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玄幻小说 > 我乃路易十四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人间地狱(下)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人间地狱(下)

作品:我乃路易十四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九鱼

    安东尼娅王后,一个奥地利公主,她怎么会知道这样隐秘的地方,知道莫利罗家的贝拉?

    当然是因为卡洛斯二世。

    就算是成婚的时候,受了那样的苦,安东尼娅依然有着一点可笑的幻想,她知道自己面容丑陋,也知道卡洛斯二世曾经因为想要法兰西的大郡主,奥尔良公爵之女做王后,亲自跑到巴黎去。她也看过那位公主的小像,就算是小像,那美丽的面容依然足以令人心往神驰,而且从诗人传颂出去的作品来看,这位大郡主并不是一个徒有空壳的人偶。

    更不用说,她还有一大笔嫁妆,在她快要出嫁的时候,利奥波德一世还在哀叹自己没有一个合适的婚约对象,白白便宜了普鲁士人——安东尼娅也知道,她父亲之所以抬手允许了这门婚事同时答应了勃兰登堡公国升为普鲁士王国的请求,是因为勃兰登堡大公答应,如果这门婚事成功,他可以挪动大郡主的一部分嫁妆,为利奥波德一世解决因为大会战而欠下的战争债务。

    一个公主的嫁妆,足够解决一个皇帝的烦恼,可想而知她的陪嫁箱子有多充盈,要说不羡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安东尼娅呢,她的父亲所有的资产都是一个负数,需要用包税权与国内的铁矿来偿还债务,她的嫁妆自然也十分地……不可观,卡洛斯二世讨厌她也是人之常情——她当时是这么想的。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了,一个正常的人,是的,甚至不需要是个好人,他都不会这么对待一个无辜的小孩子。

    卡洛斯二世就是一头有智慧的野兽。

    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此,当一个人有智慧的时候,上帝肯定会希望他将智慧用在创造美与善上,上帝不知道的是,也有一些人他们的智慧也与美好,良善有关,但不是为了创造,而是为了摧毁。

    一路上,从寝室到走廊,从广场到街巷,从洞开的铁闸门拾级而下,卡洛斯二世一直紧紧地抓着王后的手,他成年了,王后却还是个孩子,等进了不见天日的陵墓,她简直就是被拖着走的。

    卡洛斯二世与王后的侍从,侍女都被留在了外面,这里只有两种助纣为虐的恶徒,一种是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教士,一种是来自于佛兰德尔或是其他地方的黑巫师,可笑的是宗教裁判所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缉捕巫师,没想到数百年后他们倒开始为一个国王效力,虽然他们还是尽可能地以国王为中心,对立着或坐或站。

    将这种古老的地下陵墓开辟成监牢与审讯室,是最好不过的。这种陵墓原先就有通风——毕竟这里虽然是供死者长眠的,但总有人进入送行或是哀悼,就是穿过泥土与岩石的风总是阴冷了一点,不过没关系,这里用火把照明与取暖,还有昼夜不息的炭火盘,好让行刑者随时能够烤红烙铁与别的刑具。

    卡洛斯二世第一次将王后带来的时候,还说要和她一起看场演出,安东尼娅还期待过——路易十四就经常带着王后出现在公共场合,她自惭形秽,不敢求得卡洛斯二世的爱,那么至少可以求得一点尊重吧,哪怕只是在寝室之外。

    然后她就看到了贝拉,莫利罗的贝拉。

    只穿着一件亚麻长袍的少女瑟瑟发抖,完全不明白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卡洛斯二世是原告,也是法官,更是行刑手——他控诉说,这个不知廉耻的女巫,在与他同床共榻的时候咬伤了他的手,踢到了他的男**官——重要的是后者,卡洛斯二世自然怒不可遏,为虎作伥的教士们则开始讯问贝拉,事情是否如此。

    安东尼娅回想起来,这不过是一个令人作呕的阴谋。天真的贝拉还在辩驳说,是国王强迫了她,她在王宫外有爱人,并已经约定了要在明年或是后年结婚,她对她弄伤了国王很抱歉,但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够得到国王的宽恕。

    殊不知教士们等着就是这句话。

    也许她一言不发也没什么用,不过有了这句话,他们就尽可以用对付女巫与罪人的手段来对付她。

    他们先将贝拉身上的亚麻长袍扯掉,露出少女光洁无瑕的躯体,可怜上面还留着对比鲜明的淤青与瘢痕,这些教士一看,就说是魔鬼与她**留下的痕迹,她必然是女巫无疑。而后,他们又要用纯洁的水来再次验证她是否与魔鬼做了交易——在行刑室里不可能有河流,他们就抬来装满的水桶,用漏斗同时从上下口灌水,直到姑娘的肚子鼓胀到快要爆炸,他们才把她放开。

    耻辱与疼痛让贝拉放声大叫——若干时日后,当安东尼娅伪装妊娠并生产的时候,就在想,也许这就是上帝赐予自己的惩罚,惩罚自己当时竟然恐惧到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贝拉从嘴里,从另外一处吐水的时候,教师们就声称她是魔鬼的妻子,无法接受纯洁的水,所以才会完全排泄出来,女巫的罪名无可辩驳,接下来就是处刑。

    正如安东尼娅所说,如果让卡洛斯二世抓到了那位勇敢的夫人,她要面对的远比烧手或是剜出内脏来得可怕。

    他们将可怜的女孩绑在固定在地面的大十字架上,卡洛斯二世亲自担任行刑手,他先用烧红的烙铁烧灼少女的胸膛,又用一种被称之为“铁蜘蛛”的刑具——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很大的钳子,大约有男性的手臂那么长,一只手掌那么宽,当它从墙上被取下来的时候,安东尼娅还天真地以为,这是一把用来打破头颅的锤子,虽然怪模怪样,但这姑娘已经受了这样的苦,是活不了的了,能够尽快结束她的痛苦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而后她就看到——卡洛斯二世打开那把钳子,它的末端是两支分别生了八根弯齿的爪子,在火把的照耀下,也许是因为累积的“污垢”看的并不清楚,但等到它们被慢慢地放在柔软的凸出上面,在雪白的皮肤映衬下,就显眼得让人永远无法忘记。

    安东尼娅在卡洛斯二世让钳子上下咬紧,缓慢地扭转,往外拉的时候,和贝拉一起放声惨叫。

    王后清晰地记得,她身后的教士牢牢地按住了她的肩膀,她想要闭上眼睛却不能,她看着那处会被爱人无数次爱抚与称赞,会成为好几个孩子的粮仓,那个圣母也曾袒露过的地方,就像是一块裹着油脂的皮囊那样被一点点地撕开,从勾爪咬着的小黑窟窿,到可以容许拳头穿过的孔洞,接着就是丝丝缕缕的条子……脂肪满溢并且流淌下来,混着因为光线暗淡而发黑的血。

    只有很少的一点血,不知道是不是被用了药,贝拉始终意识清醒。

    少女最为美妙与贵重的珍宝之一就这样被拔了下来,不成形地被丢弃在地上,卡洛斯二世的靴子在上面擦来擦去,弄得一片狼藉,贝拉还没等到第二只就失了声,安东尼娅更是昏厥过去又被弄醒,与贝拉一般泪流满面。

    卡洛斯二世倒是很高兴。他看着教士们完成了之后的工作,也许是觉得不够,又或是安东尼娅的激烈情绪引起了他的不满,他要求王后也和他一样,亲自来审判罪人。

    他赐给贝拉的是绞刑。

    听起来何等仁慈!但西班牙的绞刑并不如法兰西或是其他国家那样,在高处设绳圈,套进罪人的脖子,然后撤掉踏脚或是让他自己跳下去,西班牙的绞刑是让罪人坐在椅子上,绳圈套在脖子与特质的椅背上,行刑手从绳圈里套进一根铁棍,转动铁棍,收紧绳圈,最后将人绞死。

    这种绞刑除了让行刑者更加吃力,让受刑人更痛苦因为力量分散施加在整个绳子上,所以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绞死罪人之外,没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所以,当绳圈套在贝拉脖子上,安东尼娅握着铁棍——她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力气一下子绞死贝拉?

    绳圈松了紧,紧了松,贝拉痛苦地呻吟着,安东尼娅更是快要崩溃:“求求你,上帝呀,”她祈祷着:“圣母啊,求求你们,快让她死吧,让她死吧……”这时候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贝拉竟然跟着她一起祈祷起来,天啊,如果这里有一个人在,他或是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惜的是这里只有一群真正的魔鬼,他们从炼狱中爬出来,深深地憎恶着这个美好的世界,在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他们竟然大笑起来。卡洛斯二世更是要了酒,痛饮起来。

    安东尼娅想那时候她肯定是疯了,她将铁棍扔向了卡洛斯二世,只是她已经没力气了,所以看上去铁棍只是从她的手里掉了下来。

    “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卡洛斯二世轻蔑地说。

    安东尼娅以为他会继续,或是让别人去绞死贝拉,但卡洛斯二世有了新想法,贝拉和安东尼娅被带到另一座询问室里,这里只矗立着一尊铁雕像——铁处女,另一样让罪人肝胆俱裂的可怕刑具。贝拉被放进去的时候,立刻发出了痛楚的喊叫声,血沿着她的脊背腿一直流到脚趾上,与人们想象的,罪人是站立在铁处女中的不同,一开始的时候,铁处女是被倾斜或是平放的,长铁钉从雕像外刺入罪人的身体,等到铁处女被竖立起来,里面的受刑人就被“挂”了起来。

    “门”没有立刻被关上,教士还在调整双眼,心脏和肝脏处的铁钉,免得一下子就处死了里面的罪人,令得国王不快。

    安东尼娅直到现在还很难相信——自己竟然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撞上了“门”。

    一声压抑的惨叫后,她立刻被拉开,门也打开了,但为时已晚,三处足以致命的铁钉深深地刺入了贝拉的眼睛,心脏和腹部。

    她居然还微微地笑着。

    安东尼娅因此被鞭挞了十几下,当然,对王太后的说词是王后去了修道院,受到圣人的感召后,自愿领了“苦鞭”——卡洛斯二世那时似乎还有理智,没有把她打死。她昏昏沉沉地在高热中睡了很久,黑暗中永远漂浮着一张惨白又带着微笑的脸。

    也许在那时候,她就决定要看着卡洛斯二世去死。

    她承认自己是个自私的胆小鬼,但她也想过,如果到了最后,西班牙人不愿意让自己的国王去见上帝,或是下地狱,那么就让她来。

    ————————————

    米莱狄夫人既然得到了圣多明各这个关键的词语,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唯一的麻烦是现在这座修道院属于托莱多宗教裁判所,那些与卡洛斯二世沆瀣一气的教士们极其警惕,任何人靠近都会引起他们的怀疑,而大家都知道,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抓捕罪人是不需要证据的。

    “但他们一定很怀念双王时代。”米莱狄夫人说。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双王时代国王与女王,还有宗教裁判所算是一丘之貉,他们相互庇护,相互支持,从迫害与勒索中得来漫天的财富,西班牙的基座说是由此奠定也不为过,不过自从双王相继离世,后继的国王们与女王们就要小心得多了,或许他们也发现,宗教裁判所的这把刀子过于锋利了。

    裁判所的教士大概早就有了谋求政治权利的想法,他们无限度地迎合卡洛斯二世,纵容他的疯狂,也许就打算着乘着这段时间从宗教转向宫廷,从幕后转向幕前。

    他们格外警醒也有了理由,毕竟他们要对抗的还有一整个西班牙宫廷。

    若是其他人或许会感到为难,不过米莱狄夫人很快就邀请来了两位帮手,是的,宗教裁判所里的教士也曾是巫师,以至于无论凡人还是普通教士都无法伪装成他们,但路易十四麾下也有真正的裁判所教士啊。

    米莱狄夫人也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要去看看就行了。

    他们去了,回来的时候面色苍白,在述说其中的境况时,除了米莱狄夫人,几乎所有的人都跑出去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