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 第一百章 有舍才有得【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101/117

第一百章 有舍才有得【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101/117

作品: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俊秀才

    寒冬腊月里,京城里的晚上也显得冷清了许多,春香楼却仍旧像是人间天堂一般。

    这里自最外面的围墙,便已经挨个儿的全部围了一圈蜂窝煤炉,然后每个院落角落也都有。

    熊熊的火焰将周围温度都提升了十几度,不能说院子里温暖如春,但至少没有多大的冷意。

    再加上了美酒佳人,音乐舞蹈,到处都显露出欢声笑语。

    唯独有一栋小楼里面,虽然院子里是歌舞不休,但楼里却是只有两个人安静的喝茶。

    其中一个是柳铭淇,另一个自然是室韦国百济大臣李如玄的二儿子、三皇子耶律飞扬的贴身侍卫李瑜了。

    一壶茶都要喝完了,李瑜终于是开口说话:“德王殿下,您上次说的生意,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不知道这些还能作数不?”

    “肯定可以呀!”柳铭淇一如既往的大方,“想要什么东西,说吧!”

    李瑜愣了愣,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您怎么什么条件都没有提,就同意了呢?”

    “我需要提什么条件?”柳铭淇问他,“你愿意现在就背叛室韦,配合你父亲干大事儿吗?”

    “殿下,这是不可能的!还有,我父亲从来没有这种想法,没有什么配合不配合的。”

    李瑜愣是没有上当。

    柳铭淇心中却是暗自点头,这小子还真厉害,这点小陷阱都能查出来,而且马上矢口否认。

    但这说明了什么?

    欲盖弥彰嘛!

    况且你来找我做生意,本身就已经传递出一种态度了。

    只不过现在我不急。

    想要给室韦创造麻烦,就是要这种越细心越繁琐的布局,才最容易造出大新闻来。

    要是三两句就被我给说服了,直接跟我谈怎么大逆不道的话语,那我还真的小看你老爹李如玄了。

    这事儿不急,十年八年我都有时间等,只不过你老爹李如玄已经快五十三了,他还能等多久?

    两人这么一阵暗暗的试探后,李瑜又说道:“我不可能背叛室韦,不可能背叛三皇子的。但对于做生意赚钱,我还是愿意的,就看殿下您愿不愿意跟我交易了。”

    “当然愿意。”

    柳铭淇摊开了手,“我说过,你就讲你想要什么便好了。”

    李瑜不觉沉默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说道:“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第一次交易数量少一点没问题吧?”

    “可以!”

    柳铭淇道,“你现在决定好自己想要什么东西了吗?”

    李瑜递了一张清单过来。

    柳铭淇一瞧,旋即微微一笑。

    李瑜的胃口并不大。

    他并没有要那些体积很重的东西,要的只是大白兔奶糖和花香精油这两样。

    哪怕数量多一点,五六个箱子都能装得下。

    五六个箱子可不突兀。

    每一次这些外邦使团过来,哪一个不是一大堆一大堆东西的买,然后带回去卖的?

    对处于贫寒之地的他们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发财机会。

    实际上,许多有钱的外族使节、随从们,早已经或多或少的买了一些裕王府的商品。

    不过大家的钱都不多,买得最多的是最便宜的肥皂和厕纸,白糖也会买不少。

    像是大白兔奶糖和花香精油这两样东西,实在是太贵了,他们顶多买小部分回家,给家人用吃就好了。

    做买卖就算了,没那么多的本钱。

    要知道凡是能来大康的使团成员,除了那些留在城外的护卫军士之外,其余的哪怕是随从,人家在国内也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子弟。

    连他们都没有多少钱来卖奢侈品,可想而知这些国度和部落是多么穷了。

    难怪他们想要入主中原。

    看着那些狗大户们大笔大笔的购买裕王府的东西,连耶律飞扬都有些感叹。

    “翻倍吧!”柳铭淇把清单放在了桌上,淡淡的道。

    “我没有那么多钱。”李瑜有点尴尬。

    “你先拿过去,下次来的时候,把钱给我补上就行。”柳铭淇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银牌,递给了他,“你自己不用来都行,让心腹带着它来,顺便加一句‘小兰知道柯蓝的真实身份吗?’只有两者都对上的时候,我们才会做交易,而且还同样可以拿两倍的货物。”

    李瑜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银牌接了过去。

    拿两倍货物的诱惑太大了。

    他之前算了,他这么一趟买回去,至少可以赚五千两银子。

    作为试探,五千两银子可真的不少了。

    但柳铭淇给他双倍,他便可以挣一万两银子。

    室韦的有钱狗大户虽然也很多,可做一笔买卖能挣一万两银子的,那还是少之又少。

    寻常他们要买东西,大部分都是以物易物。

    如果自己能经常和裕王府做生意,不但能垄断一部分的市场,还能多赚钱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岂不是一大助力?

    饶是李瑜心思精密隐忍,也差一点就和柳铭淇多说几句了。

    但多年以来的习惯,让他在最后一刻闭上了嘴。

    现在根本不是说什么的时候,生意也要多做几次才能慢慢的成为熟客,之后才好谈一些事情。

    他父亲李如玄曾经认真的教过他,做事情切记急躁,遇到事情忍忍忍,等到能彻底忍到底的时候,那你距离胜利也就不远了。

    李瑜很好的贯彻了这个教导。

    不过这不代表他没有别的奢望。

    “殿下。”李瑜轻咳了一声,“不知道在下能不能提一个非分的请求。”

    “说吧!”

    柳铭淇笑着点头,“我不怕你说要求,只担心你不和我合作。”

    你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别扭呢?

    硬生生的把我往叛徒的路上拽。

    幸亏这里没有别人,不然我跳进乌苏里江都洗不清!

    李瑜已经提醒过柳铭淇好多次,但柳铭淇从来都不改,他也没有办法。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李瑜道:“殿下,我听说您新做出了一种神药,可以治疗一切外伤,以及肺痨、痢疾等急症,是吗?”

    “对。”柳铭淇似笑非笑的道,“你想要买?”

    李瑜点点头,“我知道这有点不合规矩,但我父亲已经五十二岁了,家里人确实是需要备上一点……您看能卖给我三份吗?”

    他是不得不找柳铭淇。

    神药的事情,全京城早就传遍了。

    本来那些大人物对于金沉白提及的这种神药,都是半信半疑的。

    可全京城的人都说得绘声绘色,还有不少人手里都有,的确是有很神奇的效果,以至于一个个神奇事例不断传出,让使团众人不得不相信。

    但他们无论去哪儿找,都找不到神药。

    不是没有。

    人家不卖。

    裕王府商铺就没有卖的,因为人家说这根本不是对外售卖的。

    想要去找那些买到了神药的人买,却没有几家人愿意卖给他们。

    开什么玩笑?

    我给了你,我家里人忽然有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

    我缺那点钱吗?

    因此这么多使团,几乎没有得到神药的。

    本来李瑜也是没有半点希望的,但这不是柳铭淇主动找他,想要让他叛乱吗?

    李瑜虽然不打算接这个话茬,可他琢磨着既然柳铭淇想要笼络他,说不定能得到神药。

    神药对于他父母的效用不算很大,可对于他大哥的作用,那就大得多了,必须要给大哥求上这么一份救命神药。

    本来以为柳铭淇又要跟他说一大堆叛逆的话,但柳铭淇听了之后,没有半句废话,直接点头。

    “好,你下次去约定好的地方提货时,会有人给你十份的,看在你的孝心份儿上,这次算我送给你。”

    “十份!?”

    “对,多了?”

    “不多不多!谢谢殿下!”

    李瑜又惊又喜。

    他知道柳铭淇的东西不好白拿,但一口气获得了十份神药,这对他是非常重要的。

    他根本连拒绝的心都不会有。

    同时李瑜也很感慨。

    和柳铭淇交往,那可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啊。

    不然遇到这么豪爽大方的人,很容易就直接被他给骗上贼船。

    柳铭淇也丝毫不隐瞒,“不客气,我说了,你做生意能赚钱,我就高兴嘛!”

    李瑜没有接这话。

    两人又说说笑笑一阵,谈了一些室韦的习俗和习惯。

    柳铭淇特意问了一下室韦国内的民族分布状况,这一点李瑜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说得特别的详细,让柳铭淇受益匪浅。

    总的来说,室韦的组成结构比想象的还要复杂,但却又没有脱离草原部落王国的范畴。

    看着时间已经晚了,李瑜便起身告辞。

    他是打着寻欢作乐的旗号出来的,但却不敢放浪,每天都必须要回去,做一个三皇子的忠奴。

    不过临走之前,李瑜又看似不经意的跟柳铭淇说了一句话。

    “这段时间三皇子忙得很,经常和西羌末藏大将军、回鹘西王、乞颜金大王、南诏清平相、东瀛竹田军师等人聚会商谈事情,很辛苦的。”

    柳铭淇笑着点头,没说什么。

    但等到李瑜离开房间,少年的脸就微微沉了下来。

    这些豿日的东西。

    在我大康的土地上,居然还要搞这种秘密集会,绝对是来者不善,不怀好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