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武侠修真 > 从倚天开始当少帅 > 第八章:新任务【剑压先天,威当盖世】(新书求收藏)

第八章:新任务【剑压先天,威当盖世】(新书求收藏)

作品:从倚天开始当少帅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二八年华

    见得这一幕,三个武当弟子顿时面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就算宋青书今日跌落神坛,往日光辉形象被人撕了个体无完肤,他依然是武当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不是这三个普通弟子能惹得起的。

    何况,宋青书的父亲,可是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

    光这背景,就不是他们能比。

    “宋师兄,你消消气,那小子虽然剑快,但料想快不过宋师伯!”

    “正是!宋师兄你不至堕了武当威名,看那其他门派弟子,哪个能在那魔头剑下撑上一招?宋师兄能挡到三招,已是人中龙凤!”

    “不错,就算宋师伯战他不过,我武当掌门张真人,难道还收拾不了他?”

    砰!!

    宋青书猛地一拍桌子,把桌脚都给震裂开来。

    “胡说八道!我爹会战他不过?”

    你们知道什么?

    我不是为了武当威名而气,我是为了我宋青书的威名而气!

    同辈众人,年龄相仿,身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为何会败成这样?

    为何会败得如此彻底?

    他想不通!

    宋青书此刻再也没有了翩翩公子的气度,他咬牙切齿,狠狠咬了咬牙关。

    “我等回山,定要请得师伯或爹爹出马,燕尘...等死吧!!”

    ......

    沧州城外,一处简单营帐。

    周芷若在帐前坐着,纤臂环膝望着篝火,怔怔出神。

    天色已经晚了,贝锦仪只是受了轻伤,丁敏君虽然只是脸庞高肿,但心气郁结,更受了内伤,此时两人在帐里歇息,其余两名峨眉弟子前后服侍。

    峨眉派弟子有五人从白山上逃了下来,比起武当派来虽然好些,但也好不到哪去。

    丁敏君从下山开始,口中的污言秽语便没停过,到了安全地界更是口无遮拦。周芷若听得心思烦乱,便独自出帐,想要静坐一会儿。

    不出来不要紧,此刻她吹了夜风,望着月亮,周芷若心中忽的满是那笑容和煦,白衣胜雪的快剑少年。

    燕尘,现在在做什么?

    他有没有把那些剑下亡魂妥善葬了?

    他的剑为什么那么快?

    他为何不愿杀我?

    难道,真的因为是我生得漂亮?

    周芷若少女心思,小脑袋里无数个问题想问,想到最后一句时,她不禁俏脸微红。

    又想到燕尘抚她的脸,摸她的手,红霞早已蔓到了耳根。

    “宋师兄要把他们杀得鸡犬不留,当真是错了么?”

    想起往日惺惺作态的宋青书,今日如此狼狈的滑稽模样,周芷若唇角又微微扬起。

    她柔肠百转千回,终究化为一声轻叹。

    “希望下次见面,我们不要再拔剑了...”

    ......

    白驹过隙,转眼间已是第二天了。

    江湖上走得最快的不是侠客,不是驿马,不是青翼蝠王。

    而是消息!

    白山军少帅一人一剑,让各大门派铩羽而归的事,只一晚便传遍了沧州城,也不知消息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少林派本来没在,最后也被添油加醋添了进去,说成了六大门派围攻白山军。

    以讹传讹,传到最后,甚至连灭绝师太、武当七侠都在昨天那一战败在了白山军少帅的手中。

    沧州城中,明教分坛。

    一个虬髯大汉端坐首位,手里拿着一卷飞鸽密信,一边读一边皱眉头。

    正是明教沧州分坛的坛主,常遇春。

    “白山军不是一qun不中用的草寇么?怎么会有这等人物?”常遇春看着密信上的线报,百思不得其解。

    明教虽然蛰伏,但暗地里的耳目信众极多,消息灵通无比。

    常遇春拿到的,自然是第一手消息,并非以讹传讹的版本。

    “哈哈哈...”

    忽然,屋外一声长笑,旋即大门猛地洞开,一道青影携风而入,身法诡异飘忽,如鬼似魅,直冲主座上的常遇春而来。

    周遭侍卫看不清人影,惊恐万状,便欲上来相救坛主,没想到常遇春大手一摆,长身而起,面露喜色。

    “韦蝠王果然重情重义,重出江湖!”

    众人听见‘韦蝠王’三个字,当真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个退出明教的原护教法王,竟会决定复出江湖,喜的是明教有了此人,中兴有望!

    “哈哈哈,常兄弟,别来无恙?”

    青影一闪,便在常遇春身侧的椅子上飘然坐下,那是个青袍男子,约莫四五十岁年纪,此刻面带笑容,朝常遇春说道,“我来时,听闻沧州城出了一位少年俊杰,可有此事?”

    “少年俊杰?”常遇春先是皱眉想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蝠王说的莫非是白山军少帅,燕尘?”

    “正是,听说他一人一剑,力敌六大门派掌门,我看,多半是假吧?”

    青翼蝠王脱离明教多年,对白山军这种山贼草寇本就不甚了解。

    “哪能有真?”常遇春摇头苦笑,“一人力敌六大门派掌门联手,恐怕就连阳教主都未必做得到。”

    此时阳顶天早已失踪多年,明教也分崩离析。

    “圣教主武功鬼神莫测,常兄弟可别长他人威风!”韦一笑shen手掸了掸靴脚,淡淡道。

    常遇春凛然,点头称是。

    “不过,我倒对那少年ting感兴趣!”韦一笑道,“听说这白山军不光跟六大门派作对,还是一支抗击鞑子的义军?倒是很合我老蝙蝠的脾胃!”

    “蝠王请看此信!”常遇春拿起手边的那卷密信,递给韦一笑。

    信上情报十分详细,连各大门派折损人数都标的明明白白。

    韦一笑看了一遍下来,眼光大亮。

    “好好好...”青翼蝠王纵声长笑,放下书信,看向常遇春,“常兄弟,这少年我是非见见不可的了,如果你也有兴趣,明日一同去看看如何?”

    “兴趣自然有!这少年虽然并未击破六大派掌门,但一人一剑斗败百余各大门派弟子,绝对也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常遇春点了点头,“如此人才,若能招致麾下,必是我教一大助力!”

    ......

    白山上,燕尘正在闭目打坐,修炼《明玉功》。

    忽然,系统提示音在脑中响起。

    “叮,新任务发布:剑压先天,威当盖世!”

    “宿主已跻身当世一流高手的境界,但距离天下第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避免停滞不前,请宿主击败一个更强的对手,打出更响亮的名头!”

    “任务:击败一个先天境界高手(进阶:让对手甘愿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