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玄幻小说 >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 >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朝歌风云起 第四百三十四回?商王的震怒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朝歌风云起 第四百三十四回?商王的震怒

作品: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贪玩的提莫

    眼看跪拜之人已是越来越多,子干也已经被唤起了求生的**,而时间,却也耽误了不少,黄雪忙转头对百姓道:“各位乡亲,今日宰相大人身体不适,还需要回府休息。各位的好意,大人已经收到了,小女子在这里谢过各位了。”

    说完,她回头对子牙使了个眼色,子牙会意,便拨开人群,便扶着子干向自己的府中走去。子干此时也是心中激动,双眼含泪,只是他现在还是太过虚弱了,却是说不出话来。

    一个多时辰后,宰相子干终于被马苏叶和子牙搀扶着从卧房中走了出来,黄雪和雷震子都是大喜过望,只要人救活了,这一番手脚也终于不算白费了。

    而此时黄雪心中的喜悦,却更是远超其他人,甚至超过了子干本人。因为,子干被救活,也正是她第一次真正确定,她已经改变了原本的剧情。

    只要这剧情可以改变,那么她以后的行动,便也有了明确的方向。

    子干见到黄雪如此激动,也是心中感动,开口道:“微臣这区区性命,竟然引得娘娘如此关心,微臣当真是感激不尽。”

    黄雪叹道:“此事原本就是由我而起,自然不能让宰相大人就此送了性命,只是不知,大人眼下身体可是觉出有什么不适吗?”

    子干感受了一下身体,照实道:“身体倒是没什么不适,只是头脑却是有些不太清醒,似乎这记性,也是差了一些。”

    记性变差了...这是肯定了,你的七窍玲珑心被换走了,又哪里还能如以前一般头脑过人?

    黄雪略带歉意地道:“宰相大人,本宫的心脏,却原本就不如你的好用,还请你原谅则个。”

    子干洒然一笑道:“无妨,微臣精明了半辈子了,偶尔糊涂一点,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知娘娘如今感觉如何了?”

    黄雪点头道:“宰相大人的心脏,果然不凡,本宫受益良多。大人请放心,本宫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子干道:“既然如此,微臣便安心了。这大商的将来,可全靠娘娘了。”

    黄雪再次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忽然想起一事,惊道:“不好,有一件要事,差点忘记了。方才本宫得到消息,说宫中的九鼎被妖怪盗去了,送到了北伯侯崇侯虎的手中,此事却需快些禀告大王才是。”

    子干闻言也是大惊失色,道:“九鼎关乎天下气运,又如何会被盗?娘娘,这消息是否可靠?”

    黄雪点头道:“这消息本宫有十成的把握。当年那妖怪变作本宫,潜进王宫中两年,正是为了盗走九鼎。本宫猜测,崇侯虎修筑鹿台之时,便已经将其偷偷运出了王宫,送回了他的崇城。”

    子干闻言顿时一拍手掌道:“当年鹿台修筑之事,果然极为蹊跷,崇侯虎宁可赔钱也要负责鹿台的修筑,微臣与箕子大人多有猜测,却始终猜不出其原因,原来竟然包藏如此祸心。那崇侯虎忽然如此难以对付,想来也是得了九鼎的原因,此事定要赶紧禀告大王才是。”

    顿了顿,他忽然又再次开口惊呼道:“不好,周文王如今正在攻打崇城,既然九鼎在崇城,若是城池被攻破,那九鼎岂不是会落到周文王的手中?如此一来,若是周文王生出了祸心......”

    黄雪听了这话,也是脸色大变,自己好不容易安抚住了西岐,若是九鼎之事被有心人利用,只怕自己的努力全都会白费了。

    想及此处,她忙道:“宰相大人身体不适,且先回府中歇息,本宫这就去见大王。”

    子干苦笑道:“出了这等事,微臣哪里还有心情歇息?娘娘且先回去,容微臣先回府换身衣服,便立刻去与大王商议。”

    黄雪点点头,着雷震子护送着子干回府更衣,自己一抖飞狐氅,便向着王宫中飞了过去。

    商王宫,九间大殿之中,商王、黄雪、子干、箕子、承平王、武成王齐聚一堂。

    众人都是一脸阴沉之色,却始终没人开口说一句话。

    这时,安平王微子启匆匆跑了进来,噗通一声便跪伏在地上,一脸惊恐之色,气喘吁吁地却是说不出话来。

    商王眼见微子启这般模样,心中已是凉了大半,忍不住先开口问道:“查看结果如何?”

    安平王不敢答话,砰砰连磕了几个响头,才哆哆嗦嗦地道:“禀告大王,微臣有罪,那九鼎...九鼎果然被调了包,如今供奉在太庙之中的,都是伪造出来的。”

    乓!商王一掌狠狠地拍在龙椅之上,怒道:“你是干什么吃的?九鼎丢失两年多了,都不曾发觉,若不是王后得到消息,朕至今还蒙在鼓里。你说,朕养你还有什么用!”

    安平王浑身哆嗦,却不敢再说话,只是不停地磕头,额上很快便已经渗出了血来。众人见商王如此震怒,也是噤若寒蝉,纷纷将原本求情的话也咽了回去。

    却也怪不得商王如此震怒,太庙之事,原本就是安平王一人掌管,如今庙里供奉的九鼎丢失了,那也只能是他一个人的锅,甩也甩不出去。

    黄雪眼见安平王如此模样,心中也有些不忍,念及他当年也曾为自己说话,便上前轻声道:“大王息怒,莫要气坏了身子。”

    商王听得黄雪说话,怒气稍敛,道:“朕原本以为眼下只是外面有些纷乱,朝中大臣还在尽心办事,如今才知道,竟有这等尸位素餐之人,贤后你说,朕怎能轻易饶过他?”

    黄雪道:“大王,臣妾斗胆说句公道话,此事安平王虽有罪过,却也情有可原,还请大王从轻处罚。”

    商王皱眉道:“犯下如此大错,如何算的上情有可原?”

    黄雪叹道:“那妖怪的手段,大王也应当亲自领教过了,她潜伏宫中两年,宫中竟然无人发现,可见其心思之缜密。如今想来,她既然是冲着九鼎来的,又有法术相助,安平王也着实难以防范。王爷所犯下的,乃是大意失察之罪罢了,丢鼎之事,却也不能全怪他一人。”

    商王闻言,顿时沉吟不语,武成王见机也连忙上前劝道:“大王,安平王毕竟是大王的族兄,如今一时大意,还请大王从轻处罚。”

    有他这一带头,其余众人也纷纷上前求情,让商王的怒意也慢慢消散去了不少。

    子干见商王虽然仍不说话,却已有些意动,便开口岔开话题道:“大王,如何处置安平王,也并非紧急之事,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想出办法来应对此事才是。”

    商王听了这话,才赞同地点头道:“王叔所言甚是,如今既然九鼎在崇城之中,当要想办法尽快取回才是。武成王,如今崇城的战况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