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超然兵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城门口的凶杀案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城门口的凶杀案

作品:抗日之超然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美丽眼镜蛇

    一个月以后,向新城。

    炎热的阳光毒辣地弥散着,午后的城市奄奄一息。

    城门上飘扬着鬼子的膏药旗,站着泥塑木雕般的哨兵,牵扯的铁丝网和尖锐的倒刺,远处的狼狗嚎叫声,城外争抢着尸体的乌鸦们,都令人不寒而栗。

    城门口,几辆运送药材的车辆被鬼子拦截了。

    鬼子阴冷的目光在车把式和帮工的伙计身上扫视,用刺刀挑开麻包的口绳,将药材抓出来检查。

    嗅嗅味道,皱皱眉,将东西随手一甩,“你,手伸出来!”

    被鬼子盯着的年轻人,身材偏瘦弱,眼神机灵从容,嘴角一直带着邪魅的笑容,好像在讥讽鬼子,所以,让鬼子极其不舒服。

    那人伸出了。

    鬼子立刻将枪刺戳在他的脖子前“八嘎,跪下,跪下,否则,死啦死啦地!”

    其余三个鬼子哨兵,也迅速围拢过来,将刺刀对准了这个年轻人,因为,他们发现,这人的双手中指和食指都有明显的厚茧子,这是常年用枪的特征。

    “八路的探子?”

    旁边,几个伪军哨兵也急忙过来“太君,怎么了?”

    这批药材的老板急忙过来,对着鬼子点头哈腰“太君,误会,绝对是误会,他是我的伙计,对,手下,他是好人,您看,他有良民证的!”

    刘存峰,行走这一带药材江湖的刘老板,脸色惨白,急忙解释。

    将良民证毕恭毕敬递上去,刘存峰还央求那个带队的伪军班长“鲁班长,您过来说说话呀。”

    鲁班长面目黧黑,四十多岁,吊儿郎当的眼神,一和日军相对,就露出令人窒息的媚笑。

    “嘿嘿嘿,太君,这位刘老板,是我们的朋友,这里大大地有名,他是豫北商行药中药材铺子的二老板,经常外出采购的,太君,他大大地可靠!”

    鬼子一等兵鹭岛光夫,是刚晋升一等兵的,第一次当带班的值日班长,非常兴奋“他地,良民,这个他地,不可靠。绝对还是八路军的探子!”

    旁边一个鬼子士兵不耐烦地去抓年轻人的胳膊“抓起来再说,到宪兵队一审讯就知道了。”

    刘存峰急了,赶紧作揖“太君,太君,千万不能抓啊,你们宪兵队的刑罚,就算是良民也得认罪的。”

    鹭岛光夫反正闲着没事儿,就得找事儿,要不,站在这人杵着太累“不行,抓起来!”

    两个鬼子哨兵立刻上前,抓住了年轻人的双臂,反扭到了后面。

    刘存峰老板没辙了。

    他脸色更加苍白,双腿瑟瑟发抖。

    伪军班长鲁直庚,赶紧拉了刘存峰一把。

    “太君,那伙计是刘存峰老板的保镖啊,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出门谁不带枪?土匪太多了,太君。”

    鹭岛光夫摆摆手,“绑起来,吊到那边树上!我要亲自审讯!”

    刘存峰老板蒙了。

    鲁直庚班长蒙了。

    刘老板身边的车把式和伙计们,都蒙了。

    刘存峰老板已经尿裤子了。

    因为,这个小伙计,真的不一般,他是八路军的新任敌工科侦查员杨超然!

    杨超然在南山口战斗中,最后生擒十几名鬼子骑兵,那是伪装以后潜伏,突然偷袭,接着,又重伤了鬼子南山口外的部队最高指挥官土佐少佐。

    鬼子惶恐不已,全军溃退了。

    杨超然左臂受伤,需要休养,休养中急不可耐,被李云龙团长派遣,到向新城中营救一个人。

    刘存峰是一个普通商人,和八路军原本没有多大关系,在梁庄武工队王队长的动员下,愿意为八路军做事情。

    现在,王队长已经牺牲了,经过大牛老海等人回忆,才找到了这条线。

    第一次为八路军做事情,就露出了破绽,八路军会不会以为他出卖了这个小八路?

    鬼子会不会追究他的责任?

    这个小八路会不会扛不住酷刑,什么都一五一十地招了啊?

    刘存峰的裤子完全尿湿了。

    鲁直庚班长也有些纳闷,看来,那个伙计真的有问题?我擦,刚才我对皇军说了什么?

    几个车把式,十几个伙计,也都人心惶惶,兔死狐悲。

    他们不知道这个小八路的身份,难免感同身受,心惊肉跳。

    “哈哈哈!”

    在所有人都郁闷的,小鬼子反扭着杨超然的胳膊,推向城门口那个涂满血污,令人疑窦丛生的大木架的时候,一阵笑声响起,接着,这个小伙计突然一抖胳膊,将俩鬼子士兵甩开,用闪电般的速度,一拳一个,重击了鬼子的脑袋,将两个鬼子放倒。

    杨超然信手一捞,端起步枪,对准了鹭岛光夫。

    鹭岛光夫一时不知所措。

    他双手叉腰,正骄傲呢,军刀和手枪都没拿,步枪也靠在了旁边。

    另一个鬼子士兵立刻向杨超然冲过去。

    杨超然转身,迎着那鬼子士兵,耐心地等待。

    鬼子士兵用刺刀直接朝杨超然戳去。

    杨超然立刻挥舞枪刺,朝着鬼子拼刺。

    鬼子也怒声呼喊,挥舞枪刺!

    两人电光火石之间,拼了几下,刺刀相格,迸发出刺耳的声音。

    蓦地,两人身影定格了。

    杨超然的枪刺,狠狠地捅进了鬼子的胸膛,直接透过去,从背后穿出,滴答着鲜红的血水。

    鬼子双目怒睁,丢掉了步枪,双手把住杨超然的步枪,触电一样抽搐着。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杨超然双手丢开步枪,在鬼子脸上扇了一巴掌,“你什么你?老子是八路军。”

    鬼子颤抖着瘫软下去。

    鲁直庚等几个伪军士兵,立刻抬起步枪,瞄准了杨超然。

    可是,不等他们打开保险,安装子弹,杨超然已经将地上鬼子遗弃的步枪捡起来,瞄准了鲁直庚“呵呵,皇协军先生们,我们一起开枪?”

    鲁直庚吓得尖叫一声,赶紧藏到刘存峰的背后。

    杨超然一直瞄准鲁直庚,冲向鹭岛光夫。

    鹭岛光夫赶紧拔出军刀。

    杨超然一个健步,猛然飞踹,嗖,咔擦,鹭岛光夫的手腕断了!

    军刀脱手。

    杨超然左手拿枪,右手接刀,反手一刀,咔擦,鹭岛光夫的脑袋被劈飞了。

    噗,猩红的血雾喷泉一样飞出很远很远。

    辐射状的血污,甚至喷到了鲁直庚等伪军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