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冯伦出现了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冯伦出现了

作品: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啊欢

    崔礼会在哪里?

    现在韩谦的心里有三个地方,他百分之百在这三个地方的其中一个。

    冯志达的楼下,关军彪坐在副驾驶,带着鸭舌帽和口罩,一颗一颗子弹被塞进了弹夹,低着头笑道。

    “没有防弹衣,没办法给你准备,一会动了手你直接跑。”

    韩谦换上了一套廉价的运动装,车子扔在了钱玲的楼下,现在开着一辆没有拍照的夏利,带着鸭舌帽的韩谦轻声笑道。

    “走吧,他不在这里,枪收起来。”

    启动车子,韩谦前往了最后一个地方。

    如果没算错,崔礼还在市里。

    冯志达楼下,维景酒店8888房间,最后一个,也就是韩谦要去的地方。

    因为死了人而荒废的缘聚凯隆。

    开车疾驰,前往聚源凯隆的路上,关大狗突然开口。

    “有一辆法拉利一直跟在后面,这个家伙开着这玩意跟踪,脑子不太好用吧,它加速了,崔礼?”

    韩谦皱着眉沉声道。

    “不知道,我有多少敌人你比我都清楚,冯伦威胁我要动季大妈,他虽然现在没动,但是他妈的冯志达一天不落马,他就有可能拿季静威胁我,今晚我是想告诉冯伦,别他妈的威胁一个处男!”

    “这和处男有什么关系?你要**你身边的几个女人能不同意?你啊!就是把责任看的太重了,它超车了。”

    鲜红的法拉利已经夏利并驾齐驱了,韩谦直接把油门踩到底,换挡提速,夏利车一瞬间彪到了一百二十,车里的两个人明显的感觉到车子开始左右飘了。

    随后听到了窗外传来的油门轰响,法拉利带着犹如一道鲜红利剑一般窜到了车前,下一秒这个开车的家伙原地踩下了刹车,红色法拉利横向停在了夏利的前面,韩谦也在这一瞬间踩下刹车,夏利距离法拉利的距离不过二十厘米,韩谦怒了,和关大狗同时下车。

    当他们俩看到法拉利上走下的人时,两个家伙同时转身。

    但是还是慢了!

    蔡青湖脸色铁青的看着韩谦,怒道。

    “你是不是要去找崔礼!”

    韩谦头也不回的骂道。

    “我爱找谁就找谁,你别他妈以为你对我很重要。”

    “我也去!”

    听到这三个字,韩谦转过身走向蔡青湖,伸出手掐住这女人的脖子,眼神猩红。

    “你说的没错,我去找崔礼!你满意了?滚蛋。”

    蔡青湖的脸色涨红,呼吸艰难,可她就倔强的看着韩谦,艰难的突出三个字。

    “我也去!”

    韩谦缓缓的放开手,转身就走,这时候蔡青湖小跑追上韩谦,继续道。

    “我是你的秘书,我不想你出现了意外我都不知道!”

    “现在你的老板命令你回家。”

    “我有枪!”

    听到这三个字,韩谦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就知道这个蔡青湖肯定不是简单的玩意,万万没想到她这么不简单啊,在韩谦头疼的时候,蔡青湖站在韩谦的身后继续道。

    “我知道你也有枪,如果开了枪你们说不清,但是我可以。”

    韩谦抬起头看向蔡青湖,皱眉唉声道。

    “大姐,你知道枪怎么用么?你在哪儿弄来的这玩意。”

    “下午申请的,我告诉上面崔礼要杀我了,我不会,但是你肯定会。”

    “你知道他在骗你么?”

    “我的枪没准备用,我知道你肯定有,我的枪只是防身的。”

    “回家,我不和你玩了,我回家!”

    “现在各个路口在封路,崔礼出不去,但是过几天就不一定了,我就算现在对冯志达动手,他也要一个月左右才能被审判,冯伦说了,要对季静动手。”

    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韩谦站起身看向蔡青湖,咬牙道!

    “你开车跟着我,我和彪子去见崔礼,你在外面给我等着,我还告诉你,崔礼不能抓,抓了他背后还有一个冯伦,我身边的人更危险。”

    “今晚的蔡青湖是你的秘书,不是检查组的蔡检查官。”

    终于知道这娘们的身份了。

    夏利在前,法拉利在后。

    现在韩谦还知道了几件事情,这个女人家里很有钱很有钱,她的车技可以和燕青青飙车,甩不掉。

    两辆车停在了缘聚凯隆的后门不远处,韩谦下了车走到法拉利车外,对着蔡青湖伸出手,结果这女人给了韩谦一把电击枪,韩谦看着这玩意,然后歪着头看着蔡青湖,淡漠道。

    “你信不信我抽你?”

    蔡青湖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信,但这就是我的枪,你的枪不也是这玩意么?”

    韩谦背对关大狗伸出了手,关军彪把枪递给了韩谦,然后韩谦用枪顶在了蔡青湖的脑门上,咬牙怒道。

    “你说我是什么枪?”

    蔡青湖愣住了,随后道。

    “韩谦,持枪是违法的。“

    “那你他妈的给我抓起来,我持枪是违法的,子弹打进我身体里违法不?”

    “我不抓你,我只是提醒你,但是明天以后你别让我看到你有枪,还有你!关军彪。”

    怎么身边的女人就没有一个正经的玩意啊?

    韩谦把枪丢给了关大狗,然后把电击枪扔给了蔡青湖,怒道。

    “你··回家!”

    “我不!我都来了,我明天可以写报告,说是崔礼抓了你和关军彪,也可以解释关军彪手里的枪是怎么来的。”

    “大姐,你为了啥?”

    “我是你秘书,我也不想自己每天活在死亡威胁中。”

    在韩谦纠结的时候,关军彪突然开口道。

    “别说了,咱们谁也走不了了。”

    还不等韩谦转身,两把枪分别对准了他和蔡青湖的脑袋。

    崔礼站在韩谦的背后,笑道。

    “韩少?好久不见了。”

    韩谦的心沉入了谷底,低沉道。

    “崔礼,你算到了我会来找你?”

    说话间蔡青湖也下了车,崔礼笑着回道。

    “我肯定算不到啊,但是有人可以。”

    此话一出,韩谦的心彻底的沉了,现在崔礼的枪指着他和蔡青湖,那么指着关大狗脑袋的枪是谁?

    “韩兄,你让你的蔡秘书把电击枪放下吧,不然关大狗的脑袋就要开花了,要不要听听消音器的声音?”

    这个声音!

    韩谦想都不想,咬牙骂道。

    “冯伦,我·草·你·妈,你没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