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 科幻小说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2章 CQB战术

第2章 CQB战术

        陈沉,某大队退役人员,老兵烧烤持股人,年龄35,已婚未育,重回18,穿越缅北。

        退入建筑之后,一边是队长语无伦次的讲述,一边是脑子里记忆的逐渐融合,陈沉终于搞清楚了自己的状况。

        现在他所在的位置的确不是那个国家,他身边的人也的确不是那支军队。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个世界上,哪里的军队最像他们,但又不是他们?

        ----说坦桑的拉出去毙了,是果敢!是佤邦!

        没错,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缅北,而他身边的人,就是果敢同盟军。

        时间当然是2009年,对面的当然是缅政府军......

        好家伙,自己居然赶上了缅北大动乱的起点!

        而且更倒霉的是,自己居然不仅仅是果敢同盟军,还是被扔到前线的那一批!

        更更倒霉的是,不仅被扔到了前线,居然还是跟812师一起作战......

        捏吗,812师会来支援就有鬼了,那可是白所成的亲兵!他们恨不得自己身边这批跟着彭家声干的同盟军快点死干净!

        缅北吴三桂不是白叫的好吗?

        队长还在喋喋不休地反复说着“不会有支援了”“他们不会来了”之类的废话,陈沉深吸了一口气,冲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耳光声甚至盖过了外面的枪声,队长----或者应该叫连长愣在了原地,终于给了陈沉开口的机会。

        “别废话了,把人拉回来,退到建筑内部南侧,上楼,分散防守,他们没有重武器,跟他们打cqb!”

        “打什么?”

        连长懵了两秒钟,随后又像是情绪爆发一样大声吼道:

        “还打什么!没人会来了!”

        “我们四十几个人打得就剩下这十几个了!跑吧,快逃命啊!”

        “你打死人了,你厉害,你能把他们全打死吗?!”

        “对面是缅军!他们是受过训练的缅军啊!!”

        “你怎么打,你告诉我怎么打!”

        “我现在正在告诉你。”

        陈沉深吸了一口气。

        越是这种近乎绝境的时候,他就越是冷静。

        “我说了,打cqb,跟他们打室内。”

        “我再说一遍,他们没有重武器!”

        陈沉的声音也大了起来,这一嗓子总算又把连长吼回了神,他愣愣地看着陈沉,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从现在开始,我来指挥。”

        没有再跟他废话,陈沉直接剥夺了连长的指挥权----他刚刚用7-0的战绩证明了自己,哪怕掩体之外的没看到,那也是5-0。

        所以,幸存下来的友军没有一个反对。

        他们其实很清楚,跑是绝对跑不掉的----缅军没腿还是怎么的?

        只能固守待援,而想活下去,最好是听杀敌最多的那个人的话。

        “全体上楼,快!”

        陈沉不再废话,一马当先地冲出北侧房间。

        这时候他才发现,这地方居然是个教学楼。

        更有利了。

        教室的空间大,爆炸物伤害降低,但掩体密度不减,在cqb作战里,几乎可以说就是守方的最佳主场。

        沿着走廊跑出十几米,唯一的楼梯出现在眼前,跟在身后的友军一路向上,最后两人却被陈沉一把抓住。

        “你守住楼梯进口,去对面的教室,把门打开,有人来就开枪!”

        “你上楼,上楼梯拐角,等教室开枪了,你再从拐角栏杆开枪!对,就蹲在这里!”

        陈沉快速布置出了一个交叉火力,被叫住的两人犹豫片刻,还是按照陈沉的安排占好了战位。

        看着进入楼梯对面教室的那个年轻人,陈沉心情复杂。

        他不是火力点,他只是个诱饵。

        其实楼梯拐角这人也是诱饵,陈沉是知道他们的战斗素质的,也知道他们只能被当做......消耗品来用。

        陈沉会陪着他们,而他们会为陈沉吸引第一波火力。

        他们倒了以后,陈沉就会继续撤向下一个火力点。

        靠着自己的枪法节节阻击,一点一点把敢进来的人咬死。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三分钟的时间,陈沉完成了上层的侦查,安排好了所有火力点,而此时,从窗口望去,敌军已经越过了最初的那道防线,开始向建筑进发。

        他们时不时还冲着窗户开几枪,但当然是不会遇到任何还击的。

        所有的火力点都远离窗口,完全避免被内外夹击的风险。

        这样的布置下,哪怕对方真掏出来重机枪,那也不可能造成有效杀伤了。

        最后的时间,陈沉冲向一楼楼梯间。

        他先是探头看了一眼教室里的那个友军,随后又蹲在了守在楼梯拐角的小兵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别怕,怕就是死。”

        “枪一响就扔手雷,不用等。”

        看到浑身颤抖的小兵点头,陈沉缓缓后退,撤到了一楼平台,躲在了楼梯间的墙后面,枪口跟小兵指向了同一个方向。

        随后,他拧开了三枚手雷的后盖。

        枪一响,只要缅军冲上来,不管友军小兵倒不倒,这三枚手雷都会扔出去。

        很残忍,但没人死,就没人能活。

        这时候,缅军已经冲进了教学楼里。

        他们大呼小叫着开枪,战斗素养比自己身边的同盟军也好不到哪里去。

        声音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楼梯口前。

        “砰砰砰!”

        突兀的枪声响起,随后是凶狠的还击和密集的咒骂,其中还夹杂着拉开火绳后的“哧哧”燃烧声、手雷落地的脆响声、流弹击中栏杆的叮当声、以及小兵愤怒的吼叫声。

        混乱开始了,混乱又结束了,因为手雷爆炸了。

        室内爆炸的冲击波短暂地封闭了所有人的听觉,正在对着教室开火的缅军忽略了楼梯口的火力,小兵忘记了陈沉的命令,闪身冲到了第一道楼梯转角的平台上,对准下方疯狂开火。

        一个弹匣打完,小兵兴奋地冲着刚刚走下楼梯的陈沉大喊道:

        “打死了!我打死了!打退......”

        话音未落,连续的子弹击穿了他的身体。

        而藏在楼梯上的陈沉则从两层楼梯的夹缝里开枪,收掉了打死小兵的那两个敌人。

        随后,没有任何犹豫,陈沉拉动拉火绳,丢下一颗手雷。

        他耐心地等待着手雷爆炸,在爆炸后、敌人重新组织起冲锋后又向楼梯上丢出了一颗手雷。

        但这颗没有拉火。

        敌人拥挤着下意识地回头逃窜,而陈沉则冷静的拉开最后一颗手雷,默数着数字冲到了楼梯拐角,向一楼楼梯间的墙壁丢了出去。

        一个完美的吃库,母球----不是,手雷弹向了一楼走廊。

        那里拥挤着至少5个敌人。

        空爆。