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一戟平三国 > 第三百三十章 险棋

第三百三十章 险棋

作品:一戟平三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杂号小兵

    “公子,我倒是有一计,可以帮助北地恢复人口,但就是有些冒险。”

    贾诩思索了一会说。

    “贾先生有办法,快说来听听。”

    吕布大喜,只要有办法就好,真等着小孩子长大,那少说要十来年的光景。

    “公子,今年中原大旱,特别是冀州,一连两个月没有下雨,冀州人民富裕,今年还算熬得过去,但明年春耕,青黄不接之时肯定是遍地流民,这些人必定会四处逃荒,公子可有想法收拢这些人?以公子在北地颁布的发令,那些人一定会不远千里跑回来。”

    贾诩说出了自己的计策,中原的流民就是个不错的选择,吕家在北地定的赋税轻薄,对那些饱受欺压的人非常有吸引力。

    “这倒是个好办法。”

    吕布眼前一亮,中原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就是吕布最好的选择,北地多的就是可以耕种的土地。

    “贾先生所说的冒险又是什么?”

    吕布看着面色有些疑虑的贾诩,看来这计策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公子,冀州和并州、幽州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流民进入北地,他们一定会死守关隘,不让流民出关。”

    “而公子如果想让流民过来就必须打下上谷郡和代郡。”

    贾诩走到地图旁,指着定襄郡东方的上谷郡和代郡。

    “上谷郡、代郡?”

    吕布皱着皱眉看着地图,上谷郡和代郡那都是幽州的大郡,每个郡人口都很多,特别是上谷郡,人口高达五十万,而且还有精锐的边军驻守,这些年和鲜卑人大战也是互有胜负。

    “是的,公子,只要拿下这两郡,冀州和幽州、并州之人就能走山道进入上谷和代郡,再进入北地的定襄郡。”

    贾诩点了点头说,代郡和上郡郡处在燕山山脉和太行山脉之间,唯一可算通行的只有居庸关、五阮关(紫荆关)、常山关(倒马关),这三关之地,只要夺了上谷郡和代郡,就已经兵临三关之下,幽州、冀州唾手可得,而有了这两郡,并州也已经完全没有了屏障,吕布可以绕开雁门关,从代郡一直杀到晋阳。

    也就是因为这两郡是三州的重要缓冲地带,这些年,无论鲜卑人多么疯狂的劫掠,东汉都没有放弃这两郡。

    一旦出兵夺取这两郡,招来的将是无穷尽的麻烦,冀州、幽州、并州那都是人口数百万的大州,特别是冀州人口高达六百万,一旦决心用兵,几十万军队轻松就能招到。

    “贾先生,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冒险。”

    吕布苦笑着摇摇头,这两郡可是北方军事的重要支撑点,幽州和冀州、并州的保护伞,贸然攻取这两郡可不是明智之举。但不拿下这两郡,中原的流民吕布又只能看着流口水,根本得不到。

    “公子曾经说过,冀州有个太平道极为不安分,我想只要等待时机,这两地也是可以夺取的。”

    贾诩突然说到了太平道,这才让吕布想起了张角,这家伙不是该起义了么,只要太平道一动手,中原就会大乱,这正是吕布攻取代郡和上谷郡的绝佳时机,大乱的中原,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这两郡之地。

    “公子,这是一招险棋,不到时机不可使用,而一旦使用,就必定要以雷霆之势夺取,不能给三州有反应的时间。”

    贾诩郑重的对吕布说,棋错一招,满盘皆输。

    吕布对着贾诩行了一礼,点了点头,贾诩说得不错,这一招还真不能轻易使用。

    “如今我已经和西鲜卑结下了死仇,一旦夺取了上谷郡、代郡,那就把自己的侧翼又暴露在了中部鲜卑的攻击范围之内,另一侧还有可能被三州夹攻,背后还有南匈奴和羌人,一下子就把这里变成了四战之地。”

    吕布抓着头发说着,这么一来贾诩当初的布局就完全被打乱了。

    “公子,其实这并不难,今年以后,南匈奴就成不了气候了,西方的羌人缺乏领导者,又有大河阻拦,只需在朔方郡留一支军队即可震慑,不算威胁,中原一旦大乱,幽州、冀州根本不会顾及北方,顶多死守三关,不让公子东进,唯一麻烦的就是北方的鲜卑和南方的并州和南匈奴。”

    “公子如今要解决南匈奴,这些人已经不思威胁了。”

    “鲜卑自是不用说,公子歼灭一万鲜卑骑兵,西鲜卑绝不会咽下这口气,中部鲜卑又垂涎上谷郡多时,一旦有变,也极有可能南下用兵。”

    “并州同样如此,并州如今就是想着靠雁门关阻挡公子,一旦取了代郡,雁门关形同虚设,并州完全暴露在公子面前,他们绝不会就此罢休。”

    贾诩把吕布的担忧都说了出来,确实这么一来,多了几分危险。

    “贾先生可有应对之策?”

    吕布看向贾诩,行军作战从来都没有十拿九稳的,胜负出来之前都是五五之数。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西鲜卑再遭重创。”

    贾诩目露精光的说着,这目光让吕布吓了一跳,似乎贾诩想到了什么毒计。

    “公子,如今西鲜卑虽然损失惨重,但实力尚存,只要再重创一次西鲜卑,那时候草原就会乱起来,中部鲜卑就不会在看着上谷郡,而会转头吞并西鲜卑,西鲜卑也会拼命反抗,中部鲜卑就算吞并了西鲜卑,也会损失颇大,这草原两三年内根本就平定不下来。”

    贾诩期待的看着吕布,这种计策才是他最喜欢的,挑动矛盾,推波助澜,玩弄天下于股掌之间,然后坐看世事变化。

    “贾先生的意思是咱们在偷袭一次西鲜卑?”

    吕布心里有些发怵,贾诩这计还真是一计比一计狠。

    “公子,夏天西鲜卑大败,秋冬定然不敢再来劫掠,西鲜卑已经快一年没有和中原进行贸易了,他们急需的铁器,盐巴估计已经不多了,往年冬天,西鲜卑会靠近长城过冬,顺便劫掠一番,今年他们应该只敢在漠南,不敢轻易靠近阴山。”

    “冬天,越往北就越冷,牛羊马匹包括人都只能在冰雪中苦熬,冰雪覆盖草原,蓬松的雪地会阻碍起兵的机动性,咱们军械充足,这正是咱们进兵的好时机。”

    “只要重创西鲜卑,让他们受伤逃走,中部鲜卑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野狼,拼命的去追逐猎物。”

    贾诩漏出了笑容,按照他的估计,西鲜卑和中部鲜卑一战,西鲜卑会不复存在,而中部鲜卑最少也要三年来消化战果,休养生息,这也给了吕布绝佳的应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