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去找崔礼

第二百六十五章 去找崔礼

作品: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啊欢

    “韩老弟,你说你让老哥怎么感谢你才好啊,你这么做让老哥心里难受啊,现在想想老哥真的是心里有愧,刚才你的几个嫂子在办公室轮流骂我,我愣是一个屁没敢放,是老哥心胸狭隘了啊!”

    刘光明在电话那边又是拍着桌子,又是扇耳光的,真假的韩谦看不到,他可以确定现在刘光明肯定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韩谦拿着手机笑道。

    “老哥你这是干嘛?多大点事啊。”

    “韩老弟啊,你拿我当兄长,我这脸是真没地方放了,这样!我也不说什么在矫情的话,卡号发过来,这钱老哥给你补上。”

    “哎?老哥你是不是见外了?你叫我一声老弟,我叫你一声老哥,这点小事儿你计较什么?你给我颜面,算是第一个主动来找我开发东城土地的,说实话,谁特么知道这楼盘以后好不好卖?你张口就给我一百万,这钱我拿着心里可有愧,这样!以后盘盖起来了,便宜一点卖给老弟一套?”

    “老弟!你这说的是人话么?你把我刘光明当人了么?还卖你?我一定让他们设计个别墅区,两套别墅!”

    “老哥你这是坑我啊,咱们哥俩也别矫情了,哪天咱哥俩喝点,就咱们俩找个路边摊,你请客那种奥!”

    “好说好说。”

    “那老哥你也别和嫂子们生气,都是为了你好,以后咱们继续合作就是了。”

    “好好好好,老弟你忙着,老哥还得去给下面的兔崽子们开个会,不能骂你嫂子们,我得骂他们发泄发泄,这脸啊,丢到家了。”

    电话被挂断,燕青青当即道。

    “刘光明这个人的说的比唱的好,你别太当真。”

    韩谦闭着眼点了点头。

    “我知道,和这个刘光明接触,你比他强大,他给你叫爹都行,你要是不如他,给他叫祖宗他还得踹你一脚,吃饭吃饭,你们也别闹了,我还得寻思点事,我想和崔礼见一面,你和温暖没事,我得把季大妈和童怪··老师这边安全做一下。”

    话落,四个女人全部放下了手里的碗。

    和崔礼见面?

    不能!绝对不行,这个家伙不是冯伦那种玩脑子,韩谦见他肯定会危险,但是!温暖和燕青青都没办法开口去劝说韩谦,她们担心韩谦的安危,难道韩谦为了季静和童谣的安危就不可以?

    就算是竞争对手,但永远不希望对方遇到危险。

    韩谦抬起头对燕青青笑了笑,随后夹了一块茄盒放在了季静的碗里,这一次没人吃醋,因为季静哭了。

    她太担心韩谦的安全了,她心里也有愧疚。

    看着四个姑娘,韩谦笑道。

    “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危险,我不是还有一个好兄弟呢么。”

    “关大狗还是涂骁!”

    燕青青脱口而出,韩谦笑道。

    “关兄要比涂骁更靠谱一些,今晚你们四个在家里住吧,这两天都别走了,隔壁的郑经是警察,他会保护你们的安全,我把崔礼这个麻烦解决了在说,温暖车钥匙给我,我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们锁好门,晚上别出去了。”

    话落韩谦站起身,这时候季静已经站起身在门口等着给他拿衣服和鞋子了,韩谦出了门,饭桌上的四个姑娘都没有胃口了。

    韩谦就是她们的主心骨。

    她们都欠韩谦的,无一例外。

    童谣闭着眼叹了口气,感叹道。

    “韩谦太累了,从我认识他开始,他每天都在忙碌,温暖,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然韩谦在家里给你做了三年的主夫,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这个男人是怎么忍住不去施展自己的拳脚的。”

    温暖呆呆傻傻的对着童谣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但是燕青青给出了答案。

    “是责任和喜欢啊,也就温暖这个笨蛋到现在还没发现她的谦哥哥有多么努力,温暖!我和你说一件事情,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我们都可以对不起韩谦,都可以骂他,可以去欺负他,我有资格,季静也有资格,童谣更有,包括虞诗词,蔡青湖,杨岚,苏亮等等,唯独你没有。”

    温暖看着燕青青皱起了眉头,燕青青轻声叹了口气。

    “韩谦为你浪费了三年,因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封闭了自己,在和钱婉玩游戏的时候他已经跟不上游戏的进步了,对于手机,电脑等等等等,韩谦都处于一个落后的状态,最重要的事情,你永远都不能说韩谦欠给你的四百万不要了,也是你的四百万害了韩谦,若是有一天韩谦突然离开你了,我希望你能放下你的矜持,你的骄傲去挽留他,因为你欠他的,当然!韩谦是会和我结婚的。”

    温暖站起身冷眼看着燕青青,淡漠道。

    “痴心妄想,韩谦最无助的时候见到的唯一一束光是我!我叫温暖,我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了他温暖。“

    燕青青单手托腮看着温暖笑道。

    “你还要知道,韩谦新人生的第一块跳板是我,知道为什么韩谦和关军彪的关系很好很好么?所有人都讨厌的人他却是很喜欢,因为关军彪看的最明白,所以把你比喻成东宫,而我在西,你说你在韩谦最落魄的时候给了他温暖,那我要告诉你,我在韩谦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坚实的后盾,宽广的平台以及一个绝对信任他的燕青青!”

    温暖深吸了一口气,她找不到理由去反驳燕青青的话,这时候童谣低着头小声开口。

    “你们两个不要争了,现在韩谦去找崔礼了,崔礼···可能有枪,你们为什么不劝阻他?”

    温暖没有开口,燕青青也没有开口,开口的是站在门口的季静,她看着房门,声音带着几分缥缈,轻声道。

    “不是不劝阻,是拦不住,我更不想拦,我喜欢他,我相信他,我崇拜他,他能打破一切不可能,韩谦的骄傲已经被磨平,我不希望我喜欢的男人失去了野心和自信,翱翔天空的雄鹰不可能被束缚,所以我一直在仰望他。”

    话落,季静转过身对三个女人笑道。

    “你们为什么会想韩谦有危险,真正有危险的是崔礼才对,我去给韩谦买衣服了,你们吃吧。”

    今天的季静跨出了一大步,以前她把喜欢放在心里,藏在眼中。

    但今天不会了。

    她还是不争不抢,不喜不怒,但是要让人知道,她喜欢韩谦。

    车上,韩谦给关军彪打了一个电话。

    “彪子,我去接你。”

    “我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