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 科幻小说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16章 你有点极端了

第116章 你有点极端了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16章你有点极端了半个小时之后,陈沉带着枪到了万象酒店。

        其他人还没到,只有彭旭成在等着。

        而见到陈沉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这就有点太极端了。”

        “老缅没有直接派人,而是让鲍家过来,很明显只是一次试探,能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你动不动就要杀人全家,实在也是没太大必要了”

        听到彭旭成的话,陈沉摇了摇头,回答道:

        “我是个佣兵啊,我还能怎么办嘛?”

        “佣兵是用枪解决问题的,不像你们,用阴谋诡计”

        “.伱这话说出来你自己好意思吗?”

        彭旭成翻着白眼说道。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别废话了,所以到底要我怎么做?不能动手,但是又要把她、把她背后的势力劝退,说实话,很难办啊。”

        “你要我出头,可我能出什么头?我能出的头不就一把枪吗?”

        陈沉说出这些话来真不是鲁莽,而是最确切的现实。

        他毕竟还只是一支佣兵团的团长,有威慑力,但没有话语权。

        想在谈判桌上“说服”谁,真的是不容易的。

        ——

        当然,杀人全家也只是开玩笑而已,虽然他也许的确可以做到,但事情不是这么办的。

        又不是天生杀人狂。

        杀人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陈沉眉头紧皱,彭旭成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他看着陈沉,开口说道:

        “其实很简单,第七旅会提出一个她不能拒绝的条件,然后让你来做执行者,说服他们暂时放弃插手,自己承受缅方的压力。”

        “这样一来,北掸邦、佤邦原本的友好关系不会被破坏,第七旅这边的利益也不会受损,哪怕后续要跟缅方签署协议,也可以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总而言之,还是要把我当枪使。”

        陈沉摇头说道。

        “没办法,这件事情只有你或者我能做何布帕总不能跑到756旅的地盘,让他们跟老缅继续打吧?”

        这话一出口,陈沉心里猛地一个咯噔。

        他一下子就明白第七旅、或者说北掸邦军真正要做的是什么了。

        “.拉拢佤邦、利用缅方,合力吞掉比你们强得多的南掸邦,然后再靠着整个掸邦的强大实力反过来干掉佤邦,继续向北推进收复果敢,最终与缅方决裂”

        “好谋略,好算计啊.”

        合着北掸邦军签协议都有可能是权宜之计,他们谋划的还要更远。

        嗯?mg正统不在果敢,在北掸?

        真的,正直这玩意儿,真不是普通人能玩得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但这话可不能往外说啊-——人来了,出去接吧。”

        陈沉不再说话,而是跟在彭旭成的身后走出了酒店,站在门口迎接刚刚到来的何布帕、以及他身边的鲍晓梅。

        作为鲍司令四老婆、也是颜值最高的老婆生的孩子,鲍晓梅的外形条件自然也不会差。

        她身材高挑,皮肤不像这里其他的东南亚女人一样暗沉发黄,而是白的近乎透亮。

        同样的,她的五官也极为精致,在妆容加持下,甚至有些让人炫目。

        她的脸上透露出与众不同的气势和神采,那是一种强大的自信——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外貌自信,还是对自己的家世自信。

        不过,陈沉对她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简单看了几眼,打了招呼之后,便跟着众人一起走进包厢坐下,一门心思地等菜、吃菜,连主动搭话都欠奉。

        反正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无非就是充当个工具人、充当个强力打手,然后用自己以往的战绩来证明“自己能干成事儿”罢了。

        ——

        但他不主动,鲍晓梅却主动来撩拨他了。

        何布帕才刚刚开完场,还没来得及做介绍、没来得及谈正事,鲍晓梅就打断了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何司令,丑话我就说在前头了,今天我们要谈的是正事、大事,这件事情涉及到的是咱们几方的核心利益,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我说一句‘生死攸关’也不为过吧?”

        “这种时候,我觉得有外人在场就不合适了——这位带着枪的先生,是保镖,还是佣兵?”

        “不管是什么,我既然不认识他,我认为他也没有必要坐在这里吧?”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陈沉身上。

        彭旭成满脸无奈,他算是看出来了,鲍晓梅纯粹就是想故意试试陈沉。

        她哪里是不认识陈沉啊?她太认识了。

        她只是不认可而已。

        不过,搞这种低端的手段来测试沉船的心性.未免有点太蠢了吧?

        同样的,坐在鲍晓梅旁边的何布帕也是大摇其头。

        看着鲍晓梅一脸胸有成竹、老神在在的模样,他甚至想要立刻开口去打圆场-——不是给陈沉打圆场,是他么给你啊,鲍晓梅!

        跟你说过的话你就当放屁是吗?

        你以为他是谁?是街上随便抓来的雇佣兵吗?

        就因为陈深和做错了一件事情,他把陈家一家都埋了!

        是,你鲍家势力大,人多枪多,但第七旅人就少了?

        我们都对他客客气气的,你还看不出个眉眼高低来?

        惹了沉船,你要么就不计代价当面把他摁死,一旦让他脱离了你的视线那死的是谁,就真不用多说了。

        一时之间,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陈沉倒是无所谓,反正在他的刻板印象里,鲍家人一向都是这副吊样的。

        这跟性格无关,更不是说因为她是个女的就格外地蠢,而是因为佤邦那边的地缘环境、以及他们的发展方式,倒逼他们不得不用相对高调的态度示人。

        要不然,他们也得不到那么多的支持。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其实可以理解-——他们处事越狂,越是欺下媚上,有人就越放心。

        但你把这样的处事方式带出佤邦、带到掸邦、带到勐卡来,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于是,他抬起头,看向何布帕,含沙射影地说道:

        “何旅长还没跟鲍小姐介绍我吗?那可就有点不应该了啊。”

        这话一说出口,鲍晓梅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是的,何布帕是跟她提前介绍过这个叫沉船的男人的,她也知道是因为这个沉船,何布帕才能拿到第七旅旅长的位置、才能把兵不刃血地接收所有的利益。

        但问题是,何布帕说得不够清楚啊!

        她还以为这人就是一个能力比较强的佣兵,是一个好用的打手——就跟自己那边养着的狮子兵团一样。

        可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她瞬间回过神来。

        沉船跟何布帕不是主仆关系,是他妈的合作关系!

        何布帕,你真该死啊。

        话为什么不说清楚??

        就这几秒钟里,她的眼神甚至有些无助。

        ——

        好在何布帕也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他连忙开口说道:

        “怪我怪我,之前跟鲍小姐通电话的时候说得不够清楚,鲍小姐不认得人也正常。”

        “不过现在介绍也不晚嘛。”

        “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沉船了,他是我们的好朋友。之后我们要做的事情,也是需要沉船帮手的。”

        “都是自己人,大家放松,放松。”

        有了何布帕这个台阶,鲍晓梅也是顺势就下,她转向陈沉,笑语嫣然地说道:

        “沉船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是我冒昧了。”

        “不过也怪何旅长,他也没跟我说过你的长相呀。”

        “只听他说你能力强,一下子就先入为主了,还以为你起码得三四十岁呢,没想到这么年轻.”

        “年少有为啊!”

        能屈能伸,借坡下驴比坐滑梯还快,这就是鲍家人.

        陈沉懒得去走什么装逼打脸的套路,只是友好地点了点头,说句“没事”,便放下了碗筷,算是正式融入了三方的“关系”中。

        而他这个举动,也让何布帕和彭旭成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谈判乏善可陈,正如何布帕说的,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藏着掖着。

        短短几句话,未来的策略基调便已经定了下来。

        由陈沉出面,主动去推进756旅正在做的事情,督促他们尽快打起来、尽快打大点。

        借着南掸邦广阔区域陷入混乱的时机,佤邦和北掸邦联手,以整编后的“国家警察部队”的身份趁机摘果子,步步推进渗透进南掸邦的地盘,攫取更大的利益。

        这个计划其实是相当稳健、相当合理的。

        唯一的风险点可能就在于,756旅上不上钩了。

        “.我认为何邦雄是会干的,756旅是整个南掸邦的主力,他们占据两个重要城市据点,光是兵力就有接近6000,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继续打下去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

        “虽然我们这边协议一签,他们确实有可能预判到‘被两面夹攻’的情况,但越是这种情况,南掸邦反而会越团结。”

        “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嘛,借助这个机会,他甚至可能真正把南掸邦团结起来,一步登天,达到他爹都没有达到的高度。”

        “所以,我们跟老缅走得越近,他们就越是要打。”

        “这涉及一个.北方的问题。”

        听到何布帕的话,陈沉微微点头。

        不得不说,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总是乐呵呵的一副和善的模样,但他对局势的精准拿捏还真的就是出类拔萃。

        在这样的夹缝中他能找到机会,选择与佤邦合作、而不是立刻展开对抗,属实是把整个缅北各个势力的动向、心态都体察入微了。

        坐在他身边的鲍晓梅也赞同点头,随后,她开口问道:

        “那么具体要怎么做?”

        所有人看向陈沉,现在就轮到他来话事了。

        考虑几秒钟后,陈沉回答道:

        “我们在南掸邦有一条路子,风险是高了点,不过利益很大。”

        “等再过一段时间,时机成熟了,我会去跟756旅接触,看看能不能推他们一把。”

        “不过,最好的选择其实还是静观其变——因为种子已经种下了,现在只是等它发芽而已。”

        话音落下,鲍晓梅眼神一闪。

        在南掸邦有条路子什么时候埋下的路子?

        北掸邦第七旅的王旗变幻明明就是一个意外事件,在场几个人这后续的一系列动作都是基于这个意外事件去展开的。

        可现在,这个沉船他居然说,自己在南掸邦有条路子?

        还是早就已经种下去的种子?!

        那岂不是意味着,早在不知道多久之前,他就已经开始为这一天做准备、做布置了??

        陈益民的死、陈家的覆灭也许确实是意外。

        但,哪怕连这样的意外,也在他的计算之中

        难怪何布帕跟他是合作关系。

        这样的人,你也只能去合作,而不是去控制!

        闭眼一步千算,睁眼就杀人全家,你敢说不怕?

        不能让何布帕、不能让第七旅把这样的角色独占了自己也得想办法拉拢他。

        鲍晓梅的脸上露出融融笑意,她开口说道:

        “果然是少年英雄,那接下来就看沉船先生的了。”

        陈沉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看来,756旅、吉雅、大其力这条线也要串起来了。

        这完全就是蝴蝶效应,原本看上去根本无足轻重的一个小角色、根本不值一提的一个小事件,却在暗中不断地积蓄力量、凝结成足以席卷整个缅北的一场风暴.

        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每个人都在被迫向前。

        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吗?

        陈家的覆灭、何布帕的上位、北掸邦与佤邦的合作、双方与缅方的妥协、756旅的反抗、南掸邦的混乱、何邦雄的豪赌.

        看似毫无关联的所有事情,其实归根结底,都来自于同一个因素。

        那就是,陈沉自己

        盘点缅北活跃的势力,现在跟这场大事件还没有太强关联的,也就只剩下果敢、掸东、以及克钦了。

        但万一,在推动756旅的过程中,自己被迫要去大其力的话,克钦就是无法绕过的一个势力。

        捏吗!

        太复杂啦!!!

        不管了。

        只要握紧手里的枪就好。

        无论眼前有什么,.50的子弹都能一枪打碎!

        陈沉抬起头,眼神扫过在场的三人。

        随后,他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交给我们东风兵团吧。”

        “各位朋友可以放心,我们东风兵团的宗旨,就是突出一个使命必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