准备较技,好像是准备比试射箭。”李肃一脸失望的说,眼里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得意,吕布这人是最喜欢射箭的,只要有射箭的比试从来没有缺席过,用这招一定能把吕布骗出去。

    李肃将心里的想法掩饰得很好,可是吕布还是看出来了。

    “那我在这祝李兄玩的开心。”吕布还是摇着头说,对于李肃这种卑鄙小人吕布不算讨厌,卑鄙也算是别人的自由,可是将卑鄙的心思用到自己身上就很让人讨厌了。

    李肃的家族也算是九原的大家族,据说是汉初李广将军的后人,是真是假吕布就不知道了,五原整个郡的人都是后来从并州和关中等地迁移过来的,祖上是谁根本无法考证,既然这家姓李的说是又没人反驳那就算是吧。

    “那为兄就不打扰了。”李肃脸色很难看,但是他还是没有动怒,只是僵硬的笑着就转身离开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曾经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吕布会变了这么多,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吕布去哪了?那可是一杆好枪。

    看着李肃离开的身影,吕布轻笑着,李肃这点伎俩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他不明白李肃为什么要一直纠缠自己。自己可是不止一次拒绝他的示好,怎么就像个牛皮糖一样非要粘着自己呢?他想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