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舞剑

第四百一十四章 舞剑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好了,这酒也喝完了,那是时候说些正事了。”

    吕布并没有等两个家主吃会菜在说正事,他没那么多时间客套了。

    “不知各位对于吕布的到来怎么想”

    吕布开门见山的说。

    “吕将军少年英雄,一举解我真定城之围,打败数万黄巾贼人,真乃将星转世。”

    刘梁奉承着说着。

    “是这样啊,看来两位还是很欢迎我来真定城的,那今天抓的那些人就当做是个误会吧。”

    吕布放下酒杯笑着说道。

    “既然各位都欢迎我的到来,那我这里有些规定,希望各位要遵守。”

    吕布挥了挥手,身后一名亲兵把两张纸放到了刘梁和孙炎的桌子上。

    “这……”

    刘梁和孙炎一看那两张纸上写的东西,脸色变得很难看吕布的要求和北地一样,这让刘孙两家有些接受不了。

    “两位家主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吕布笑着看着刘梁和孙炎。

    刘梁和孙炎没有回话,只是各自端坐着,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两位是有什么意见吗?”

    吕布看着不说话的两人,看这样子这两人是不准备合作了。

    “吕将军这些要求怕是有些太严苛了吧,这是准备把我们两家赶尽杀绝?”

    刘梁冷着脸看着吕布,吕布这种政令,他们这些大家族一条都不能答应。

    “赶尽杀绝?何出此言我不过是让各位不再剥削那些平民而已,分出一些土地,解除一些奴仆而已。”

    吕布又端起一杯酒说着。

    “吕将军,这些要求我们恐怕不能答应。”

    孙炎摇了摇头,很明确的拒绝了吕布。

    “两位为什么要拒绝我的好意呢!”

    吕布放下酒杯,看着孙炎。

    “吕将军,好意不好意我们不知道,但吕将军不知道现在任何官何职?如今占据真定城意欲何为”

    刘梁毫不客气的对吕布说着。

    “哈哈,我无官无职,占据真定城为了什么各位难道不知道吗?”

    吕布眯着眼睛看着刘梁,他如今占据真定城,这目的还用得着说吗?

    “那吕将军可知,朝廷不会容许这等事情发生”

    孙炎冷笑着看着吕布,占据城池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吕布这点兵力就想占据真定城,那就是笑话。

    “朝廷,嗯,不错朝廷,但你们可知道朝廷离这里有多远?而且先在黄巾军在中原肆意劫掠,朝廷有心情管这真定城吗?”

    吕布大笑着看着刘梁和孙炎。

    “可我就在你们面前,你们觉得谁动手会比较快呢?”

    吕布说完了,刘梁和孙炎却一言不发。

    “看样子各位还想考虑一下没关系,酒宴还没开始,我就等到酒宴结束吧。”

    吕布也不动怒,一挥手,让仆役送上菜蔬。

    “有酒有菜怎可没有歌舞观赏。”

    过了半个时辰,刘梁和孙炎还是没有开口,吕布拍了拍手说道,既然这些人不愿意表态,那就要动些真格的了。

    一听到吕布拍手,后堂早就准备多时的许褚就走了出来。

    一看到许褚的打扮,吕布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这家伙竟然穿了一身赤红的铠甲,头上的头盔上还有一束红色的璎珞。

    这是吕布送给许褚的盔甲,许褚一直都放着,舍不得穿,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就穿了出来。

    其实送给许褚之后吕布就后悔了,许褚长得五大三粗的,面色又黑,穿着红色的盔甲,看起来很别扭,吕布想过送一件玄甲给许褚,可许褚不愿意,就是要这套。

    许褚拿着的剑也不是一般舞剑时用的仪剑,而是一把宽刃重剑,剑宽足有六寸以上,看起来就沉得不得了,好在许褚力大,单手拿着也不费劲。

    许褚才刚刚舞了两招,吕布就已经不忍直视了,今天最失败的就是选了许褚来当项庄,这家伙就不是在舞剑,巨剑带起的气浪弄得大厅里尘土飞扬。

    吕布把筷子放在一旁,今天这饭是吃不了了,端起酒杯,看着酒液上飘着的灰尘,吕布把酒杯也放下了。

    “一人舞剑有什么看头,我也来加一个。”

    孙广拿着剑也跳到了中间,他看出来了,那穿着赤红铠甲的壮硕少年每一剑都是对着自己父亲去的,如果不阻止,那就危险了。

    许褚

    本来想着舞两招就取了那两人的性命,但突然跳了个人出来当樊哙。

    许褚瞪圆双眼,一剑就劈向孙广,一点装作意外的意思都没有。

    孙广也没想到许褚出手这么直接,水里的剑还没出鞘,只能连着剑鞘一起举起来。

    许褚可不管是谁挡着,一巨剑就这么过去了,直接把孙广的剑鞘都给劈碎开了。

    “呀!”

    孙广大喝一声,拿着剑就刺向许褚,既然许褚直接攻击了,他也不用隐藏什么了。

    “就凭你”

    许褚冷笑一声,一连劈出好几剑,许褚剑法不怎么样,但剑毕竟是短兵器,这大厅里范围又狭窄,根本没多少腾挪的空间,许褚的力气又奇大,一时间把孙广压制得死死的。

    连续结了好几剑,孙广只感觉虎口发疼,已经隐隐有裂开的感觉,孙广不敢再单手接许褚的重剑,改用双手招架。

    “我们来帮你。”

    刘梁身后,两名身穿盔甲的武士也跳了出来,拿着剑帮着孙广,他们已经看出了孙广支撑不住了,再不出手孙广必定被斩于堂前。

    吕布看见那两人跳出来,也没什么反应,许褚的本事他他清楚,这三人不是许褚的对手。

    “给我死开!”

    许褚大喝一声,一剑狠狠地斩向那三人,巨剑之下,直接把那三人的剑给斩断了。

    孙广三人被许褚的巨力震得摔倒在地,一个个的虎口都是鲜血直流。

    许褚狞笑着拿着巨剑走向刘梁和孙广,吓得两人面如土色,坐都坐不稳。

    “停手!是让你来舞剑的,你这是干什么?”

    吕布连忙叫停,让许褚杀了这两人可不明智。

    “是,将军!”

    许褚收剑对着吕布行礼道,虽然他不乐意,但是吕布下令了,他就必须遵守。

    “二位受惊了,我这手下剑术不精,舞得不甚好看,二位见笑了。”

    “不过你们也是的,他舞剑你们何必派人出来呢?这里地方狭小,四个人怎么舞剑,看看,这样弄得多不好。”

    吕布指着还倒在地上的孙广三人叹息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