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武侠修真 > 捡漏 > 3496无解的神仙局

3496无解的神仙局

作品:捡漏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金元宝本尊

    曾子墨默默点头,平平静静说了一个字:“好!”

    久久没有见面的女孩们相聚在一起,欢快的笑声此起彼伏,让这个初冬的寒夜不再寂寞。

    但相聚总是短暂的,第二天一早,金锋就出现在了黄建所在的总部。

    这一天,金锋亲临现场,在黄建总部打起了杆子。以考古的名义把总部大楼门口挖了一条长三十米,宽二十米的大口子,彻底堵死大楼的出口。

    随着金锋的这一挖,也彻底挖出了神州文保系统的威风和威名!从这一天开始,神州文保也就成了天都城无数单位的噩梦。

    如果说夏鼎的时候,文保只是手雷,那么现在的金锋时代,文保,就是核弹。

    当天下午,金锋乘坐专机直飞天阳城,再转直升机抵达天阳山。

    姜钟活死人墓方圆十公里范围内早已被山海地质队戒严,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金锋在这里待了一晚上,翌日飞抵黄河一线现场。

    当老货们迫不及待准备连夜开工的时候,金锋却是下达了新的命令。

    “全线停工!”

    停工的理由很简单,黄河寻祖项目的环保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那就是等着人送钱上门。

    金锋离开天都城的这一天,天都城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在听说金锋挖了黄建总部消息时候,吓尿的马文进握住马大娘的手声泪俱下:“老婆子,这回要您出马了。”

    “我这个院长,怕是要……真要完了……”

    “我这个做了一辈子院长的人,还不如你一个街道办的看得明白呀……我真是后悔了呐。”

    说到此处,马文进钻进马大娘怀里更咽难当,全线崩溃:“你去金锋家串串门儿,给子墨和金贝送点鞋垫儿去吧。”

    “你是不知道啊,小金锋给人把暖气管儿都给挖了。今年都黄建他们都甭想再取暖了。”

    马大娘拍拍马文进的脑袋,淡定如斯的叫着胖子:“你就甭担心了。你在人小金眼里边儿,也就是个不折不扣彻头彻尾的小人。”

    “人小金都懒爱搭理你。”

    马文进昂着脑袋,傻傻看着自己的老板,呐呐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腾的下,马文进一骨碌翻爬起来,擦去泪水,大摇大摆出门上班。直把马大娘看着摇头,嘴里叫着没救了。

    这一天,叶布依在详详细细看过各方资料之后,默默打开金锋送给自己的香烟点上一支,闭着眼睛想了好久好久。

    “呵呵,三霄娘娘摆九曲黄河阵。要斩十二金仙的顶上三花消胸中五气毁千年道行。”

    “厉害了!”

    “又要有得忙了!”

    “嗯……”

    “不对!”

    忽然下,叶布依睁开眼睛,两道神光迸发,猛地间坐直了身子。

    “这个局,是、万仙阵。”

    “金锋这头大毒龙是在做最后殊死一搏了呀。”

    “到底他遇见了什么事,要把这种自杀式的万仙阵都给搬出来?”

    封神演义中,在十绝阵、九曲黄河阵、诛仙阵失败之后,通天教主压上了自己截教所有的老本摆出了万仙阵。

    这一场赌气运之战的大阵虽然没有诛仙阵杀伐那般重,但死伤却是极为惨烈。截教的老底子都被打光。几个嫡传弟子还做了人家的坐骑。

    最后就连通天教主都被收服带走。

    喝着金锋送的黄金菊,抽着金锋送的哈瓦那雪茄,叶布依微闭着眼静静冥想,梳理金锋的布局和战法。

    李家在国内的布局自己已经窥到了门径。聂长风和自己找的人都是曾经的顶级谍报分析专家,从龙虎山大战之后组建到现在五个月时间,已经把李家在国内的棋子查了一半多出来。

    查李家其实并不难。

    从他们在国内的投资开始入手,顺着线往上摸,挨着挨着捋过去就行。

    这是商业的一条线。非常简单轻松。

    李家的暗棋则通过其他方式查。虽然很难查,但这难不倒叶布依。

    从李家爆出来的那些死士入手,查他们的人际关系,很快就打开了局面。

    在神州,只要自己想查。祖宗十八代都跑不掉。

    越查,叶布依越有兴趣。越查,叶布依也越发的惊骇,甚至是恐惧。

    到最后,这惊骇与恐惧又变成了愤怒。

    随着金锋和李家的斗争不断激化,李家跳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叶布依掌握的情报也日益激增。一个个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大佬,一条条大鱼也浮出水面。

    这泼天的巨网慢慢收紧的时候,叶布依也吓得亡魂皆冒。甚至于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在叶布依的职业生涯中,这是他第一次站在十字路口犹豫不决。

    不过,叶布依还是毅然的选择了直走。

    再难也要插下去。这是自己对老总的承诺,对聂长风的承诺,也是对金锋的承诺。

    桌上传来一阵阵悠扬的音乐,叶布依也跟着哼哼了起来。等到手机响起第七声之后,叶布依才提听电话。

    “嗬。挖了黄建总部大楼门口……”

    “这也叫事儿!?”

    “把人金总关了八天七夜,结果证明人金总是冤枉的。这不是打他们自己的脸?”

    “还不允许人金总用自己的钱给自己的人发装备做环保了?”

    “这叫什么事?啊。人金总还给我送了烟和茶,是不是也要把我叶布依弄进去三天三夜不准睡觉?”

    “合着只准黄建他们抓人审人,就不准金总做文物普查考古了?”

    “天底下有这本书卖?”

    “咝。挖了他们的暖气管儿?还挖了他们的电缆?”

    “呵呵呵,知道了。挖就挖了呗。没暖气没电就不能办公了?”

    “艰苦朴素的精神去哪儿了?”

    “真是的。这种小事……以后多给我报报。”

    放下电话,叶布依笑了起来。

    这一笑,叶布依顿时灵光一闪,立刻站起身拿出笔来写下了两个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字符。

    黄河考古一线全面停工,金锋却并没有因此有半分的松懈和休息。

    金锋以天阳山考古名义爆出九州鼎和赊刀人的消息,意味着全面大战,已经打响。

    从欧罗巴圣山归来的那一刻,金锋就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彻底解决所有事情的机会。

    这个局,金锋并不想做。

    因为,这是一个无解的杀局!

    曾经金锋想要把这个杀局留在最后,但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

    郝华星这次的出手让自己彻底对李家丧失了最后一点点的慈念。

    这一次李家的对方攻势之凶猛,从利用杨暮雪开始,一环扣一环,一杀接二杀又连着三杀,环环相扣步步现杀步步绝杀。把所有的杀招都演绎得淋漓尽致。

    要不是最后张秘书洪小涛曾天天还有聂长风来救捞自己,自己早就身败名裂成为万众唾弃自己坟墓的对象。

    这种杀局,就算自己来做,也不过如此。

    凭郝华星这头毒蛇,还没这么大的本事。

    小雪,也没这个本事。

    做局的这个人,不用说,除了李文隆和李海云之外,剩下的无非就是袁延涛。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己就完了。

    自己还是太小看李家了。

    逼不得已之下,金锋才把本应是最后才用的杀局给甩了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

    赊刀人的消息足够让李家闻风而动,大鼎更是能叫李家倾巢而出。

    最重要,大鼎还能把三大势力加上隐修会全部引出来。

    一举多得对付李家。

    一个大鼎再杀五家!

    这个局,神仙都他妈破不了!

    都他妈乖乖的给老子滚进口袋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