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自首

第二百六十八章 自首

作品: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啊欢

    韩谦冯伦都在秀,只有关大狗在挨揍。

    被韩谦搀扶着走出了缘聚凯隆的后门,出门后韩谦的脸色变了,冯伦把那辆法拉利开走了,这个家伙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么?一个杀人犯大摇大摆的开着蔡青湖的法拉利走了?

    蔡青湖的脸色变得难看,但也仅仅是难看,跺着脚走向夏利车坐了进去,她为自己的任性又一次的付出了代价,只不过对此蔡青湖没太多的伤心。

    一辆车子而已。

    上了车后,关大狗对着蔡青湖开始发脾气,唠唠叨叨的说就不能应该让她过来,如果不是她的车太扎眼,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蔡青湖咬着嘴唇不反驳,好像的确是她做错了。

    韩谦启动车子轻声笑道。

    “其实也没太大的区别,不过是走进缘聚凯隆酒店的方式不一样而已,唯一玩脱的是她说的枪,让你受苦了。”

    想到被电击枪只配的恐惧,关大狗打了一个哆嗦,吵吵着让蔡青湖下车单挑,关大狗是真的生气了,唠唠叨叨的骂了蔡青湖十多分钟,因为他的枪丢了。

    而此时同样丢了枪的蔡青湖心里也不好受,被骂了十多分钟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和关大狗对骂。

    这大姐骂起人来是一点都不像女人,把关大狗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两个属于两个极端阵营的家伙很懂事儿的都没有拿对方的身份说事,反正就是蔡青湖骂关大狗废物,关大狗骂蔡青湖不长脑子不长胸。

    韩谦也不掺和,拿出手机给季静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完了,可以睡了,刚放下手机,阴暗的天空传来轰鸣,阴霾渐近。

    又要下雨了。

    多雨的秋天。

    一路开车来到夜市,蔡青湖大呼要下车喝酒,心情烦躁!关军彪举双手赞同。

    两人顶着雨下车,蔡青湖拿钱诱惑,关大狗威胁。

    反正这俩家伙一瞬间成为了盟友。

    把原本准备收摊的路边烧烤给留下了

    一把大伞下面坐着三个原本不应该有任何牵扯的家伙。

    公司白领韩谦。

    巡查组的蔡青湖。

    黑社会的关军彪。

    反正这三个家伙就坐在了这里,蔡青湖财大气粗的点了一桌子烧烤,还冒着雨去买了两盒烟,蔡青湖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吹出了烟雾。

    她特意去抽过烟,而抽烟的目的就是为了戒烟。

    可今晚的憋屈和心塞让她很想抽一支。

    韩谦一点都不意外,伸出手拿过桌上的两盒烟,丢给关大狗一盒,另一盒放在了自己酒杯的边上,蔡青湖斜视韩谦皱眉道。

    “买不起烟?”

    “不太喜欢姑娘抽烟,虽然你抽烟的样子····还凑合。”

    “凭什么你们男人就可以抽烟,我们女人就不能?”

    “我还能站着尿尿呢,你也试试?”

    “无赖。”

    蔡青湖端起酒杯,关大狗也端起了酒杯。

    这俩家伙扎啤杯碰了一下,仰头就给干了,韩谦轻声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串小口吃着,渐渐的蔡青湖和关大狗喝多了,这俩家伙勾肩搭背的开始论兄弟。

    今晚这俩倒霉蛋儿,他们的心里都很不干,怎么在冯伦的面前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差哪儿了?

    韩谦没搭理这俩家伙,端起酒杯时,他看到了一道人影冒雨穿过了马路,朝着他这里跑来。

    光头,个字不高,相貌有些丑陋。

    一身湿透的衣服像是刚从工地下班出来。

    看着男人一路跑到了伞下,韩谦笑了,光头汉子对着韩谦尴尬挠了挠头,咧开嘴露出黄牙有些羞涩的笑道。

    “能···能拼个桌么?”

    韩谦放下酒杯微微笑道。

    “坐吧,老板在拿个杯子过来。”

    光头汉子小心翼翼的接过酒杯,坐在了蔡青湖的对面,蔡青湖皱着眉眼神中带着几分嫌弃,关军彪则是皱眉开口骂道。

    “你谁啊?让你坐下你就坐下?你知不知道我这兄弟是谁?我家主子的拜把子兄弟,畅享集团股东的女婿,市局李金海的晚辈,我关军彪的过命兄弟,你配坐下?”

    “关兄?你喝多了!”

    韩谦皱眉呵斥了一声,关军彪真的喝多了,吐了一口唾沫,随后拿起酒杯继续和蔡青湖喝酒,这俩家伙都喝了小半箱了,光头汉子吃着桌上的花生,小声笑道。

    “知道的,知道的。”

    关大头放下酒杯转过头看着这个汉子鄙夷道。

    “你知道个屁,我这兄弟动起脑袋了这个城市都要晃一晃,你还知道?你配知道么?”

    “不配,不配,您说的对。”

    话是这么说着,可这个光头汉子一点起身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吃着串喝着酒,眼神一直锁着韩谦,韩谦闭着眼叹了口气,拆开烟递给光头汉子一根,轻声道。

    “你来这里是盯着我来了?别搭理这俩家伙,他们已经喝多了。”

    光头汉子嘿嘿笑道。

    “想找你在打一架,但是现在的任务是盯着你,他没有害你的想法,他和我们一直在夸你,但是我们不相信你。”

    韩谦端起酒杯摇头苦笑,无力道。

    “你是想告诉我,你们没玩阴的,是不是今晚我不出来,你们也会想办法见我一面?”

    “对,因为有些事情我们现在做不到,但是你能做到。”

    “出现在这里,你觉得你还能走的了?”

    “不走了,不逃了,我拿到了一笔钱原来是准备逃走的,在国外收到了消息,她给我生了一个孩子,女孩儿,我知道她怀孕了,她说不是我的,还要把孩子生下来,所以我才走上了这条路,但我没想到做了鉴定后竟然是我的孩子,我现在想活着,看我闺女长大,嫁人,结婚,生子,我不想走闺女嫁人了因为没有父亲被婆家欺负,我在窝囊,我也会为了我闺女去拼命。”

    “你想好了?这是你来见我的目的?说条件吧。”

    “我有一笔钱,数目不小,给了我的女人肯定会很快就被挥霍,这座城市我没有可以去依靠相信的人,这笔钱交给你,你每个月以孩子干爹的身份给她这笔生活费,你放心!足够给到大学毕业。”

    韩谦深吸一口气。

    一切的一切最终是敌不过亲情两个字,为了女儿,他选择了自首。

    韩谦拿出手机拨通了程锦的电话。

    这会已经凌晨一点了。

    程锦接通电话后开口就骂。

    “小兔崽子你想让我死就早点说,我·他·妈·的刚躺下,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

    韩谦握着手机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在迟疑,随后一个字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真的想好了?我当初差点入狱,我知道那种感觉,等我在打通了这个电话,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光头汉子低下了头,小声道。

    “韩谦,如果可以探监了,你能去看看我么?不要让孩子知道她父母的事情。”

    韩谦点了点,端起酒杯和蛤蟆碰杯,一饮而尽,再一次拨通了程锦的电话,韩谦终于知道冯伦为什么回来了,为什么和他见面了,他是为了蛤蟆的这个愿望回来了。

    这一次程锦接通电话后彻底暴走了,对着电话发出一声声怒吼,韩谦没有打断,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张婴儿的照片,韩谦突然更咽了,轻声道。

    “蛤蟆在夜市儿路边摊,他要自首。”

    话出,关军彪当即跌倒坐在了满是积水的地面上,蔡青湖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流泪的男人。

    那个差点把韩谦打死,并且杀了同伙的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