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第217章 一幕落,一幕起 (求订阅、月票)

第217章 一幕落,一幕起 (求订阅、月票)

作品: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牛油果

    元千山粗横是不错,可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人。

    否则他能在诸蛮之地纵横驰骋,打得蛮人哭爹喊娘,为自己挣下好大的功勋?

    一看到那四个浑身邪气,完全不知所谓的漆黑甲兵。

    他便明白过来了。

    自己是被这小白脸狗崽子给设计坑了!

    他居然完全不知道,这狗崽子是什么时候在他府中藏下了这些东西。

    元千山惊怒之余,心里也是寒意不断地往外冒。

    这些日子,这种感觉已经是第二次了。

    上一次还是不久前,那个叫楚什么香的该死的小贼,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自己面前盗走了那尊白玉仙人。

    他大肆派人去搜捕,这么多天了,却连人影都还没摸着。

    现在居然又让人给不知不觉地在自己府中藏了几个邪门玩意儿。

    这他娘的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吗?

    “呵呵!”

    江舟见元千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没理会他的咆哮。

    冷笑一声,招手道::“来人!”

    “元千山勾结妖魔,多番戕害南、阳两州百姓,致命百姓家破流离,罪不容恕!”

    “把元千山押回肃靖司,待查清之后,移交有司论和!”

    江舟此话一出,在场之人都是一惊。

    即便以范缜一向喜怒不显,也不由侧目。

    元千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萝卜一样粗的手指指了指江舟,又指了指自己,瞪大着眼睛。

    “你……”

    “想锁老子?”

    谢步渊看了眼元千山那群亲兵已经纷纷列阵竖兵,眼中凶光毕露。

    一副想要拼命的模样。

    不由走到江舟身旁,小声道:“江舟,见好就收了。”

    元千山气笑了:“狗崽子,你知道老子是谁?”

    “老子堂堂四等平蛮大将军,霸府统兵大将,即便是六府天官想要动老子,那也得先叩金阙,上书陛下,御旨在手。”

    “你区区一个九品肃妖校尉,芝麻绿豆大点的东西,也敢锁本将军?”

    江舟闻言一笑,又提起金敕鬼头刀,捧在手上,淡淡道:“圣祖人皇金敕,如朕亲临,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够了!你他娘的能不能换一句!”

    元千山几近崩溃。

    那一个个投射虚空中的金色敕文又如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得他不敢动弹。

    “范太守,您是朝廷封疆大吏,又是名闻天下的大儒名士。”

    “不如您来告诉元将军,江某能不能锁他?”

    “……”

    范缜恭敬地向虚空中的金文行了一礼。

    才颇有几分无语地看着这个肃妖校尉。

    他是何等人物?眼力自非寻常可及。

    之前就见过这个江姓校尉几次,对他的印象是表面恭顺,实则桀骜内藏,是个不省事的。

    便数次有意无意地用身份压他,以此告诫。

    却没想到,他竟不省事到这般程度。

    不过他的身份修养,也不容他说违心之语。

    冷然警告道:“元千山,圣祖人皇金敕,自然可问你之罪,金敕当前,你不可造次。”

    “不过……”

    他目光转落到江舟身上:“江校尉,元将军是当朝重臣,军中宿将,又有勋爵在身,也断然不容你轻侮。”

    “你若有铁证,自可拿他问罪。”

    “否则,你休怪本官治你一个攀污朝廷重臣勋贵之罪!”

    他扫过那几个漆黑甲兵:“只凭这几个东西,却还不足以定其罪。”

    “太守大人果然公正严明,好,既然如此,本官便请一位‘人证’上来。”

    江舟说着,忽然撮口吹了个响哨。

    众人只听一声马嘶,由远及近,不过是一瞬间。

    便看到了一匹除却鬃尾外,通体赤红,无一根杂毛的神骏疾奔而来。

    眨眼倒到了眼前。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提着一只被捆妖锁紧紧捆缚的……肥耗子?

    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肥耗子见了在场这么多人,满脸惊惧。

    尤其是见到场中的元千山,目光不断躲闪。

    元千山见了这肥耗子,神色微变。

    虽是一闪而逝,却已经被江舟看到,便笑道:“元将军,是不是很眼熟?”

    元千山冷哼一声,撇过脸去:“哼!本将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舟却也不和他纠缠,转而对范缜道:“太守大人,下官听闻,儒门有浩然正气,堂皇正大,能令奸佞邪祟现形,即便心中龌龊,也无所遁形。”

    “不知可否劳太守大人大驾,亲自盘问此妖,亲耳听听,这位元将军都做了什么?”

    范缜闻言,目光在元千山与肥耗子之间来回扫视。

    不置可否,手抚长须道:“元千山,你如何说?”

    元千山神色阴晴不定。

    听到范缜的话,心中一沉。

    咬牙道:“好!”

    “本将军便随你到肃靖司走一趟,听闻肃靖司刀狱威名赫赫,有进无出,本将军倒想见识见识,这刀狱能关得本将军多久!”

    事实上,元千山做的事,并不秘密,范缜又岂能不知。

    不过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没有放到台面上来,那便万事皆无。

    可若被当面捅了出来,尤其还有圣祖人皇金敕在前,那就没有人还能装瞎子了。

    范缜刚刚那一问,其实是给元千山留了几分余地。

    否则,让这鼠妖当面说出来,那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治元千山的罪了。

    范缜手抚长须,若有深意地看了江舟几眼。

    明明有金敕在手,却不早早拿出来。

    反带人围阻将军府,逼得元千山大怒发狂,惊动吴郡,引来自己等人,料来还有不少人于暗中窥探。

    又在与元千山的对峙中,字字句句,都直指元千山拥兵自重,天高皇地远……

    最后才颁出金敕,一举从将军府中搜出邪异,还有这只鼠妖……

    这个江舟……

    李东阳啊李东阳,你又胜老夫一畴啊……

    范缜心中的叹惜无人知晓。

    “来人啊,锁了。”

    江舟笑意不改,已经挥手召来冯臣楚卫等人。

    用捆妖锁将元千山锁了。

    元千山脸色漆黑如墨,双手微微颤抖。

    却终究还是忍下了。

    “太守大人,谢总捕,下官公务在身,不能久留,失礼了。”

    江舟朝谢、范两人抱拳一礼,便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押着元千山招摇过市,返回肃靖司。

    自此,平蛮将军府前这一出“闹剧”,以元千山被锁入肃靖司关押落下了帷幕。

    一幕落,一幕起,真正的风波却才刚刚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