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都市言情 > 寻宝异界海洋 > 第395章 条件

第395章 条件

作品:寻宝异界海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灵魂之独奏曲

    不过对于大学象牙塔的生活她还是很向往的,要不然凭借金母和金父的脑袋估计用不了两个月他们就可以写出博士的毕业论文了,而这样的学习速度却对金雨涵造成了过重的打击,

    尤其是金母对于女儿的管教,那种代沟上的冲突,新旧知识体系的碰撞,这个不许,那个不许,母亲对女儿的关心,让金雨涵真的快要精神崩溃了,也幸好身边有黄蕾在时不时的安慰她,要不然金雨涵真的支撑不住,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老哥把老妈弄成了一个怪物?什么?不是怪物?你见过哪个正常人天天抱着十几本经济类的英文书在狂读的?法文日本德文的书籍更是一摞摞的往家里购买,现在对外金雨涵根本不敢说这个看上去也就比自己大几岁的人是自己老妈,要不然别人非以为自己是疯子不可,

    金雨涵做梦都期盼着老妈找点其他的事情做,不要总是对自己这么关注,每天就连作业任务都要检查一遍,不光如此还要增加一些任务,自从老妈变了以后金雨涵每天的学习任务最少增加了五倍,也难怪金雨涵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呢,

    “你高兴什么?我跟你说,夏明一中你必须考上,还有期末考试如果进不了班级前三的话那你也别在家呆着了,和我一起去魔都上学吧,到时候我会给你办理转学手续的,那边的教学质量更好一些”,金母瞥了女儿一眼,

    对于女儿在想什么作为母亲怎么可能不知道?其实以前金母对于子女学业上的管束并不是很严格,金海那种随性的性格多少也是随了老妈一些,可是自从金母的大脑重启后就连性格都发生了改变,金母更加意识到了高深的知识体系可以给人生带来巨大的改变,所以金母现在对于女儿的学业才会严格的管教了起来,

    “啊?前三?”金雨涵听到老妈的条件顿时苦起了脸来,之前刚刚进入初中的时候金雨涵的确是在班里排列前茅的,可是玩性野了后这名次就开始下滑了,上一次竟然考了二十九名,现在让她一下子冲入前三,这个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别苦着一张脸,明年你就初三了,如果初三你拿不到全校前三那一样要跟我去魔都上学,想在家里,可以,拿出你的实力来”,金母的话让金雨涵真的快要哭了,用绝望的眼神看向了自己老哥,金海却是不停的低着头吃饭,心里也是暗暗为二妹默哀了几秒钟,不过更多的幸灾乐祸,

    对于二妹此时的心情金海自然是理解的,不过这种事情对二妹其实是好事儿,每个人其实从小就应该经历一些磨难,尤其是学业上,只有经历了这些磨难才会慢慢的明白事理,

    金海至今还记得小时候自己跟着老爸老妈进城的场景呢,那时候还没有二妹呢,好吃的东西只能买一样,要是敢买第二种直接就会被老妈暴打一顿,金海小时候几乎是天天挨揍的,超过三天不挨揍那绝对是奇迹般的存在,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金海才会慢慢变得心境强大起来,没办法不强大,有的时候明明不是自己的锅却还要被老妈打一顿,很冤枉?是的,可惜没用,有一次老妈发现了一张十块的大钞,是的,在几岁的金海眼中那就是大钞,不过那时候金海并不知道那是老爸的私房钱,

    却被老爸无情的把锅甩给了他,那一次金海被打的嗷嗷叫了三天,一看到老妈就缩着脖子,仿佛看到了灭世大魔王似得,也正因为这么多年的锻炼金海才会慢慢变得性格随意,对于很多事情都不在意,

    哪像现在的孩子一样啊,被老师或者同学说几句就直接哭鼻子,要是严重一点甚至有自闭的倾向,

    还有些孩子惯得更是过分,不给买东西就在地上撒泼打滚,在金海看来这绝对是奇迹,要是碰到自己老妈打不死你,还敢撒泼打滚?疯了吧?

    金海可是经常在想以后生了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打回来呢,而且还要加倍的打回来,还想惯着儿子?不存在的,除非自己提前老年痴呆了,

    人都有这样一种心情,比如说你丢了五块钱,你会觉得很郁闷,情绪会很低落,可是当你听说你同伴丢了五十块时立刻你的心境就会发生变化,感觉很开心啊,瞧瞧,我才丢了五块,我旁边的这个傻子(好吧,其实是好朋友)直接丢了十倍,

    自己倒霉而看到别人更倒霉时那种负面的情绪会立刻消失大半的,因为二妹金雨涵是女孩儿,所以从小到大被打的次数极少,都说女儿是老爹的小棉袄,这句话真的没说错,

    哪一次老妈发火老爸不是护着二妹的?可自己呢?小时候自己挨揍老爸只是在旁边若无其事的看着,仿佛自己不是他儿子似得,所以金海才会感觉心里不平衡,现在看到二妹终于被老妈给狠狠的修理了金海感觉心情很爽啊,也不禁感叹了一句‘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见求助老哥无用金雨涵直接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踢了一脚,可二妹的这种报复把戏金海太熟悉了,早就把两条腿给收回来了,气的金雨涵牙根痒痒,又继续求助黄蕾这个当嫂子的,黄蕾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啊,

    黄蕾其实也想帮一帮二妹,不过也知道婆婆这是为了二妹好,她自然不能帮倒忙了,再说金雨涵也只是自己老公的二妹,又不是自己的闺女,黄蕾就是想伸手也没有那个辈分啊,

    不得不说在家里最能主事的人就是金母了,金母定下来的事情是没人可以改变的,金父那一副我不管事儿的样子是表现的淋漓尽致,以前是金父负责赚钱,金母负责管教子女,照顾家庭,

    不过那些年生活的并不容易,所以金母就更加忙碌了,一边要帮着老公打渔赚钱,比如说修补渔网啊,卖渔获啊,修船啊之类的,还要管着家里这一摊子事情,真的是很累的,金母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没人比金父还要清楚了,所以现在对二闺女求助的目光金父也很无奈啊,只能权当看不见了,

    “我打死你,打死你”,金雨涵的小拳头对着牛浩是一顿拳打脚踢,

    “哎呀,疼死了,疼死了”,牛浩装的很像,可惜那浮夸的表情却出卖了他,金雨涵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更不像她老哥那样身体进化过,那柔弱的拳头又怎么可能对牛浩这个皮小子造成伤害呢?是的,有点疼,但是程度很轻,牛浩完全就忽略了,

    毕竟这不是金雨涵第一次欺负牛浩了,牛浩都快习惯了,现在这两个人的关系可是极好的,别看牛浩是个皮小子而且非常的贪玩儿,可是这脑袋真的很聪明,每次考试哪怕他不学习也可以考到前十名,如果考试前稍微用功几天甚至可以拿到前五名的名次,

    这小子鬼心眼也多,经常给金雨涵出馊主意,这一年来金雨涵可是被他哄骗了很多次,当初青屿的赶海地点,还有双子鱼礁石区那里不都是被他哄骗出来的嘛,得到了好处自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来,而所谓的代价无非就是被金雨涵欺负欺负罢了,

    牛浩心中给自己的借口则是好男不跟女斗,现在金家发达了,金雨涵也成为了一个富婆,虽然牛浩还小,还不太懂勾引富婆可以少奋斗三十年的真理,但他却被老爸告诫过,一定要缠住了金雨涵,因为她可以给家里带来很多好处,

    “前三名,这怎么可能?哎呀,烦死了,你快点帮我想办法,要是这次你帮不上忙我就把你踢下海去”,金雨涵自然也看出了牛浩的惺惺作态,直接开始威胁起来,金雨涵也知道牛浩这家伙鬼心眼多,也许他真的可以帮忙呢,以前他可是帮了自己不少忙呢,女孩子嘛,天生就对男生有一种依赖感,他们两个人又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啊,你完全就可以自己解决嘛”,牛浩眼珠儿一转笑嘻嘻的说了这么一句,说完后还冲金雨涵眨了眨眼睛,

    “我可以解决?我怎么解决?还有两个多月就要期末考试了,我这些天一直在玩,根本没有怎么认真的学习,就算我后面的两个月刻苦用功也有点晚了吧?前三啊,你要知道咱们班上的那几个家伙可是每天都用功读书的,我现在才追,要是。。。。我没有把握”,金雨涵苦着脸摇了摇头,她是真的没把握,

    说起来这件事也不能怪她啊,要不是东海变异海货变得那么多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天天去赶海抓海鲜呢?说到底都是东海变异造成的,和自己无关,好吧,出了问题找借口几乎是每个人的习惯了,金雨涵也不意外,不过老妈可不听这些借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