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 科幻小说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03章 闷杀

第103章 闷杀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03章闷杀林河的侦察计划定下,三人组立刻开始执行侦察计划的前置步骤,那就是,进入宛弄村,为林河收购可以倒卖到勐卡去的“货物”。

        而过程也极为顺利,他们搞到了好几只此前林河提到过的哑巴鸡,又搞到了一只被铁链拴住的猴子,以及一堆山里采来的草药。

        之所以要这样配置货物的种类,其实主要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延长林河可以在勐卡合理停留的时间。

        哑巴鸡是热门品种,只要拿出来,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草药是常见的货物,可以提高合理性;猴子这玩意儿常有人卖,但又常常卖不出去,最能拉时间。

        综合起来,林河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在勐卡城待下去,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去观察和获取信息。

        一切准备完毕,林河立即出发,而陈沉这一边,也开始同步启动他的行动。

        一方面,他联系胡狼,要了pf89火箭筒配单兵温压弹、107火、标枪、侦听系统、弹道计算器、手机、各类高爆炸药、大量气球、滑翔机、以及其他各种边边角角的装备。

        光是把这些装备和要求说全,他就花了小20分钟,而在全部记录下来之后,胡狼先是沉默了几秒钟,随后说道:

        “107火勉强还可以搞到,标枪完全没可能,pf89我从湄索调给你,但需要时间-——最快一天,保守估计两天左右。”

        “侦听系统和和弹道计算器已经准备好了,没问题。”

        “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不能自己去弄吗?”

        “我没时间!”

        陈沉直截了当地说道:

        “侦听系统你放在勐卡,有人会联系伱去取,你教会他怎么用,然后弹道计算器让他给我带回来。”

        “标枪你们不是有吗?为什么不给我?我出钱的!”

        “我有就要给你啊?你什么人啊!?”

        胡狼气急败坏地说道。

        “那我非要呢?”

        “.非要也给不了,这东西是严格管制装备,受三方同时管制,真的不可能给你。”

        “另外,你没时间?你要去干嘛?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把你的计划跟我同步!”

        胡狼的语气不容置疑,而陈沉也不再端着。

        他知道,这次的抉择有可能不是整个柴斯里的抉择,但一定是柴斯里缅北分部的抉择,更是胡狼个人的抉择。

        而现在,他既然已经明确同意提供装备,就意味着,他要上贼船了!

        既然这样,那双方就应该在最基本的层面上共享信息。

        ——

        但,陈沉不会不留任何心眼。

        他开口回答道:

        “我要去景栋,我刚刚跟陈益民通过电话,告诉他我会在景栋的萨缇娜酒店等他,但我肯定不会去那里,他们如果要派人去干我,就一定会经过勐拉公路,我要在那里伏击他们。”

        “你疯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现在应该先藏起来,一击致命!”

        “没有情报,怎么一击致命?”

        陈沉反问道。

        “敢派去景栋的一定是他的精锐私兵,他不可能随便去发个任务雇个佣兵团就来打我,我要抓活口,问清楚陈益民现在的状况,最好把军营的布防也问出来!”

        “.你要打军营?”

        “最坏的结果,只能这么干,我会拉上狮子兵团。”

        “军营里有两千人。”

        “没事,大部分都是废物,阵地战还行,但两千人是抓不住几只潜入的老鼠的。”

        听到这里,胡狼长长舒了一口气。

        “明白了,奇袭白虎团是吧?你果然是华夏人。”

        “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两人不再多说,电话挂断,陈沉立刻向林河转述了新的任务。

        随后,小组三人分头出发,陈沉和李帮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上孟洋公路,向着景栋飞奔。

        而坐车的过程,他也没有闲着。

        刚刚建立合作关系的狮子兵团,立刻就能用上了。

        陈沉把电话打给了白狗,后者几乎是秒接。

        “这里是狮子兵团代理团长白狗,业务问题请说明情况,其他问题请转如下号码与我后勤人员联系.”

        “白狗,我是沉船,我有任务。”

        陈沉打断了白狗的套话,随后继续说道:

        “第七旅很可能有一支精锐私兵要从孟洋公路、或者是勐拉公路前往景栋,我需要你们在1小时内赶到景栋机场位置与我汇合,沿孟洋公路向勐卡方向前进,在宛徘村附近布防,对他们完成截击。”

        “我需要至少三个战斗小组,12万美金!”

        在开价上,陈沉没有一分一毫的犹豫,直接开到了顶配。

        因为,他真的没有时间跟狮子兵团讨价还价。

        “仅仅是单次任务吗?对方有多少人?”

        “不知道!如果人数超标,我会加钱,但封顶20万美金!”

        “成交,立刻出发,保持联系。”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陈沉缓缓吐出一口气,刚刚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立刻稳定了下来。

        他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短期内的作战计划,排除掉了所有的风险点。

        在这样极端的局面下,己方的人数劣势反而成为了优势,第七旅别说有两千人,哪怕他们有两万人,能派出来跟陈沉对抗的最多也就是几十一百。

        超过了这个数字,非但不会给对方带来优势,反而可能因为组织协调、后勤保障的问题暴露出各种风险,被陈沉抓住机会,打出不可控制的高损失来。

        现在的局面,跟在小巷子里两帮人打群架并没有区别,不管人数多少,互相摸得到对方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只要这几个人不被磨死,那么理论上说,几个人打几十个人也不是问题.

        勇士车一路疾驰,仅仅花费了30分钟时间就到达了预定集合点,而让陈沉惊讶的是,在他们到达集合点之后不到10分钟,白狗带队的狮子兵团也已经赶到。

        “怎么付钱?”

        见面第一句,白狗便开口问道。

        “让你们的留守队员收钱,找你们的保护目标要。”

        “明白。”

        白狗向一旁的副官点头,后者立刻转身去打电话,而白狗则重新转向陈沉,继续问道:

        “情报?作战计划?”

        “没有具体情报。”

        “没有?!盲打?”

        “没错,伏击战。”

        “得加钱。”

        “两万美金。”

        “成交,上车!”

        宛徘村的位置在景栋以北20公里处,是勐拉公路和孟洋公路的交汇点——并不是完全交汇,而是在从不同的方向不断靠近之后,开始顺着相同的方向向景栋延伸。

        两条公路之间有一片宽度100米左右的农田,由于当地奇葩的基建设计,在这个位置,这片农田、包括农田旁的浅河,在地势上要比两条公路都高出一些。

        农田靠近道路的两侧是果林和灌木,可以完全遮蔽来自公路的视线,可以说是完美的伏击路线。

        在距离伏击点300米左右的位置,狮子兵团弃车隐蔽,随后所有人员携带装备跑步前进,沿着公路东侧河滩渡河、到达了预定地点,并且在一分钟之内完成了展开隐蔽。

        虽然他没有携带什么花里胡哨的装备,最夸张的也不过就是一挺m240通用机枪而已,但仅仅从这个展开动作中,陈沉也能看出他们的军事素质了。

        这只狮子兵团,真的是越打越强。

        从战场上、从自己手下幸存下来的这些佣兵,有可能真的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总共分成三组,两个监视组分别监控西侧孟洋公路、东侧勐拉公路,每组分别配置一把pkms或m240通用机枪,一把svd或m24狙击步枪、外加两把带弹鼓的八一式轻机枪。

        在敌人出现的一瞬间,通用机枪手会首先开火,对车队前车进行拦截,而手持svd精确射手则会在车队停车后对高价值目标如司机、指挥员进行精准点杀。

        至于最后两名轻机枪手,则主要负责火力覆盖、火力压制。

        两支监视组都不是真正的杀伤手段,真正的杀手锏,是在中间待命的支援组、或者叫火力组。

        这个火力组包括陈沉和李帮在内总共六人,持有4发不同型号火箭筒,携带7发炮弹-——其中六发是狮子兵团自带的。

        这样的火力足够覆盖低于10辆载具的整个车队,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怎么把所有的车聚集在一起。

        ——

        而这,也就是陈沉选则在宛徘村附近进行伏击的最主要的原因。

        因为对方如果真要来,那也就只能是从勐卡来,他们极大概率会走孟洋公路,但如果要去机场边的萨缇娜酒店,就必须从这个位置渡河开上勐拉公路,否则就得绕行数十公里。

        在渡河之前,他们必须要停留等待,这就是东风兵团的机会。

        当然,也是狮子兵团的机会。

        白狗趴在早就准备好的掩体中,手持覆盖了遮光网的望远镜四下观察,在确认周边地形之后,他不由得开口感叹道:

        “输给你们不冤。”

        “这么有限的情报、这么短的时间,你居然能找到一个这么完美的伏击点-——你该不会只是读图作业找出来的吧?”

        “怎么可能本地人的经验罢了。”

        陈沉摇头回答,而一旁的白狗则丝毫没有因为这个答案失望。

        “那就对了,人工情报做得很好,难怪跟你们打的时候,我们总觉得处处都在被压制,处处都比你们慢一步。”

        “沉船,你在战术思想上的深度完全就不像是你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真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好好跟你聊聊.”

        “你别立这种flag。”

        陈沉立刻打断。

        “什么叫立flag?”

        白狗疑惑地问道。

        “就是别表现出一副打完这仗就要死了的样子。”

        陈沉懒得跟他解释太多,但停顿了片刻,白狗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怎么可能死?我们有12个人啊!”

        “第七旅陈益民的私兵我知道的,他们不来百人以上,伏击打死他们基本没有难度。”

        “我说这话的意思,只是暗示你我还想多赚你几个钱罢了来了!”

        远处,三辆老款陆巡急速开来,而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辆陈沉无比熟悉的东风eq-2102型军转民卡车。

        看到这一幕,本来对陈益民私兵战斗力还有所忌惮的陈沉直接呆了。

        他喃喃说道:

        “卧槽,还真来了!”

        “陈益民,你够狠”

        “不过这些人,他妈是送菜来了吗?”

        与此同时,车队里。

        陈益民的私兵排长陈学聪坐在陆巡的后座上,一边看着军用地图,一边朝着对讲机说道:

        “前面道路转弯处下河,从农田小路穿过去,上勐拉公路。”

        “勐拉公路的路况比较好,而且靠近我们的目标点,可以封锁住对方的逃跑路线。”

        “他们也是真的蠢,怎么会选在萨缇娜酒店.那地方虽然是756旅的重点防守区域,也靠近机场,但地形太过狭窄,根本就没有四通八达的道路。”

        “把他们堵在酒店里杀掉,我们连两分钟都要不了,到时候756旅反应都反应不过来,我们就可以直接撤走了。”

        “这么简单的任务也不知道司令怎么想的,要派那么多人过来。”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副官微微点头,随后开口回答道:

        “确实有点谨慎过头了,不过他们几个人最近的战绩非常惊人,狮子兵团都被打掉了一半,谨慎一点也没有太大问题。”

        “再怎么惊人,他们现在也就只有两个人好吗?”

        陈学聪不屑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你看看我们这次带的装备,云爆弹都整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去把756旅指挥部端了呢.”

        “要不我们顺手干了?”

        副官冷不丁地说道。

        “反正都是渗透作战,打两只老鼠有什么意思,不如顺便搞点别的战果,说不定下次晋升”

        陈学聪有些动心,但他也知道,在这种时候搞事情绝对不会是司令想要的。

        于是,他回答道:

        “算了,老老实实办完事情,尽快回家吧。”

        “我老婆也快生了,安安稳稳就”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前方的头车玻璃就突兀地爆开。

        一条火蛇蜿蜒着扫过两辆陆巡,随后又咬死在了最后一辆陆巡的驾驶座上。

        7.62mm子弹尖啸着穿透了完全没有防弹功能的玻璃和薄薄的铁皮,把陈学聪死死地钉在了座位上。

        而在弥留之际,他隐约听到风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留个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