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科幻小说 >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人到冤除(二合一)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人到冤除(二合一)

作品: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化三生

    秋初。

    不知不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年的时间。

    如今,张封再次回到帝都,望着前方相迎行礼的五百城将等兵士,与四周诧异、跪拜的众多百姓,也已经习惯了这么大的欢迎阵仗。

    “诸位请起。”

    在城外寂静、城内也逐渐安静的气氛中。

    张封自然而然的带着孙公公等人上前,扶起了自己师父的老部下,帝都总城防,虎将军。

    一套行礼动作行云流水,又不失王爷的气节风度。

    暗暗让四周的众人看的折服,好一位‘儒雅的王爷!’

    “王爷请!”

    虎将军起身,虚引城内,包括他能这么准点的得知王爷回来,正好迎接到王爷,也是他现在身为总城防,‘知情的权限’又比以往大了不少。

    当帝都外周围的数千余探子,发现王爷回来的事情,除了通知宫内,自然也通知了他这位总城防大人。

    并且虎将军现在能有这样的官职,也少不了张封的推荐。

    那么当他得知少将军回来,这不管是为情,还是为恩,为礼,都应该这么大的阵仗相迎。

    但总归说到底,是虎将军自己的本领够,有那份功绩在大齐百姓眼中看着,那么升职也是早晚的问题。

    同样,张封一边随着虎将军等将士进城,一边望着四周剩余值守的兵士,也发现虎将军做事很有条理。

    除了多余的巡防将士在护送自己等人以外,其余的将士还是被他安排的各司其职,没有一点越矩。

    可要是那种一心为官,一心巴结的某位大人。

    估计就要喊着‘一切以王爷为主’的口号,之后的护送也是声势浩大。

    这虽然是长足了自己的面子,可是总归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张扬的太浮夸了。

    同时也在张封思索的时候。

    孙公公上前一步,向着虎将军点了点头以后,向着张封恭敬的抱拳问道:“王爷,咱们是回府?还是?”

    “孙公公先回宫吧。”张封心思瞬间转过,没有一点思考问题的出神,就像是刚才一直在听孙公公的请示,

    “孙公公离开宫内也有两月的时间。如今宫内说不定有许多事情仰仗孙公公处理。”

    “王爷又笑话老奴了..”孙公公苍老的脸上浮现笑容,“老奴离开,还有何道长等诸位道友老帮衬陛下。

    且大内统领的实力如皓月当空,震慑邪魔十方宵小,护宫内百年完全,老奴十分敬佩。

    老奴何德何能,经得王爷如此夸赞..”

    “孙公公是妄自菲薄。”张封回笑着摆了摆手,让孙公公这根老油条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依照孙公公的性格,怕是怎么说他,他都会这般自谦,把功劳推到别人的身上。

    因为三个大内统领绑到一块,都不是孙公公的对手。

    孙公公说大内统领不逊色于他,甚至是敬佩,这可是实打实的笑话。

    也不看出,孙公公一直都是一位从不居功的老好人性格,大重臣秉性,所以才会受到自己师兄的重用,也受到了全朝百官的敬重。

    大齐皇帝都换了两届,孙公公依旧是大内总管,掌握宫内大大小小的事务。

    同时也随着孙公公带人离开。

    这时一直在后方跟着的清哥等人才敢上前。

    张封见到他们,又看了看后方跟着的钱城主,向着清哥等人吩咐道:“你等先行去往刑部,整理一下肖城主的案子。”

    刑部,在帝都中心的西边。

    张封也是想着先找刑部的人,让他们筹备一番,作为陪审,参加之后的审讯,显示‘王爷公正’。

    然后一同去宫内的大理寺,开始审理钱城主与他兄长,肖城主的案子。

    事情越早解决越好,这没什么好耽搁的。

    说实在点,钱城主出了不少力,不能过河拆桥。

    也在张封吩咐下去,

    清哥等人眼看着回到帝都,回到王爷的地盘,这也没有二话,就去做了。

    张封则是带着钱城主回府,安顿一下他。

    随着时间过去。

    清哥等人做事周到,事情也很顺利。

    刑部当天下午就派人去往大理寺,开始整理案卷。

    大理寺卿得到消息,也命人出帝都,邀请当事人的掌门前来。

    这邀请,需要时间。

    所以张封才先安排了一下钱城主,预示这事自己管了,让他不要着急。

    也在第二天清晨。

    早朝落下,张封在刑部尚书与两位侍郎的陪同中,也带着钱城主去往了大理寺。

    等来到大理寺,大理寺卿相迎,又一同来到三层,宽阔的审讯室内。

    张封看到刑具全部被撤掉,如今只有一张桌案摆在正首位置,肖城主的案宗在上面。

    包括被关押的肖城主,也第一次出了牢房,正在审讯室内站着。

    张封带人走进,摆手让再次见面的兄弟二人团聚。

    钱城主一时也红了眼睛,跑到肖城主旁边,诉说着对不住兄长的话语。

    张封没有多心去听,而是望向旁边的大理寺卿,询问道:“昨日刑部的人,是否已经和伺大人说过,本王要再审此案?”

    “说过..但..”大理寺卿疑惑道:“王爷..此案的证据确凿..怎么会是冤案?”

    他说着,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当看到王爷望着他,一时间心里一震,吓得不敢说话了。

    “人什么时候带来。”张封见到他不多言,才坐到了桌案前,拿起了肖城主的卷宗。

    并且事实上,张封也知道他很为难。

    要知道这些在野人士,如什么掌门,什么豪绅,只要胆子大一点,不怕死一点,就可以随意栽赃嫁祸,甚至是不考虑任何后果。

    可他们这些朝廷人员,却要奉公守法,一切都讲究一个证据。

    当时的证据,就是肖城主私自传告钱城主,说刑部要缉拿他。

    这事情一下子性质变了,官员犯法,就是大理寺管。

    案宗上清清楚楚。

    张封想到这里,又瞧了瞧前方拘谨说话的肖城主二人,要是自己没猜错,就是肖城主怕连累钱城主,才这么认罪的,也没有喊冤。

    看来,这事要审。

    就等大理寺卿把人带来。

    “下官已经派人去捉拿木掌门..”大理寺卿听到王爷问话,谨慎回答,“应该夜晚之前,就能把人带到。”

    “嗯。”张封点头,又让官吏拿出两把椅子,让惶恐的钱城主和肖城主坐。

    前来陪审的刑部尚书与两位侍郎,也有凳子休息。

    既然等,那就好好等。

    至于大理寺卿等官吏,拿完椅子就站着吧。

    办了如此百年的冤案,不办他们就行了,这还好意思坐?

    而在等待的时候。

    张封念着无事,也回想着一路上的修炼融合,如今的先天雷属性体质。

    总的来说,借助此次融合,除了天赋与底蕴提高以外,自己境界又上升了一个小台阶,达到了洞虚大成!

    可要是按照原先的修炼进度,离洞虚大成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修炼。

    这趟出行,收获匪浅。

    除外。

    魔王死亡的消息,依照孙公公的建议,是能隐瞒两天,算是两天,只要安安稳稳的修炼,一切对于大齐来说就是大势已定。

    但对于张封来说,拖不拖都一样。

    反正现在已经做到了事件四,等事件全部做完,与自己有关的人,有关的大齐,就会受到规则的庇护。

    届时就算是自己离开,大齐统一天下也是早晚的问题。

    或者说,有规则加持,大齐统一的速度,会更比自己踏入仙人境快一些。

    可要是真在这待着,拖着任务不做,等待踏入仙人境。

    这不仅是拖延自己的时间,没个十年八年,进不了。

    也相对的放缓了大齐的进度。

    张封有自知之明,知道个人的因素对比规则的庇护来说,还是太小。

    并且自己在这个世界内的修炼进度,也已经达到了顶尖,所以才要十年八年,比不上规则庇护。

    毕竟这个世界内该拿的东西都基本拿了,该有的加持也都加了,再没有更高级别的物品下,修炼速度已经定型。

    但要是去往更高的世界,获得更高的宝物,这上升的空间还会有许多。

    且也在张封思索的时候。

    大约四个时辰过去,时至下午四点。

    在大理寺卿着急却又保持笑容的等待中,外出的办案人员,终于把那位掌门给押过来了。

    同时,那位进入大理寺内的木掌门,本来还在疑惑朝廷为何传唤自己,说着填写宗门信息。

    但等如今,他见到记忆中的钱族长、被自己陷害的肖城主,这段尘封百年的记忆,又一次唤醒。

    他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旧案重提,而不是什么来帝都填写宗门信息。

    一时间,他心里紧张了,可是面相上还是一副疑惑的模样。

    不过等他稍微扭头,见到旁边站着大理寺卿,与身穿王袍,坐着的王爷,还有刑部尚书等朝廷大员。

    这心神又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疑惑的神色变为了恐惧。

    “小人见过王爷!”

    掌门纳头便拜,心里还在组织着语言,感觉此行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稍微言语出错,怕是就要人头落地。

    张封见到人来了,又见到钱城主露出愤恨的模样,知道这人就是当事人,于是也不二话,直接询问道:“百年前肖城主冤案一事,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张封言道此处,目光平静的望向木掌门。

    “这..冤..冤案,我..小人..”掌门面对王爷的审讯,尤其还见到王爷明显是一副,‘你必须认罪,不认罪,案子也是这样定,你必定会死。可要是认罪,你尚有活路’的样子。

    掌门看到王爷这个‘以公谋私’的杀人架势,知道再次编造谎话,百分百会死以后,心里盘算了瞬息,就一股脑的把事情全部说了,

    “王爷..小人也是一时糊涂啊..

    是因为百年前,肖城主奉朝廷令,要划分香火土地..

    我等得知这个事情,知道本该是我等私自贪有的溪山村香火,要被划分出去..

    所以..小人才一时糊涂..以钱族长为引子,借机算计了城主..想把城主调离本城,这样就会拖延划分的时间,让小人有一些运作的机会..”

    “原来如此。”张封听到这个事,就把目光望向了旁边的大理寺卿,“这就是你们大理寺办的案?

    一审就能出结果的事情,反而把我朝忠心耿耿与重情重义的城主关进了大狱,放走了这些阴谋诡计的小人?”

    “王爷息怒..”大理寺卿看到王爷质问,怕王爷真的动怒,于是根本不敢做解答,只剩跪拜请罪。

    怪就怪,当时正值土地分化,事情太多,此案他大意了。

    肖城主也是个直性子,怕牵连结拜兄弟,就一人扛着认罪。

    从头到尾没人喊冤,案子就这么定了。

    要不是张封前段时间,感觉肖城主一身正气,不像是有罪之人,前来询问,还真的冤死了肖城主,这位重情重义的忠臣。

    “王爷..”掌门见到大理寺卿这么大的官,都好似自身难保以后,更是眼皮子直跳,觉得自己好像是说错了。

    还不如抗拒从严,一句话咬到死,就说没有嫁祸,说不定事情还有回家的机会。

    张封是没管他想那么多,反而是望向旁边一脸激动不已、沉冤昭雪的城主问道,

    “这百年时间过去,肖城主若是忠大齐的心依旧,还愿为天下百姓操劳,为朝廷效力,本王可以向太子言告一声,让他举荐你为吏部侍郎一职,监管大齐上下官员,以免再发生此事。”

    张封说着,是自身代表朝廷,向着忠心的肖城主表达了歉意。

    毕竟这关百年,的确是太让人灰心。

    再多的热血忠胆,说不定也能被时间磨却。

    所以,有过当然就有赏。

    为表达对于肖城主的重情重义。

    张封这次想利用自己的权利,破格让之前‘中心权利’边缘外的肖城主,进帝都六部为官,且挂侍郎官阶,官职三品以上,就相当于靠近了大齐的核心。

    这要是让没有家族底子,没有任何关系,属于白丁的肖城主慢慢来,估计百年时间过去,最多就是换成了更大城池的城主,不可能调动到帝都内,在进入六部。

    因为六部内,任何侍郎以上的高位,都是给的内部人,有传承、或者有家族底子的人。

    说到底,六部侍郎的权限太大,已经可以在一城内立香火传承,开始创建家族。

    这关于一个家族的兴衰,开端,甚至将来以后,他们的后人还会入职朝廷,沿袭职位。

    朝廷对此肯定慎重。

    百官也会对这利益上的事情操心,想知道往后的盟友、或政敌是什么品性。

    但现在有王爷一言落下,再加上肖城主的确是蒙冤百年。

    这事情要是上报过去,为肖城主谋个香火传承,基本没人不同意。

    同样的,肖城主听到王爷不仅为他洗刷冤屈,又为他安排出路,顿时感激涕零,实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感激。

    刑部尚书见到,也把一切记录在案,等末了,写到木掌门的事情,才向着王爷问道:“王爷,木掌门诬陷朝廷命官,此罪理应当斩,不知何时执行?”

    “肖城主的百年牢狱之灾,怎能是简简单单的处斩,就能圆上去?”

    张封反问一句,又提笔书写,顺手拿起大理寺卿的官印,盖上,“先把此人关至幽牢,封闭六识。

    等百年之后,若人未死,再行问斩。”

    张封说到这里,扫了一眼瘫倒的掌门,才望向前方跪着不敢言语的大理寺卿等官吏,“你等,也要引以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