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 港岛枭雄从1950开始 > 012 一出好戏(新书求支持)

012 一出好戏(新书求支持)

作品:港岛枭雄从1950开始  |  分类:  |  作者:社会我秋哥

    审讯室内,雷洛正在同烂zui华讲‘道理’。

    这时,审讯室的大门被人打开。

    接着,秦枫在前,狗熊在后,两人从门外走进来。

    烂zui华看见狗熊之后,原本有些晦暗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他大声喊道:“大佬,这两个死差佬玩yin的,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烂zui华太过于兴奋,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狗熊那yin沉到都能挤出水来的脸色。

    “他们怎么yin你?”狗熊走到烂zui华身边淡淡的说道。

    “隔山打牛咯。”烂zui华回答道。

    隔山打牛就是在击打的部位垫点东西,比如书,毛巾等等,让人看不到伤口。

    ‘啪!’狗熊重重的一巴掌拍在烂zui华的脸上。

    他怒喝道:“你说说我这招叫什么?”

    “大佬,你?”烂zui华双手被手铐反扣在铁背椅子上,一脸不解的看着面前的狗熊。

    ‘啪!’狗熊又是一巴掌拍在烂zui华另一边的脸颊上。

    接着,他伏在烂zui华的耳边,轻声喝道:“烂zui华,老子今天被你害惨了,你tmd赶紧把你偷Y国佬的东西给交出来,不然的话,你tm就去死好了,我保不了你!”

    烂zui华听完狗熊的话,脸色骤然变成雪白,他知道,像他这种人没有社团撑腰,警署的人想把他搓圆就搓圆,想拍扁就拍扁,甚至找个由头让他出不去警署都有可能。

    “大佬,我可是本本分分为帮派做事啊!”烂zui华看着狗熊求饶道。

    此时的狗熊已经被刚刚秦枫给气懵了,此时看见烂zui华居然还敢顶自己,顿时一顿邪火就冒了出来,抓住烂zui华的脑袋就往自己的膝盖上面撞,痛的烂zui华直喊长官救命。

    眼前的这一幕让雷洛都看懵了,他扭头看着秦枫问道:“阿枫,这闹的哪一出啊?”

    “帮派大佬遵纪守法,铁面无私整治违法小弟。”秦枫笑着说道。

    烂zui华这种体格的人,被身高体壮的狗熊整了几下之后,已经让他昏了过去。

    “阿枫,在这么下去要死人的,要不要让这个光头停手?”雷洛有些着急道。

    秦枫笑道:“狗熊大佬铁面无私大义灭亲,我们怎么好意思去阻止他呢?”

    秦枫说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狗熊听清楚。

    而狗熊听完秦枫的话之后,也清醒了过来,他看着已经昏迷的烂zui华,又扭头看了眼正在看戏的秦枫与雷洛,接着重重的哼了一声。

    “阿洛,接点水过来,天冷,别让烂zui华睡太久了,容易感冒!”秦枫淡淡的说道。

    很快,烂zui华便被水从新泼醒,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是有些不成人形,整个脸到处都是浮肿淤血,极为恐怖。

    烂zui华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大佬狗熊,吓得他整个人都缩成一团,这个时候,狗熊冷冷的说道:“烂zui华,我在说最后一遍,赶紧把你偷鬼佬的东西交出来。”

    烂zui华知道,自己这一关是拖不出去了,他抬起头,看着狗熊笑道:“大佬,你确定要知道吗?”

    烂zui华这笑容在他肿胀到不成人形的脸上显得非常的诡异,这也让狗熊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不过,狗熊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叫你说,你tm就说,废这么多话,嫌自己命长是不是?”

    “我在鬼佬家里除了偷了800港币现金之后,就偷了一块玉佩,那块玉佩已经给了陈忠民,14k在九龙城的**红棍陈忠民!”烂zui华笑着说道。

    听到14k这个名字,狗熊顿时脸色一变,相比于他们这些福字头,潮字头,和字头的帮派来说,这14k是真正的狠角色,这帮国民党溃兵,虽然在北边被打的嗷嗷叫,但是到港岛之后,却打的他们这些字头也是嗷嗷叫。

    这陈忠民在九龙城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身手好,出手狠,让14k硬生生从福字头的zui中抢下了一块ròu吃,现在九龙城的毒品来源百分之六十来自四邑帮的福字头社团,剩下的份额就是14k1的。

    如今这玉佩落到这种狠人的手里,狗熊再也不敢多问。

    狗熊扭头对秦枫说道:“秦长官,话我帮你问清楚了,接下来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秦枫微微点头说道:“多谢狗熊大佬了,你可以走了。”

    狗熊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枫,接着便转身离开,然而在走到秦枫身旁的时候,狗熊淡淡的说道:“秦长官,我提醒你,陈忠民可不是我,别为了以前功劳把自己命都搭上,那样可太不值当了。”

    说罢,狗熊便径直离开了审讯室。

    秦枫此时的脸色极为平静,他当然知道狗熊不会这么好心提醒他,他这么说无非就是要给秦枫压力,让秦枫进退两难。

    “阿枫,14k我也听说过,据说他们连鬼佬都杀,要不我们算了吧……”虽然说这话很不甘心,但是雷洛也不想让自己与自己的兄弟陷入险境,毕竟功劳以后有大把,但命只有一次。

    秦枫拍了拍雷洛的肩膀,笑道:“阿洛,你放心,我这个人最惜命了,没有十足把握我不会出手的!”

    不过雷洛不知道的是,秦枫还有半句话却没有说出口:陈忠民在他秦枫的眼里,比烂zui华并没有强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