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 言情小说 - 漫威之超级英雄之父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恩情,赏赐(求订阅,求月票!)

第五百二十四章 恩情,赏赐(求订阅,求月票!)

        戴肯的能力与罗根几乎一样,但他却有一项十分特殊,罗根并不具备的能力。

        费洛蒙操控。

        这是一项很特别的能力,戴肯能操控他的费洛蒙以抑制自己的气味,还可以用费洛蒙操纵其他人的情绪和感官知觉,向他人灌输强烈的恐惧感,愉快感,失落感,x冲动和某种对于安全的错误认识。

        有趣的是,他的费洛蒙能力是现实自然的能力,不是心灵能力。

        除此之外,他对一般人的费洛蒙和他们的气味和味道有很强的识别能力,结合他的超级感官和对费洛蒙的掌控,他还可以熟练地判断出周围人的情绪以及身体状况,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

        他正是通过这项能力,来判断麦克和艾玛的情绪。

        看着麦克·肯特和艾玛,戴肯想要操纵费洛蒙,来为两人灌输暧昧的感觉来迷惑他们,但……他不敢。

        白皇后艾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心灵之力拥有者之一,想要操控对方的情绪和感官,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哪怕他的能力属于现实自然,不涉及心灵方面,他也没有把握,三成的把握都没有。

        至于麦克·肯特,他甚至连尝试的念头都没有。

        而找到罗根的关键,也在与这个能力。

        通过罗根遗留下的费洛蒙气息,他能辨别出罗根离开的时间和方向,通过这个信息寻找罗根并不难。

        在他答应帮麦克两人寻找罗根后,便决定立马动身。

        戴肯随手扯下身上已经被扯烂的外衣,找到自己停放在不远处的摩托车后,对着两人吹了个口哨:“嘿!你们两个谁坐后面?”

        艾玛深吸口气,对麦克道:“你应该有办法找到罗根吧?应该有吧!”

        没等麦克回答,一旁的戴肯脸色一凛,急忙道:“我这就走!”

        话落,他骑着摩托快速离去。

        麦克怔了下。

        “这混蛋也不是不怕死。”

        他低语一声,手上出现一张卡牌,将其具现化后,一道光落在艾玛身上。

        艾玛感觉身子一轻,身子缓缓飘了起来。

        “这是飞行的能力,应该可以持续到我们找到罗根。”

        艾玛点了点头,身子飞起,向戴肯追去。

        骑着摩托跑车的的戴肯像是一头狂奔的野兽,在黑夜中急速穿梭着。

        他每行驶一段距离,他都会停下辨别一下方向,然后继续出发。

        但这样的速度还是太忙了,麦克沉吟一声,从半空向下落去,一把抓住戴肯的一条腿,将其倒提着飞了起来。

        戴肯尖叫道:“能换个姿势吗?”

        “不能。”

        麦克淡淡的说了声,带戴肯还想反对时,麦克速度暴增,狂猛的风瞬间灌入戴肯的嘴里,将他的脸扯的变形后,消失在原地。

        看着这一幕,艾玛露出一个笑容。

        心情终于愉快了一点。

        与此同时,东京郊外。

        明亮的月光下,一座外观古朴的高塔耸立着。

        虽然这塔从外面看是一座年代久远的建筑,但实际上,这却是一座高科技实验基地,已经‘死去’的矢志田市朗花费了大量资金建造的基地。

        矢志田市朗,他很久以前就认识罗根了。

        在二战时期,罗根救下了战败的霓虹军官矢志田市朗,而矢志田市朗也因此看到了罗根的能力。

        从那天起,他就将罗根的能力看作上天的恩赐。

        随后,战争结束后,他回到自己家族,继承了家族企业,让其在自己手里发扬光大,成为霓虹,甚至是全亚洲都屈指可数的大企业。

        但,发扬家族企业,并不是他想要的,这只是他达成最终目的——研究变种人能力,得到类似于罗根长寿和快速治愈的能力,甚至于长生不死,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但,他直到成了一个老人,都没有完成自己的目标。

        面对这种情况,他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利用大量的科技为自己延长寿命,甚至不惜冒着企业破产的风险,终于研究出了一种夺取变种人能力的科技。

        于是,他让人找来了罗根,以想要帮助罗根解脱长生的痛苦的姿态,想要罗根将自己的能力交给他。

        但现在的罗根,有妻子,有即将出生的孩子,有学生,有朋友,生活算的上是美满的罗根,怎么可能答应矢志田市朗?

        而在罗根拒绝了他的请求后,矢志田市朗第二天便‘死亡’了。

        当然,他并不是真的死亡了,而是选择了假死,然后以托孤的姿态,将自己的孙女矢志真理子托付给罗根,让罗根保护真理子,并将罗根找借口暂时留在日本。

        他知道,只要自己显露出一点让真理子继承矢志田集团的意思,他那狠辣的儿子就不会放过自己的女儿,因此必将与罗根产生冲突。

        到时候隐藏于暗中的他,将找机会利用孙女,将保护孙女的罗根引到自己的实验室,到时候利用自己研发出的装置,转移走罗根的能力。

        听着矢志田市朗缓缓讲出自己的计划,罗根脸色平静。

        “你说完了吗?”

        罗根的语气冰冷,看着眼前的卑鄙小人,直感觉无比的恶心。

        矢志田真理子站在一旁,目光在罗根和自己爷爷身上转了圈,心里除了焦急和无奈之外,还有被当做棋子的悲愤,以及对罗根的担心。

        矢志田市朗看着罗根,叹了口气,语气悲伤的道:“你当初既然救了我,现在为什么不救我呢?”

        罗根嘴角抽搐了下:“我第一次对救人这件事感到后悔。”

        矢志田市朗平静道:“我不会让你后悔的,所以将你的能力交给我吧。”

        罗根咧嘴一笑:“做梦!”

        伴随着他的怒吼声,艾德曼利爪从他的指缝中伸出,像一头疯狂的野兽般冲向矢志田市朗。

        见状,守护在矢志田市朗周围,由矢志田家族培养出的的忍者们,向罗根杀了过去。

        呲呲!

        双方霎一接触,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割裂声便响了起来。

        一枚枚暗器飞向罗根,罗根丝毫不惧,只是护住自己的双眼,任凭那些暗器落在身上。

        噗,噗!

        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剧痛疯狂的刺激着罗根的神经,非但没有让他的动作有一丝迟滞,反而让罗根的速度又猛的涨了一截,双臂一展,像是一头恶狼般扑进了忍者之中。

        瞬间,一柄柄武士刀被切断,而与其相随的,是飚飞的鲜血。

        看着这一幕,矢志田市朗叹了口气。

        “我真的很不想看到这一幕的,为什么他不安静的接受自己的命运呢?他活了这么久,应该已经活够了吧?”

        听着矢志田市朗的喃喃声,站在他身边,留着金色长发,穿着绿色紧身衣,身材火辣的女人吐了吐自己那像是蛇信一样的舌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如果不是矢志田市朗给了她无法拒绝的价格,她才不会帮这个全身都透着腐烂味道的老东西做事。

        没有听到回应,矢志田市朗皱了皱眉:“毒蛇?”

        名为毒蛇的女人摆了下自己那水蛇一样的腰肢,轻轻伏在矢志田市朗耳旁,用柔媚的声音,缓缓说道:“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老板。”

        “哼!”

        矢志田市朗对毒蛇的敷衍十分不满,但在看到罗根身上的伤并没有愈合后,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赞道:“你研究出的东西做的不错。”

        在罗根去矢志田庄园见他时,他便让毒蛇找机会,将一只可以抑制罗根愈合能力的机械虫放进了罗根的身体中。

        现在看来,那东西应该是生效了。而也正是因为这个东西的存在,艾玛才用脑波仪感应不到罗根的存在。

        与此同时,战斗中的罗根也发现了这诡异的情况。

        呲!

        不沾一丝鲜血的利爪从一个忍者的下巴上抽出,罗根看着不远处,与自己再无阻隔的矢志田市朗,轻轻喘息着。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眼中闪过震惊之色。

        他的能力?这是怎么回事?

        罗根怔了下,随即愤怒的看向矢志田市朗。

        虽然他还不知道原因,但这异常的情况,肯定与对方有关。

        但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因为他马上就能解决掉搞出这种情况的人了。

        罗根深深的吸了口气,全身的肌肉有规律的起伏着,随即他缓缓吐出这口气,对矢志田市朗嘲讽道:“就这种程度?也敢说让我不后悔?”

        矢志田市朗眼眸闪烁了下,在罗根即将冲向他时,他低语道:“动手。”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个身穿黑色忍者服的忍者在悄无声息间出现,像是一面墙般,再次挡在了罗根和矢志田市朗之间。

        看到这一幕,罗根嘴角一抽,低骂道:“法克!”

        能不能当他刚刚什么也没说?

        但下一秒,罗根全身的力量爆发,再次冲了出去。

        现在的情况对他很不利。

        他的伤口不能恢复,再拖下去他可能会因失血过多而昏过去。

        在昏过去之前,解决了矢志田市朗。

        罗根再次杀入人群,艾德曼利爪让他无可阻挡,在付出身上出现一些伤口的代价后,他终于冲破了这些忍者的防线,伴随着愤怒的吼叫声,整个人像是一头扑向猎物的野兽般,猛的跃向矢志田市朗。

        矢志田市朗虚弱的出了口气,艰难的移动了下手指,按了下手边的按钮。

        下一秒,在罗根的爪子即将落在矢志田市朗身上时,一个通体银色的巨人从矢志田市朗身后出现,用自己的金属身躯挡住了罗根的艾德曼利爪。

        罗根看着那没有一丝伤痕的金属躯体,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能挡下他的利爪,这金属是振金?还是艾德曼合金?

        不等他脑中的疑惑落下,那银色的巨人武士,便猛的转身,挥刀斩向了罗根。

        罗根向后躲去,却扯动了身上的伤口,身子失去平衡,险之又险的躲开那锋利的刀刃。

        但那急速挥动的武士刀,却又猛的斩了下来。

        罗根急忙用利爪弹下,但那恐怖的力量却直接压弯了罗根的双腿,让罗根单膝跪在地上苦苦支撑。

        “罗根君,作为你将能力送给我的赏赐,我将赐给你死亡,解决你长生的痛苦。”

        矢志田市朗一边说着,一边被一条条将他和银色武士连接在一起的银色金属管线拉拽着移向银色武士。

        这副艾德曼合金铠甲,不但是他为自己制造的对付金刚狼的武器,更可以维持他的生命。

        罗根艰难的抵挡着落下的刀,身上的流血的伤口,更像是喷泉一样,在不停的渗着血,让其变成了一个血人。

        就在这时,银色武士的头盔中像是闪过两道冷光,却是矢志田市朗已经穿上了银色武士铠甲。

        虽然他已经是一个随时都会断气的老人,但只要穿上这东西,他将成为一个十分强大的敌人。

        “叫给我吧,罗根君!”

        矢志田市朗呢喃着,在罗根剧烈缩小的眼眸中,另一只手又抽出一把武士刀,刺进了罗根的肚子中。

        罗根怒吼着,但还是感觉身体中的力气不断的抽走。

        他失血太多了。

        轻轻甩了下手里的刀,矢志田市朗将罗根甩飞出去,随后大步走了过去。

        他紧紧握着手里的武士刀,触发武士刀的开关后,那由艾德曼合金铸造的银色刀刃染上了一抹代表炙热的橙红色光芒。

        “感恩吧!”

        矢志田市朗低声说着,对着罗根的爪子斩了下去。

        只要斩断罗根的利爪,他就能利用银色武士铠甲中附带的能力提取装置,通过吸取罗根的骨髓,将罗根的能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就在那通红的刀刃即将斩下时,矢志田真理子猛的出现,挡在了矢志田市朗的刀前。

        矢志田市朗的刀微微一顿,道:“让开,真理子。”

        “不!”

        矢志田真理子坚定的摇了摇头。

        简直,将罗根带来霓虹的雪绪也冲了出来,抽出手中的刀对准了矢志田市朗。

        矢志田市朗看着两人,道:“你们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这两人,一个是他收养后当做女儿养的人,一个是他的亲孙女,现在却都挡在他面前,阻止他即将到手的长生?

        矢志田市朗苍老如树皮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