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新卡夜阁 > 武侠修真 > 我是鸠摩智 > 第19章 各退一步吧

第19章 各退一步吧

作品:我是鸠摩智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鹿璟村

    咣当~~

    就在这时候,大殿深处响起了一阵钟声,接着一个身穿红袍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便是宁玛派上师。

    “上师。”

    众多宁玛派长老和弟子都是无比激动,上师就是他们的定海神针,只要上师出现,那么他们就不需要惧怕什么了。

    但是一些长老脸上却是露出担忧之色,经过上次一战,直到现在上师的伤势还没有好,如何能对付得了这些全盛时期的黑教四大护法以及教主。

    就算上师现在是完好无损的,但是那黑教教主扎西多吉已经晋升先天了,实力远超上师,恐怕也万万不是对手。

    “上师,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不继续躲着,当缩头乌龟了吗?”

    教主扎西多吉冷笑一声,他眼睛宛如毒蛇一般,极为毒辣,一下子就看得出上师现在是外强中干,实力远比一年之前逊色许多。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这次来是为了报仇的,敌人自然是越弱就越好,他也有着成为吐蕃国第一门派,第一强者的野心。

    “唉,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

    宁玛派上师双手合十,露出悲天悯人的样子:“继续打下去,对我们双方都不利,这只是妄造ShaLu,两败俱伤,让其他人得利而已。

    不如我们各自退一步,你们从这个地方离开,而我们宁玛派也不继续追究你们的责任,不知道你们觉得如何?!”

    他提出自己的建议,一脸真诚。

    “退你妹!”

    听到这话,一个护法气得鼻子都歪了:“老不死,你倒是打得好主意,我们劳师动众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个公道,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们离开,世界上有这样的好事吗?”

    他觉得这老头疯了,还各自退一步,怎么看都是他们退缩了。

    如果他们今天劳师动众来到宁玛教,却是灰头土脸的离开,日后他们黑教在吐蕃国还有什么面子啊,恐怕再也抬不起头,被人当做是纸老虎。

    “还冤冤相报何时了?你TaMa当初一个人杀上我们黑教,打得我们黑教精锐死伤无数,仗势欺人的时候,为啥不这么说,那时候你可是彪得很,杀人都不眨眼。”

    另外一个护法也是气得半死,算是被这上师无耻的zui脸气坏了,他就没想过这个德高望重的上师居然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当初这混蛋仗着自己有七十年功力,达到后天圆满的境界,还精通火焰刀这样的无上神功,不知道多嚣张,打得他们黑教死伤无数。

    现在他们教主晋升先天,实力大增,想来报仇了,居然这老不死就让他们心平气和,世界上哪里有这种事情,能心平气和才有鬼。

    “上师,别废话,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教主扎西多吉眼睛露出一丝寒芒:“不管你今天如何花言巧语,都难避这一战,如果你不愿意战斗,那么我就屠了宁玛教上下,看你出手还是不出手。”

    他身上涌出狂暴的杀气,以势压人。

    众多宁玛教弟子听到这些话,个个都是大怒,动辄屠灭宁玛教,这黑教教主实在是太过于狂妄,目中无人了。

    “年轻人,别动不动就屠灭宁玛教,我们宁玛教能在西域横.行数百年,经历大大小小数千战,至今为止依然屹立不倒,可不是你们这种毛头小子说灭就能灭的。要记住,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否则会付出代价的。”

    上师眼睛露出一丝骇人的寒芒,宛如一头苏醒的狮子一般,择人而噬。

    即使他现在重伤了,但是虎死不倒威,依然不是宵小之辈能够招惹的。

    “哈哈,老不死,说得倒是比唱的好听,我倒是想看看你能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难道就凭借你这具半残的身体吗?”

    听到这话,黑教教主扎西多吉顿时笑了出来,笑得很大声,目中无人,根本不将宁玛派上师的话语放在眼里。

    他已经晋升先天,堪称西域第一高手,这半死的老头子如何能奈何得了自己,这不过是将死之人的狂吠罢了,不值一提。

    “哈哈,上师,你说的话我都差点笑出来。”

    “现在教主已经晋升先天,实力强横十倍不止,早就今非昔比了。”

    “说得没错,看看上师你的样子,上次一战你也受伤不浅,至今为止也没有痊愈吧,如何是我们教主的对手。”

    “别说上师你现在重伤未愈,就算真的痊愈了,面对晋升到先天之境的教主,你又算什么东西啊,还敢说让教主付出代价,也不怕别人笑话。”

    “宁玛教存活数百年,当了这么多年霸主已经足够久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也是时候让我们黑教上位了。”

    四大护法哈哈大笑,对着宁玛派上下耻笑不已。

    “你们!”

    众多宁玛派弟子和长老咬牙切齿,而上师脸色更是yin沉,他捏了捏拳头,就要出手。

    “师傅,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需要你出手,交给徒儿就行了。”

    就在这时候,夏平从远处信步而来,来到自己师傅上师面前,淡淡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