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 网游小说 - 死去活来在线阅读 - 第八章:战前准备

第八章:战前准备

        接下来的比赛就是全员上场的团体赛了。比赛完当天的晚上,青樱邀了杰西卡跟学姐还有神帝来家里住。

        “呀啊!有熊啊!”别担心它不会吃人也不会伤人的,长官老妈教育得很好的。

        “熊大这几位是我的客人,不能伤害他们啊!”

        “放心吧!大小姐,因为要是我这么做铁定第一个成为你们胃中的食物,或是今天的主菜,要不然就是冷藏室的备用食物。”熊大大哥有必要把自己说得那么绝吗?

        “那么,请进。”青樱招呼学姐她们进门,说实话,熊大先生不仅是这里的护卫,还是小时候攻击学姐的那头熊,也是因为它我们才有机会认识这位强得不像话的学姐。当然熊太大哥那件事之前的学姐可以说是比我还弱,但是发生那件事后学姐就开始变强了,还强到不像话。或许是因为学姐本身就有这样的资质了,只是因为她是女生不想伤害他人,所以才局限了自己,我想因为我们救了她,所以才引起了她想变强的想法吧!不过这都是我个人的揣测不能说是正确答案,结果是如何可能要真的亲自问过学姐。

        进了大门,走向了中间的主房子。木子家跟长官家的土地非常大,光是单一个家就能让人迷路了,更别说是两个家大合并家后,青樱她们家的土地方非常大,大得离谱,连后山都有很惊人,要说土地的总范围多大的话,听青樱说估计超过五百平方公里,真的很很恐怖。还有这不包括分家的面积,要是把分家也加进来那就更恐怖了。

        不愧是有四百年以上历史的大家族,我们现在进的这个家不是主家,这只是跟云中城连结着的小分家,要不然每天要上下课不知要花多少时间,这附近是有管制的,没有许可是不能随意经过的,不过因为现在有大赛所以特别开放能通过这,要不然其它路都塞满了人。这也是在大赛前我用公主式抱法抱着青樱上学,途中亲卫队也不敢轻易出手的原因。突然觉得仗着这个家的势力也不错呢!等等我可不能这么想,怎能有这种邪恶的想法啊!我们到了主家的小客厅坐下来谈话,因为大客厅大得不得了,大小好像能容上数万人。

        “钰哥,这两个家的宗家你有见过吗?”神帝问。

        “有啊!青樱跟青衣的爷爷、外公,我都也见过。她们的爷爷可是非常壮的,可以跟杰西卡的爷爷有得比了。”

        “呵呵,如果你把她们这两人都娶了的话,那你就是名符其实的大地主了。”

        “学姐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他们又不会答应。”

        “这可难说了,说不定那两位老头心目中的女婿就是你呢!”这玩笑可是不能随意开的,要是木子家跟长官家打算联合把我杀了,说不定我隔天就是在路旁的尘土。

        “可是娶两个好吗?好像在脚踏两条船。”杰西卡问。

        “这世界可没有所谓的一夫一妻制,要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也是可以的。”神帝回答。

        “学姐,能不能麻烦你们不要再说了。”

        “那换个话题吧。”

        “随便。”

        “我记得木子流的招式不是不外传的吗?为什么钰哥会木子流的招式。”

        “我爷爷亲自教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了钰哥有不死能力后,兴趣大发砍杀了钰哥数千次后害得钰哥不敢出房门。为了做补偿才教他木子流的招式,但是钰哥他只会剑跟刀类的。”突然想起那件事的我对青衣大吼:“你不就是元凶,就是因为你先砍给爷爷看的他才会兴趣大发来砍我啊!”

        “哈哈。”学姐微微一笑

        “没想到钰哥也有这样凄惨的过去,虽说平时已经够凄惨的了”杰西卡道。

        “好了该回归正题,就是关于明天的对手。”

        “这有必要讨论吗?”青衣,这可能也很重要。

        “有的,接下来的比赛因为是六人团战,所以必须先了解对手,因为团战是跟双人战的一样要靠默契在打得,不像单人,单人还可以靠运气或本身的实力来打赢对手,可是团战不同,如果没有相当好的默契,就有可能成为失败的致命伤。”神帝你说得真好,比赛完时范杰西突然宣布之后的比赛是打一天休息三天。虽说可用来做调整和讨论战术,但是他还真胡来,算了他是主办单位,他最大。

        “原来如此。”

        “我已经调查完对手的能力还有大概实力了,但是大意失荆州,虽说对方实力比我们弱,但是他们的合作默契可能远在我们之上。”你什么时候调查的啊?

        “那对手的能力呢?”

        “请看我身后的黑板。”那小黑板,是正常的上课用黑板。这又是从哪里弄出来的啊?我越来越想知道了,神帝他到底把东西藏在哪里。

        黑板上写着

        队长:骨骸?佐罗(兄)

        性别:男

        能力:无限骨骸、无限元素、破甲之枪

        武器:无

        大概实力:S2

        队员:飞燕?佐罗(弟)

        性别:男

        能力:臭鼬之屁、冷笑话

        武器:手提式冰箱,里面好像装了一大堆怪饮料。

        大概实力:S1

        队员:清月?绮丽(双胞胎姐)

        性别:女

        能力:天籁之音

        武器:麦克风

        大概实力:B1

        队员:冷月?绮丽(双胞胎妹)

        性别:女

        能力:恶魔之声

        武器:音响(效率相当好)

        大概实力:A1

        队员:魑?谛听(姐)

        性别:女

        能力:招小鬼、魑魅魍魉。

        武器:魑魅(刀)

        大概实力:2S

        队员:魍?谛听(弟)

        性别:男

        能力:招小鬼、魑魅魍魉。

        武器:魍魉(剑)

        大概实力:2S

        “这次比赛要注意的是谛听姐弟,因为她们的招式非常危险。”

        “那个她们的招式到底是?”

        “魑魅魍魉这个能力相当的危险,那是比招小鬼更危险的招式。虽然类似但差别很大,招小鬼是一种诅咒系的能力,中招者会被小鬼缠上,然后身上的气会慢慢的一点一滴得被夺走,最后累倒,所以还好。但是魑魅魍魉这招就非常不同了,中招者不只是会被魑魅魍魉缠上,它还会一直夺取你的灵魂,并且啃食然后魑魅魍魉会渐渐成长对你作祟然后伤害你,除非施术者被击败或下令停止,否则它会缠着你到你死为止。”还真是可怕的招式,杰西卡已经在一旁发抖了。

        “不过这招的缺点是最少必须有两人有同样的这招才能发动,而且发动者与发动者之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七公尺半。”

        “还瞒棘手的,那要由谁去牵制这两人呢?”学姐你真的很镇静,不像杰西卡在一旁摇头说不要了。

        “她们两个由青樱跟青衣去对抗,还有青樱别使用能力外的一个能力,要不然我会很头痛的。”青樱震惊了一下,我也是,难道神帝知道青樱的另一个能力大概是什么吗?我是有看过一次,那是一个非常强的能力,跟死神的权力有得比的能力。

        “那个放屁小子就交给杰西卡去对付,唱歌两姐妹就交给我跟雷月,钰哥去跟队长打。”总之,我又当肉盾就是了。

        “我还有拟定其它可能因素的对应计划,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真周到,真想知道你平时在做什么,说完后神帝就在一旁写起对策了。

        “那我们先去洗澡。”青樱你们去去再回来也没关系。

        “我也要去,杰西卡也一起来。”

        “咦!”杰西卡就这样被拖走了。

        十五分钟后,她们回来了而且穿着浴衣,但是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很大的变化,青樱有点疲累的样子,青衣则是用杀人的眼神看着学姐,而杰西卡呢?她已经蹲在墙角了,而且还散发着惊人的怨念低气压。学姐则是脸上散发着亮光,好像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

        接着是我跟神帝去洗澡了,在泡澡前我发现到神帝的背后发出淡淡的光芒,虽然很微弱很不起眼。不过我跟神帝一下水后,奇妙的事发生了,神帝周围的水,特别是背部,开始无视地心引力的漂浮起来,“真糟糕,还要把力量再压低才行。”

        “神帝,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以后就会知道的,总有一天,至少不是现在。如果你想提早知道也可以,不过可以帮我向其他人保密吗?我个人不太喜欢让其他人知道我的身分,在云中城知道我身分的也只有少数几个,女王是其中之一。不过雷月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分,我现在只想以你们的伙伴神帝?迪欧加这个身分待在这里,而不是我原来的身分。”我看还是算了,既然有苦衷那我也不多问。

        “那我就不多问,但我想问如果照你说的以后那大概多久以后啊?”

        “大概是在圣战的比赛获胜后吧!”

        “那再问一个问题。”

        “请说。”

        “你到底几岁啊?”

        他已一个制式的笑容回应,便淡淡说到。

        “什么!!!”我吓到了。

        “要保密啊,我也不太想让他人知道。”呵呵,你那样的岁数我无言了。

        回到了小客厅,我穿的是我专用的浴衣,为什么呢?很简单,因为,“呀啊~!”我的惨叫,我又死了!

        “喂!别老是砍死我。”

        “这是第……”我赶紧打断青樱说:”不用念给我听,现在念给我听只会让我火气更大。”

        “呵呵呵,还是这么血气方刚啊!乖孙女。”

        “外公。”这位外表看似非常恐怖,但是非常人慈的老头就是青樱跟青衣的外公。

        “长老我们在来一局。嗯?”

        “爷爷你又输了外公几盘军棋啊?”

        “今天输了两百九十九盘了,再一局就满三百了。”这两个爷爷在青樱跟青衣的父亲和母亲相爱并结婚前,可说是看都看不顺眼的冤家。但是在喜宴上两人喝了一大壶的酒,还喝个烂醉后,虽然不知道过程怎样,但是在那之后他们就成了无话不谈好亲戚了。以上都是听青樱和青衣的父亲讲的,还听了他跟长官妈的爱情史了。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小姑娘你是?”

        “初次见面,虽然不是第一次登门拜访,我是雷月。”上次学姐来探病时,这两位老头子人正在后山,不知道在做什么。

        “哈哈哈,真有礼貌,我喜欢。”

        “原来是蛟龙的女儿,没想到以前那个好战的小鬼也会有这么一个玉丽婷婷的女儿。”蛟龙是大家给雷月父亲的称号,不是名子。

        “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那就是青樱跟青衣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刻意将姓氏分开?”

        “呵呵,为了保住双方的权益啊!如果姓氏是其中一方,那就会造成权势上的斗争,还好第一胎是双胞胎,要不然连我们也很头痛。”我有看过一次他们的斗争,那次闹很大,要不是这两位下任宗家来阻止,恐怕会没完没了。但是也是因为那次之后,斗争再也没有过了,只因为两人都使出最强的能力,全体人员只能乖乖听话,就像是长官妈在教导动物们一样。

        “那旁边这位小哥是?”

        “神帝,请这样叫我。”

        “那个被称为破坏神的人!”确实可以说是破坏神也不为过。

        “能换别种称呼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们那场打斗打得真精采啊!”拜托,我可是为了保护下任宗家少说死了四十几次啊,小心我跟你们要保护费。

        “如果那种小儿科的小打架就能得破坏神这称呼的话,那么等神帝把全部的限制器解除又该说什么?”学姐你这意思是。

        “雷月别泄我底好不好。”还真的有。

        “枫老快来陪我下今天最后一盘棋,年轻人们还有他们的是要谈。”

        ”好~好~,木老你也别急。”

        “啊!对了,你是杰西卡对吧?”木子老头直问杰西卡。

        “是的!”

        “请你帮我转达给那个打铁的说我要订这个东西。”他交给了杰西卡一封信,“材料跟费用我都准备好了,叫他去信上的地方取就好。”就这样两位老头子回去下他们今天的最后一盘棋。

        “好了回归正题吧!”神帝拿出了好几叠纸,上面还有编号。“这是可能会发生的事,你们大概看过一遍。死背不好能活用最重要,不要当垫书橱脚。”是啊,比赛时哪有时间给你再去翻这些来找对策呢。

        一小时后,“终于看完一遍了。”

        “好困啊!”

        “天色很晚了,不如今晚住我们家吧!”

        “也好,这样的话我又能跟青樱你们好好交流一下了。”

        三人惊吓到,我不知为何吐了一个这样的槽:“学姐,要住下来是好,可是别半夜跑去把神帝吃掉啊!”

        “钰哥你被别人吃掉的机率较大吧!”

        “关于这个你放心,反正我今天可能又无法好好睡了。”才说完这句,青樱就从橱柜里拿出绳子把青衣整个人捆绑了起来。

        “姐你要做什么!干嘛把我绑起来。”

        “当然是要让钰哥能好好睡觉啊!”灿烂的笑容下暗藏恐怖的杀意,这就是所谓的阴影微笑法吗?

        “好了大家该睡了,明天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家来特训。”

        不过当天晚上我还是没睡好,因为不知道是怎么逃脱捆绑的,当天晚上死亡次数依然数不清。看来我有生之年真的能破千万的死亡次数,现在死亡次数以相当惊人的数度增加,现在每晚平均少说会死将近五千次吧!

        “真是的,可怜的钰哥又被青衣在晚上砍杀了。”这是猫头鹰大哥在我趴死在地上时说的一段话,复活后我就以相当快的速度逃跑了。当然猫头鹰大哥也回到树上看戏去,跟其他夜行系动物一起看戏,蝙蝠小弟们也有在一旁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